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部該死的黑色幽默後 好險壞掉的不只是我

對尋死意志堅定的人而言,沒有什麼比一趟永無返程的旅行更能感到心情愉悅。無論是電影《意外製造公司》中感官情緒缺乏的雅各、或是《我僱了一個合約殺手》裡那個沒有人喜歡的亨利、亦或是踏進《找死專賣店》,尋求各式解脫工具的市民們。在這些人的世界裡,早晨的暖陽如同冬日的陰雨,所看的視角是如此的沒有輪廓,未來更是消散的難以成形。

《找死專賣店》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SccrcB46O4[/youtube]

這三部片所表達的氛圍,並不是以陰暗、沈默、憂鬱、傷心等方式營造負面情緒,相反的,你可以看到華麗又寬敞明亮的交誼舞廳、眾人談笑風生的溫暖小酒館;就算是販賣死亡,也是由一對笑容可掬夫婦所經營。畫面中的背景群眾是笑著的,他們跳舞、喝酒,敞開嘴角宣揚快樂,無論主角融合在場景內有多突兀,觀眾依然感受不到一滴淚,縱使無言的冰冷已蔓延空氣,幾乎都可聽見聲音嘎然破碎的質地,在此風格之下漸漸逼現出人際的冷漠,讓悲劇被允許帶著笑容進行。

《我僱了一個合約殺手》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7YIli0wgfc[/youtube]

「我和世界就像是隔了一道玻璃牆似的,明明能看的清清楚楚,但彷彿就是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這是《意外製造公司》裡,看完一起“被自殺“意外後雅各淡然對安娜說的一段話。

當確切明暸世界已與自己無關,連倚靠他人溫暖以維持正面為上的念頭都不再有時,周圍悄然無聲,也許這就是所謂最深刻的孤單,總算能為自己的找死找到一個合理的理由。

電影不比人生,電影的結局是能夠被人為掌控並再三修改的。在這三部片中,明天、意外、愛情一同以戲劇化方式出現,結局更狠狠的出乎意料!

– 雅各在遇見安娜後不再想著自殺,他經營起意外製造公司,和安娜共同成全他人的死亡。

– 亨利與賣花女展開一段隱姓埋名的逃亡人生,而堅持殺掉雇主的殺手在找到他們後只留下一句:人生其實是痛苦的啊。隨後舉槍自盡,就像卡繆筆下荒誕的人物。

– 電影版的結局中,把溫暖引進找死專賣店的亞倫,不僅改變了媽媽與哥哥姊姊們扭曲的心態,也將找死專賣店轉型成惡作劇商店,帶給全城滿滿歡笑。但在原著小說中,亞倫卻被自己的父親從高樓推下,留下一個耐人尋味的開放式結局,將黑色幽默發揮到極致。

唯有面對死亡才能真正的活著,是否只有終點近在眼前時,也才願意相信自己所踏的每一步都是有意義的,雖然生活好像沒有哪一刻是需要真正的準備後才能做什麼事,但清醒總會成為一種力量,支持著所有人,讓那些不快樂雖敗猶榮。

 

『你知道嗎,在等著卡車衝下的那一刻,你牽著我的手,我腦裡滿滿想的都是:能夠和你一起被卡車撞爛,這是多麼浪漫的一件事。』  ——《意外製造公司》

《意外製造公司》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00uD1odM9I[/youtube]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