訪古時光 ─ 上野公園、東京國立博物館、寬永寺靈園

我是個喜歡逛博物館的人

即便想去的景點沒去完,想買的東西也還沒買足,我還是會選擇一個早上、下午,放慢自己的步調與心情,沉浸在博物館內悠遠靜謐的氣氛中。有人或許會覺得到國外參觀博物館或美術館,無法看懂當地的語言介紹,就很難融入其中。但我始終覺得,藝術給人的是直覺性的感受,那感受是事後再多的說明與補充,也很難去周全的。參觀博物館的日本文物,看不懂日文,宗教信仰也不同,但看見古老的大佛,千年來始終維持的祥和容面,對眾生不變的凝視,還是能打從內心發出由衷的悸動與讚嘆。

這次造訪的是被譽為是東洋文化寶庫的「東京國立博物館」,也去了鄰近的賞櫻景點「上野公園」和篤姬的長眠之地「寬永寺靈園」。

(上野公園櫻花滿開的盛況)

Explosion in the Sky

當我看到上野公園壯烈的「櫻滿開」場景,這個後搖滾樂團的團名立刻浮現腦海。一株株櫻花彼此串連著,像爭著要把天空填滿似的努力在天空伸展開來,然而這樣充滿骨氣的美麗,最終只能維持兩個禮拜,就要壯烈成仁。想起三島由紀夫的在小說「金閣寺」所闡述的:「當人一旦窮究美的根源,就會碰觸到最黑暗的思想」。櫻花的盛開其實就是一場壯烈的犧牲,當它的美達到鼎盛時,自然而然就必須接觸到死亡。就像神風特攻隊與日本文學,這樣犧牲的思想,深深的根植在日本人的民族性中。

(在櫻花下野餐是日本人春天的日常)

(顏色較為艷麗的山櫻花)

(東京國立博物館本館)

東京國立博物館

成立於西元 1872 年的東京國立博物館,共收藏了十一萬四千件的文物,其中被指定為國寶的有八十七件、重要文化財有六百三十四件,不論在數量或重要性都是國際上首屈一指的,又被稱為是「東洋文化的寶庫」。園區內共有六大主題場館,分別是本館(日本文物)、東洋館(亞洲文物)、平成館(考古)、表慶館(特展)、法隆寺寶物館及黑田紀念館。這次僅有到訪本館及東洋館,就花了一上午的時間,如果要每個都逛完,可真的要花費一整天。

本館的建築是融合了現代與日本宮殿的「帝冠樣式」建築,在現代西方建築的上方,扣上了日本宮殿式的屋頂,和洋融合的建築樣貌,被視為是一種對抗現代建築的日本民族性展現。本館中,除了日本歷史文化的展品,館方在這個賞櫻季節裡,也特別以「櫻花」為主題,陳設了有櫻花圖紋或樣式的展品,還特別開放了平時不對外開放的日式庭園參觀,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對於策展的概念與想法,不僅抓住人心,也讓訪客像是上演穿越劇一樣,跟古人一起耽溺於櫻花的美色之下。

(質感滿分的集章活動 DM,右上方是集章完成的胸章贈品)

(有櫻花圖樣的瓷器)

(靜謐悠閒的博物館時光)

(用來消災祈福的人型娃娃)

(恩愛的天皇與皇后女兒節玩偶)

日本在商業、經濟的發展,是當今國際上具有領導地位的國家,但在文化、藝術上的發展也有著絕對的強勢與獨立性,甚至還影響了一向以西方為主流的藝術脈絡發展(浮世繪對印象派的影響)。本館展出的作品,就如我們對日本文化的認知,浮世繪、人偶、和服這些獨特的日本藝術表現形式,多到令人完全沉浸在另一個時空背景之中。館內的展品除了有特別標註之外,都能以不開閃光燈的模式下進行拍攝,對筆者來說簡直是有看又有得拿,非常滿足。

女兒節人偶的擺設通常以「皇室」為主題配搭 ,原先在日本傳統裡,是用來嫁禍,把身上不好的穢氣轉移的人型魁儡,不過隨著女兒節玩偶越做越精緻,逐漸轉化成一門工藝,成為有錢人財力的象徵。女兒節玩偶也因此逃過順水流的命運,轉而在立春時節成為家家戶戶的擺飾。當然也有傳說指出人的靈魂可以附著在人偶上,因此也造就不少跟人偶相關的恐怖故事。但相信即便玩偶內真有靈魂存在,也會是和善、無害的靈魂吧。

(歌川豐春的「櫻下遊女立姿圖」)

展場內的另一個重點就是浮世繪,浮世繪起源於十七世紀,是一種源於日本的獨特藝術表現形式,表現媒材通常以木板畫為主,但到了後期也有手繪作品。浮世繪正如名稱所指的「浮世」,畫中表現的是一般庶民間的日常、情愛生活,較著名的的畫師有喜多川多磨、歌川豐國及葛飾北齋。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更是能代表日本文化的世界名畫,不過想看這幅名畫的人,可別跑到東京國立博物館,而要到專門展出浮世繪作品的太田紀念美術館才能看到。眼神的這幅作品是歌川豐春的「櫻下遊女立姿圖」,像是快要往後跌倒的右傾構圖,表現出畫中美人搖曳婀娜的曼妙身影。

(細緻的佛像雕刻)

(有櫻花圖樣的和服)

(不經意的抬頭一看,是盞裝飾主義風格的吊燈,差點就錯過這精美的細節)

(只有春、秋兩季才開放的博物館庭園)

(東京國立博物館「東洋館」)

步出庭園後,緊抓著瑣碎的時間,去了就在本館右手方的「東洋館」,東洋館的展示以日本之外的亞洲文物為主,當中甚至還有來自埃及古文明的木乃伊,可見館方收藏實力之雄厚。東洋館的文物,很多與台灣故宮相似,比較值得逛的是地下一樓的印度、中亞古文明的展件,是在台灣較難看見的珍寶。離開前別忘了去博物館的紀念品失血一下,日本對於紀念商品的開發與設計構想真的很值得借鏡,光是明信片就有一整面牆,幾十多種可以選,另外還有紙膠帶、文件夾、等比例的展品模型……等,很值得收藏或當伴手禮。

(表慶館有著像是馬卡龍般的土耳其藍穹頂,可惜到訪的這天因籌備特展無法參觀)

(寬永寺靈園)

寬永寺靈園

博物館的週遭,還有許多知名景點,像是東京都美術館、國立西洋美術館、上野動物園、上野東照宮等。但在博物館的後方,有個日劇迷一定要拜訪的景點,「篤姬」的長眠之地 ─ 寬永寺靈園。寬永寺建於西元 1625年,寺內處處可見代表德川家的三葉紋圖樣,因為有6位德川幕府時期的將軍葬在寺旁的靈園。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因日劇「篤姬」暴紅的德川家定和與其合葬的太座篤姬。日劇篤姬自 2009年在NHK開播以來,至今仍保持著本世紀收視率最高的大河劇紀錄。這位被譽為是日本歷史上最偉大的女性,在幕末西方列強覬覦日本開國的威脅下,她成功輔佐體弱多病的德川家定,執行決策,化險為夷。在丈夫早逝後之後,原本預料將會颳起一場腥風血雨的新舊政權相爭,最後在篤姬以大局為重的考量下,把江戶城退讓給明治新政府。篤姬所代表的德川家乍看之下失去權勢,卻也因此保住了城內無辜的性命和德川家的命脈,為幕府時期劃下句點,這段歷史佳話就是歷史上知名的「無血開城」。

戲劇雖有誇大的可能,但最終的歷史事實,讓我深信劇中那把全國人民都看作自己兒女(篤姬並沒有兒女),集慈悲與智慧的於一身的角色與真實人物相去不遠。在篤姬的最後一集中,不再擁有昔日江戶城繁華的篤姬,落入平常百姓間,當她看著曾伺候她的家僕們,一個個都找到人生的歸屬,她發自內心為他們高興,最終闔上眼,與世長辭。每當想到這段劇情,篤姬磅礡的 BGM一下,心裡就一陣感動。篤姬所葬的墓園,只在特定的日期開放,雖只能站在門外,但想要悼念的心已經足矣。

(不對外開放的篤姬陵墓)

(恰巧與晴空塔連成一線的寬永寺靈園)

更多電影、旅遊、生活資訊請看:C’est 哈 vie !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