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記 老食店的情懷

飲食記

電影《飲食男女》中說道人生不能像做菜,把所有的料都準備好了才下鍋。

人生樂趣在於它的不確定性,好像吃到嘴裡的食物,酸甜苦辣各有滋味。

從小到大吃過不少東西,家常的,市井的,米其林的,路邊攤子,老字號等等……很多食物在時間的流淌中遺失了它本有的味道,卻成為了一味叫做情懷的調味劑。這個時代每個人都有資格說出一點關於情懷的東西,正是因為這些各類滋味才組成了我們平凡而又精彩的人生。

杭州
HangZhou

因為父親是個麵大王,喜歡吃各類麵條,所以從小也是吃著各種麵條長大的我對於麵食的愛彷彿是與生俱來的。我的家住在城南河坊街一帶,這一帶從古自今到都是繁華之地。古時為商業中心現在為旅遊區。河坊街上有家開了很久的店叫「羊湯飯店」。對於他的記憶我是從很小開始就有的。那時父親會把我放在自行車的後座,一路晃晃悠悠騎著,到了店門口,總是讓我先進去佔位子。那時候的「羊湯飯店」不像現在,人聲鼎沸。稍一不注意,位子就被人搶走了,也沒有排隊叫號這回事,就是看到哪有空位坐下就好了。早期的大陸吃東西是要自己跑到窗口去拿的。杭州人都知道的「新豐小吃」將這個模式一直保留至今。後來資產階級的作風開始流傳開了,只要坐在位子上,便有服務員將食物端到面前。於是後來,服務業也得到了大力發展。我的小時候印象最深的是,一碗麵或者一客燒麥上來,服務員會喊,「片兒川一碗」,同時顧客們此起彼伏的叫道“我這裡我這裡”,有時候還會鬧出些不愉快。我至今沒想明白服務員是怎麼記得順序的。

關於「羊湯飯店」的羊肉燒麥。皮薄汁多,有點油膩但是沒有羊肉騷味。不吃羊肉的人是不懂的,冬日的寒風裡一碗羊湯一客羊肉燒麥下肚是多麼地暖身。週末心血來潮去吃了燒賣,距離上一次吃大概隔了好幾年了。燒賣是不及原來的好吃了,皮太軟,一筷子下去就破,但是情懷還在。就當照顧一下老店的生意吧,順便說一句,我永遠覺得最好吃的「爆鱔面」是在「羊湯飯店」,並非隔壁的「狀元館」和「奎元館」。

010

香港
HongKong

幾年前去了趟香港。說道香港美食那是數也數不清。遍街的茶餐廳,各類茶館都出現在旅行攻略裡。小到「蓮香樓」,大到「蘭芳園」甚至是「墉記」,生意好的時候也是要等位子的。我記得小時候的杭州「湖畔居」還是有早茶的,後來漸漸就沒有了,可能跟杭州人的生活習慣有關。早茶文化是廣東飲食文化當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陸羽茶室」算是香港比較老字號的一家茶樓,相比「蓮香樓」的市井,他的確是多了一些資本主義的味道。門口會有印度門童開門引位。其實一樓基本都是熟客和大亨的常坐,散客一般在門口就被直接引上了二樓。這家位於中環後面巷子裡的茶樓歷史不算太久遠,但是也有 60 餘年。期間出過較為出名的槍殺案。

香港的老年人一般會比較早的去到一些茶樓,點一壺茶,兩客小食。然後由後面的上班族買單。當然現在這種情況已經不多見。 「陸羽」一上來也會問你喝什麼,倒茶時用食指和中指一起敲桌面兩下表示夠了。然後就可以等著點點心了。 「陸羽」的服務生都是清一色的老爺子,穿著白色馬褂,恍惚間有種回到上世紀香港的感覺。老爺子粵語和英語都非常流利,唯有普通話不太好,所以只能用英語交流,上好茶的老爺子便退下了。跟有些茶樓不同的是,”陸羽“的阿婆不是推車上來送茶點的,是用一個大的托盤,然後用一根繩子掛在身上做一個三角支撐,覺得”陸羽“的阿婆真是不容易,要我肯定拖不動。然後你就看想吃什麼拿什麼。因為阿婆只會粵語我也不知道都拿的什麼,管它大點特點,好吃的都拿。一頓早茶被我活生生吃成了中餐。

0-1

0-2

東京
Tokyo

4 年前去了一次東京,在川流不息的車流中找到了「虎屋」。銀座是世界上地價最貴的商業區之一。在這樣的地段,高樓林立,百貨商店雲集的地方,靜靜地開著一家 500 年前就開始賣甜點的點心鋪——「虎屋」。慚愧地說,日本人和台灣人在傳承傳統方面的確做的比我們好。大概因為台灣曾被日本殖民過,所以有一部分的習慣也被接納了下來。在經歷了百年風霜洗禮後的老字號,很多的味道都與當初不同。當然社會因素是必然,土地不是自己的,成員也是更新換代,食材的運用不當都是造成老食店不同以往的重要因素之一。

「虎屋」的招牌是羊羹,說白了就是紅豆糕。其實我是不愛吃紅豆的人,各類紅豆都不太愛。初進「虎屋」,還以為走進了手錶店。它的店鋪設計採用冷靜的黑色,與各類甜食店不同,沒有甜蜜的少女色系,用黑色襯托著每一個精緻的甜點,如藝術品搬放在櫃檯裡讓你欣賞。起初對於羊羹也只是因為好看才買的。但是不得不說,老字號的味道還是帶著一點年代的氣息,滿滿昭和風的包裝。晶瑩剔透的羊羹一口下去並沒有很強的飽腹感,細膩的豆沙香在嘴巴里瀰漫開來,加一口抹茶便是極致。為了這麼美的食物和做食物的精神也要值得讚揚。品質並不是嘴上說的如此簡單,品質是一步一步用心做出來的。

0-3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