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臉男女的美麗

小時候提起筆來勾勾畫畫,有了美好的輪廓、髮型,面對五官卻遲遲無法下筆,最能凸顯一個人特色的樣貌,總因比例大小不對而作罷,乾脆不要臉吧。Henrietta Harris Art 的創作動機,會不會也是這樣呢?(笑)這位居於奧克蘭,紐西蘭最大城市的畫家,一方面持續自己的創作;另一方面則配合演出海報設計,在他的作品中,有種很奇妙的氛圍,讓觀看者自行臆測。

2015 年底方才在邁阿密完成自己個人的畫展,擅長水彩與素描的他,讓整場展覽十分豐富,然而一整面牆上無臉的男女,似乎更為吸睛。

12342438_1070364776315573_8226005256124108240_n

失去表情之後,在鉛筆的筆觸之下,最細微、靈動的主角,反而是髮型的差異。

11800086_1011184462233605_4874138196590252767_n

這樣留白的藝術,反而可以讓觀看者自行臆測,她的樣子。

1457614_873867825965270_3804007185384783178_n

每個觀看者此時心中的情緒,反而成了畫中人的表情。「一切景雨皆是晴雨」他的美醜、哀樂,真的相由心生。

12279031_1068139236538127_3536109919901966471_n

11111794_996963716989013_7535229423402833943_n

12278761_1065969446755106_8918177294101656948_n

一些在都市中常見的「輪廓」,會不會在他筆下真的是誰的縮影呢?彷彿看見了誰的樣子,想起誰的表情,套用在畫作裡,若合一契。

12189817_1057247547627296_7034523352382652594_n

11165262_973099829375402_6048565786894196616_n

在畫惻臉時,作者彷彿給了線索,提示他的樣子。關於他的一切像個隱喻,不那麼明顯卻又清晰,完成的作品,再被拂去他的表情,照著不明顯的痕跡想像下去,每個人會生出同樣的一張臉嗎?

即便對藝術只能以門外漢的角度欣賞,卻發現留白的作品能激發無限想像,我們太習慣每個事物都有自己的標準答案,或該有的樣子,好不容易有在腦海中創作的機會,不妨藉由這系列的作品,練習自己的聯想能力,在這個需要說故事能力的時代,讓它們成為腦海裡出現的其中一位人物吧。如果有這麼一天在路上真的看見了他的樣子,肯定又驚又喜!

延伸閱讀: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