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設計者 ─ 吳箏的無牽絆藝術創作與設計

吳箏,本人看起來是個歷練頗深的有為青年(笑),會這麼說是因為,他給了我靦腆沈默之外的成熟感,而這個成熟感來自於他並不是那種一次性會傾瀉自己所有想法的男生,他笑著說是因為自己比較害羞,好像是因為已經知道如何周旋於客戶與作品之間,第一印象上的應對我能感受到不是那麼透明,但在幾個生活細節的分享之後,很快地發現,那不透明的包裝下吳箏是個率真又保有溫柔溫度的平面設計創作者。

夜長夢多
吳箏的字體設計多使用在企業識別設計及專案主視覺,當然也有個人的即興創作:「夜深人靜夜鶯啼叫三即可稱作多數」。

零九戲劇
為舞台劇設計的主視覺,字體帶有布幕的垂墜感。

 

「吳箏是藝名嗎,哈哈我是說筆名啦,就是這個名字是你為創作時候使用的名稱嗎?」看著這詩意又文青十足的名稱,我笑鬧希望略微緊張的他能放鬆一些,只見他笑開懷卻帶有不好意思的說:『哈哈哈是本名啦,可能是我媽媽的是國文老師的關係,她取這個名字希望我能像風箏一樣高飛。』確實看著他的作品讓人覺得這樣的名字是實至名歸,每一樣他的創作都讓我頭仰欽慕及敬佩這麼年輕的他如此才華。

Art Deco.2
華麗簡約共存的字體設計,主視覺比字體本身更費工呀。

Art Deco.1

設計系出身的他,作品不像是那種純設計的思維,一問之下才知道他是從小就讀美術班的,我出於一個想知道他的回答而好奇提問:「要怎麼區分藝術跟設計呢?」只見他也很可愛的說:『我想差別應該是有沒有客戶吧!』頓了一下,我們都笑了。設計是為了解決問題的存在,而客戶的觀點與設計者本身的角度不同,很需要溝通之外,作品多數也是表達客戶較多,而純創作的東西我想就是藝術的一種表現,吳箏在設計與藝術之間創作出的作品除了新穎還保有自己獨特的風格。
上海飲品店(茶糖氏)
為飲品設計的主視覺,細緻的葉脈紋路道出產品取向,跳色鮮明畫面乾淨。
香樟.1
海報設計將提供超出平面設計的意象;此作品收錄於香港設計出版社 Victionary 設計年鑑 Spring Projects。
「我會盡量讓作品畫面保持乾淨簡約,可以傳達出重點,常常有客戶或是不認識的人以為我是女生,我猜是作品的性質比較中性吧!」

「那麼有限定是哪一類型的作品嗎」我問,看著眼前的作品有平面、字體也有包裝、攝影,不禁好奇著眼前的他究竟還有什麼不會的,吳箏看著我堅定的語氣:「其實也沒有特別限定只做哪一個類型的設計,會覺得這幾個類型我都擅長,想要多接觸不同的嘗試,就當作是學習。」

接案時常做包裝相關的設計,無論是企業識別設計 CIS(Corporate Identity System)或相關的商業設計,他說:「我會希望能把設計做好因為不被留下的包裝會很可惜,環保也是,更多時候是希望人們因為喜歡設計而將它留下來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在沒有與客戶合作的情境下,吳箏會用自已擅長的各領域進行創作,他稱作概念性的攝影作品,透過靜止的畫面讓我感受到巨大聲響的衝擊,那些不會動的影像竊竊私語,讓人不自覺想進一步了解。

記憶界線
吳箏的攝影作品總是很有故事性,無聲影像給我迴盪於耳的內容;此系列作品曾於駁二《記憶—界線 SEA BOUNDARY攝影展》展出。

美術教室(呢喃)
在沒有人的美術教室依循著陳列擺設創作的力量清晰可見。

聊著聊著,吳箏談到台灣的設計圈的現況,他笑說跟客戶提案的時候是他的話變最多的狀態,因為除了想說服業主之外也希望將自己作品設計的完整性更高,只見他與我分享與提案的流程以及其中的些許作品,他有些哭笑不得用著溫吞的語氣說:「我覺得設計師的存在是,參與規劃引導業主找到自己的方向,平等放在同一個面互相幫助對方的,可能和現實狀況有段落差的理想,嗯。可是我覺得要漸漸將這樣的觀念傳達給大眾。」

與吳箏的訪談結束後,我想,或許不是非常迅速,可我始終相信台灣會因為有像吳箏這樣的設計者的設計產業能夠更好,很多事情我們稱做理想化是因為有有理想有願景,若是連這樣單純前進的目標都不存在,進步相對而言會是空談。

更多關於吳箏:
作者資訊
其他作品

不可轉載
鄒休貳日
「薪水不是目的,我只是想要足夠的錢,保持靈肉分離。」—— Dorothy parker
「薪水不是目的,我只是想要足夠的錢,保持靈肉分離。」—— Dorothy parker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COMMENT

FLiPER 執行長 Rasiel
一起努力改變環境!
FLiPER
台灣新世代的設計師值得期待 :)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