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歲創業家的人生秘訣:我不浪費時間去約會

4444205701_d5ec405623_o

Paige Cantlin 說:「我想這是種演變過程吧!」當談到她不尋常的時間表最大化的戰略,就是不約會。

Cantlin 是一位 28 歲的投資顧問,以及餐廳賬單支付 Full Society 的創辦人兼 CEO。大約四年前,她結束了一段很認真的感情,並且在那之後,她曾嘗試約會短短的時間。 她說:「我真的沒有那麼享受約會。 我開始花時間做其他我會喜歡且享受的事情。」舉個例子,像是創立一家公司和跑步,這其中包括最近一次在南極的馬拉松。

在這有助於定義 Cantlin 所謂的「約會。」 Cantlin 不會避開所有男性的浪漫陪伴。她說:「我愛男人,他們是既迷人又珍貴的動物。」Cantlin 不是個厭惡男性者,也不是位獨身主義者。

但她發現她許多女性朋友一直在玩的花招,花了無數的時間,用了無數的 APP 在尋找一個的 Mr. Right 並將他變成為她的丈夫,這完全不吸引力她。當 Cantlin 確實跟男人一起過夜個一兩天,「這是基於便利性,和我想是偶然發生吧!真的!」她說,她覺得她能遇到更高品質的男人,只靠著 單單專求她自己的興趣罷了!

Cantlin 有一堆朋友要結婚了,和少數的人已經離婚了。 她說:「我覺得在這個年齡,女人們覺得他們應該要已經結婚了或正在談一場認真的戀愛。但是,她們的故事都聽起來蠻悲慘的。」在長久關係中的那些人都似乎不快樂 ; 而那些人都很飢渴地希望被求婚。她說:「如果有哪個男人出現了且剛好符合我生活方式的需求,也許我會考慮與他約會。 但我不覺得有任何理由花時間去尋找另一半,當我可以從事生活中有趣的事情,並真的享受在其中。」

當 Cantlin 闡明她不約會的理念,不可避免地湧入無論是朋友還是從記者來的問題。難道她不想要一位他隨時都可以仰賴的男人,並隨著時間的推移下與他們建立親密關係嗎?她反駁:「我想這或許是對的。但問題是:你真的有把時間花在與正確的人相處嗎?我覺得大多數人都把時間花在不是最合適的人身上發展親密關係。

對於她來說,她有一位男性室友,她稱她為「最好的朋友」和「生命中重要夥伴」。也許她之後會想要一位隨時隨地可以仰賴的伴侶,但那是「非常之後的事」。她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人們要這麼匆忙地去尋找那樣的親密關係,當他們才 25 歲。」

但有沒有或許是因為生物學方面的因素,考慮在年輕時選擇另一半?Cantlin 說遠非如此。如果一位健康的美國人能會活到 100 歲,「做一個會影響未來 75 年的決定的這個想法,對我來說似乎是可笑的。這就像是說,你要住在同一間房子且在同一個城市度過你的餘生,並且永遠不能改變你的想法。好像這就是當人們早結婚和早生孩子會發生的事。」

這有助於了解 Cantlin 所認為的撫養子女。首先,她覺得這完全不用著急。如果說現代技術可以讓她冷凍卵子和延緩生兒育女,為什麼她不應該利用此技術呢?她打算存一些錢最快在明年來做凍卵手術,畢竟年輕的卵子比較健康。

但是,即使有一個自己的親生孩子並不像是她想要的。(她說她冷凍卵子,只是萬一她以後遇見的伴侶,有自己的親生孩子是必要的。)九年來,在巴爾的摩,她透過一個非營利性組織做志工,監督安置在寄養制度中的兒童案件。她說:「我有這個機會看到了許多沒有被好好安置的兒童案件。 這讓我覺得想擁有自己的孩子有那麼點自私,當有這麼多孩子需要良好的家園。」

大概到了這邊,被 Cantlin 允許來針對她的人生選擇拷問她的任何人,開始嗅出是否有什麼事情「出了問題」。是不是她自己的原生家庭生活中,在某些方面遭遇過精神或心理的創傷?她說事實絕非如此。 她說:「我來自一個非常正常的家庭。」她說: 兩位結婚多年的父母和一個充滿愛的妹妹。她說:「唯一會讓我想要有孩子的情形是,擁有一個家庭像我自己家庭一樣的好。」也許四年前的分手讓她在這方面變得特別脆弱嗎?一點也不。她說這是他們共同的決定。 她說:「他想結婚,希望我工作少一點,並花多點時間在他身邊一起做些事,這是超過我所能做的。」

這裡也有一個關於她立場的女權主義者例子。在我們的社會裡有一個不公平的雙重標準,男性的年紀是有價值的,但對女性而言是青春才是。Cantlin 的父親最近暗示她:「你已經不再年輕了!」她說:「而我說,爸爸,這很誇張耶!當然,我 10 年後不會那麼好看,但任何人 10 年後也不會。當我想到要和某個男人有長久的感情,我肯定是希望這跟我的樣貌沒有什麼關連。這應該要被反對的。」

對 Cantlin 來說,最難的是說服男人,她有多認真當她說她希望可以保持開放的感情狀態時。她說,在一開始時,她傷害了很多人的心。現在,她幾乎只和那些親眼見識到她有多麼忙和多麼獨立的男生約會。

Cantlin 說,她的很多朋友,尤其是女性朋友,都對她的選擇充滿好奇。 Cantlin 說:「當我和越多人我談論這件事,一開始大家的反應都是,『這太瘋狂了!』但當我向他們解釋這個邏輯後,他們就會說:『這倒是那麼有點道理。也許這是個好的主意。』」她估計,至少她一半的朋友可能會變得更快樂,如果他們遵循 Cantlin 的模式。

最終,這一切都歸結於她自己的時間,以及她想怎麼使用她的時間。適切地,她會創立 Full Society,是因為她經歷一次很糟的約會,等不及想要逃離餐廳而想出的點子。她的 APP 可以讓用戶就在自己的手機上,更快的支付賬單,並讓他們可以更快的離開餐廳。

BY DAVID ZAX,編譯:劉慶儀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創作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