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異義│吳哥窟

一直以來,我享受一個人上路旅行的自在,樂於被五感的衝擊包附。垂涎於旅行作為一種離開,那不受制於任何人,能全然擁有自己的短暫時刻。前往吳哥雖是當年計劃內之事,有機會與當地連結,看到並理解更多超乎旅遊書上的文化衝擊與無奈,倒是旅途上意外的禮物。

DSCN0775-1

觀光產業是福是禍 ? 

我不習慣趕路或是跳點式的旅行,通常會在一地待上 5-7 天。抵達暹粒第一天,嘟嘟車司機 Lumor 建議捨棄洞里薩湖的行程,在開始遺跡行旅之前,先去吳哥博物館好好瞭解 。 我戴著導覽機走在展間,身旁的博物館員前來搭訕說明,不知不覺地,他就變成我一下午的私人導覽兼後來的晚餐地陪。原來,在柬埔寨任公職的薪水很低,眼看觀光幾乎變成吳哥唯一的產業,以及飆漲的高物價,讓他不得不在休假期間兼職做英/法文導遊。在展館角落的後方,堆了 5、6 本英法文的歷史與文化書籍,他一邊增進自己一邊存錢,希望可以考到導遊證。在柬埔寨,導遊考試要價 3000 美金且需高中畢業文憑。擔任導遊的平均日薪是 40-60 美元不等,看語言的冷熱門與需求程度。

DSCN0859-1

DSCN0443-1

在柬埔寨,學校通常都只有半天班,剩下的半天小朋友會回家幫忙或經營小生意;比較有一點經濟能力的,可以再這半天上 part-time school。也許是有感於觀光是能改善經濟狀況最快速的方式,這幾年嘟嘟車司機從4位數爆增到5位數,但若非和飯店合作,或是像 Lumor 有一些口耳相傳的朋友推薦,嘟嘟車司機的薪水雖然已算是中產階級水平,但仍舊不穩定。尤其在吳哥,這裡許多導遊都同時會講 2-3 種外國語言。Lumor曾帶我參觀,像他自己就在 pagoda 每周上英文和歷史課。雖然他也很感慨的說,當年為分擔家計,自己和弟弟 Kim 沒有念完高中,這輩子都沒有辦法當導遊,但身為嘟嘟車司機,他很希望一方面增加競爭力,也能多少為客人解釋自己國家的歷史。

DSCN0864-1  DSCN0474-1

DSCN1190-1  DSCN0507-1

出發前,我做過各種資訊蒐集,也曾考慮要不要把這趟行程變成「公益旅行(Volunteer tourism)」 然而,看著大家分享談論日漸變調的善意、相關的報導 (孤兒院是筆好生意?談談柬埔寨的公益旅行災難),我意識到短暫的假期能做的不多,在還沒有瞭解的情況下,反而可能會帶來反效果。

我帶著朋友推薦的書 ─ 旅行的異義相伴 ,在柬埔寨一一驗證,一心追求大眾觀光快要摧毀這座迷人的城市。沒有上限的觀光人數侵蝕千百年文明的基底;大量抽取地下水為應付大批人潮之際,是另一個日趨嚴重的水資源問題,除了廢水汙染,神廟的基底也開始下限。政府運用獨斷權力趕走當地居民,轉賣給予政府關係緊密的國際企業蓋度假村與酒店,這現象十分普遍,卻無人無能為力。像是追隨泰國的腳步,在 pub street 便不難觀察到一個觀光中心正在成長。還有所到之處,兜售、乞討擁向你的小孩,你幫了一個卻來了更多,最後,只好落荒而逃。在吳哥的小孩,還能這樣賺錢;出了吳哥,偏遠地區的小孩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
DSCN0826-1

DSCN1395-1

DSCN1414-1

參加當地人的婚禮

這幾天以來,我們在路上遇見好幾次婚禮,剛好趁這個機會和 Lumor 討論許多柬埔寨的習俗與傳統。通常,涼季(11-2 月)與柬埔寨新年前(4 月)都是好月份,光是我造訪的這個月,他就收到13張喜帖。按照習俗喜帖大多是紅色,這幾年開始變得較現代且多樣,有粉紅或紫色等,語言大多為柬英雙語。婚禮通常有兩天,第一天邀重要親友舉行儀式,會請僧侶來見證。第二天中午或晚上宴請多數親友,只會在男方那邊請ㄧ回。家境好ㄧ點的人家,小朋友的周歲生日也會舉辦小型 Party 請親友參加。親人過世後第 7、100 天,也會有類似的辦桌,大家一同聚聚。

DSCN1403-1

DSCN1405-1 DSCN1408-1

我在吳哥的那幾天,剛好遇到 Lumor 朋友的朋友結婚,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然後我就跟著他的家人一起出席 了!這才知道在柬埔寨是結束後才給禮金,宴請方式和我們辦桌很像,受殖民和西方文化影響,菜色橫跨中、柬、法式,有清蒸魚、紅酒燉豬肉佐法國麵包、冷盤、炒飯、炸時蔬等;桌上會擺有瓶瓶罐罐的各式飲料,拿著小籃子的服務人員也會不時經過問還有沒有需要。新娘新郎通常會更換 2-3 套衣服,所有賓客都盛裝出席,女生尤其換上只有重要場合著的絲質洋裝,色彩繽紛,很美。禮金不一定要用「紅包」包,而是放入信封袋內,簽上自己的名字。上菜到一段落後,主人賓客一起同樂跳舞,用餐之間也會安排在台上唱歌跳舞或演戲的演出。

DSCN1446-1 DSCN1461-1DSCN1464-1

我還記得,從曼谷飛吳哥,出機場沒幾秒鐘就認出 Lumor,一張簡單的 A4 紙上寫著我的名字。雖然是為自己安排,出國這麼多次第一回有人接機,而且還是僅靠 email 聯繫的嘟嘟車司機,感覺有種說不上的奇妙。我問他,有沒有遇過客人預約了但最後被放鴿子過:『2006 年我開始當司機,一直都很相信我的客人。他們選擇我,對我來說就已經是第一步的信任。至少到目前為止,這種事從來沒發生。』

DSCN1412-1

這讓我一直思考信任這件事。是如何僅靠 email 聯繫就住進 7、8 個陌生的沙發客家;泰國料理廚藝課,有些店家先收訂金,有些則願冒險會有 no-show 的客人;吳哥窟住的 hostel 網站尚未建好,當初訂房也只要了我的名字;還有前天在吳哥博物館,意外獲得博物館員一下午的私人導覽,結束後坐上他的摩托車就一起晚餐了。我們是如何相信一個人,用何種方式判斷我們要交出多少的自己。透過表情眼神、文字,說話的方式語氣、交談的內容,還是對方給你的感覺?我們從小被教育提防陌生人,但是不是往往,反而被信任的人傷得比較深。你願意讓一個人多涉入你的生活,是否也表示你信任的程度。有點像是把一條線交到對方手中,同時相信他不會輕易放手。之間,存在一種毋須言語的連結相扣著。

DSCN1354-1

其他司機通常是當日結束行程當日付款,但 Lumor 甚至要我等到最後一天再付。我還是無法理解信任的力量從何而來,但其中人際間神秘的往返仍舊令人著迷。

吳哥讓人看到人性的醜陋與美麗,矛盾和各種掙扎,令人無限思考。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sia 亞洲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