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然與理想的交集 一位大學生的流浪獨白

我和我的夥伴都是一名大學生,和大多數人一樣,從前的日子裡,大部份的時間都坐在教室裡埋首苦讀、煩惱升學,儘管稱得上是安分守己,蠢蠢欲動的好奇心又總是領著我們。上了大學後,除了兼顧課業也要滿足社會期待,不時問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未來又該抓住什麼,卻總是被現實堆在眼前的煩惱淹沒,始終沒有解答。

或許這是旅行的藉口,遠離自己不喜歡的,但又或許這就是我旅行的動力,在有限的時間與金錢下,生活於一個不再記憶熟悉的地方,重新認識自己、結交新朋友、發掘路邊便宜好吃的食物、為了自己堅信的理念和別人爭執、體驗舒服、溫飽、寒冷、餓⋯旅行上的計畫和種種意外,不論是好是壞,又再次激起腦袋的思考。仍然,回到現實生活裡,還是個理想型的人,總是認為只要願意一定能完成自己想達到的目標,也許在更多更實際跟現實的漩渦下,是再次確定這樣的意念的,但是保有無限的希望與熱情,那是屬於背包客的倔強。

DSC_7697
Slovakia,2015

「在敏感的環境裡,你的感官知覺會被放大,生活的靈感也正出於此。」旅行的不確定性使得對週遭保持好奇與警覺,讓生活一直在敏感的知覺下前進著。相較於事前縝密的規劃,我們更喜歡自由地接受突如其來的驚喜,自由也讓相對陌生的環境有了刺激,讓每件事情再也沒有絕對的標準,凡事只要依照自己的想法去選擇,就能有驚喜。

十九歲那年,在我還沒與夥伴相遇前,和一位高中同學跑去了非洲待上近兩個月,對於我們來說,腦中的非洲只存有媒體給我們的片面印象,或許非洲大陸還是個不被大家熟知的領域,出發前和爸媽交代了一切會平安順利,兩個小毛頭就這樣降落在非洲的土地上。非洲真的是大家想像的那樣嗎?其實不然,這段期間下來,我們看見的是世上人們無與倫比的純真;大象、獅子、老虎成群自由自在的奔跑在草原中,是上蒼給非洲的禮物;流浪於非洲,帶給我的是樸實、是感動,面對未知,返璞歸真的我感受興奮與恐懼的交雜——害怕陌生、害怕迷路、害怕搶劫,各種危險的想法全在腦海裡想過,但這一切似乎都不足以成為阻擋好奇前進的理由吧!越過山丘,我看到的是未被工業化的小鎮,晚上沒有燈火的駐足,但有了整片星空的陪伴⋯⋯一切的體悟,也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創作的動力。

去年暑假和夥伴背起大包包來到了歐洲,除了一嚐在歷史課本裡的種種風情韻味,兩個多月的旅途上,也為了省錢而認識了超市的特價文化、結識當地人而了解的餐廳哲學、加入意外參與的年度藝術季而看見文化種族的相輔相成、實際走過土地聆聽當地人說古而知道環保自然能促成國家意識濃厚⋯⋯,旅途的過程讓我們直接體會風俗,間接再現了知識。九月行至冰島,刺骨的寒風搭配美景,讓每一步路更腳踏實地。還記得那天我們走在尋常街頭,無意間抬頭仰望天空,出奇地看見極光,在那個漆黑的夜裡,大自然豪邁地把天空作為畫布,用光交織成一場前所未見的藝術表演,旅程的倒數第二站,我們留下了冰島的冒險足跡。

DSC_1275-1
Iceland, 2015

 

引自《阿拉斯加之死》書中:「至於我該何時往返文明,我想不會太快。我還沒有厭倦荒野,反而更享受它的美,以及目前所過的流浪生活。我喜愛鞍座勝過電車;喜愛滿天星斗勝過屋頂;喜愛朝向未知、幽僻難行的小徑,勝過平坦的公路;喜愛曠野中深藏的寧靜,勝過在都市生活中形成的不滿之心。」在自由的環境下生活,你選擇了最靠近初衷的道路,你因此知道你為了什麼而呼吸,那是每趟旅行給我們最真實的體悟。

在這個一腳還在學校裡,一腳已經要踏出社會的年紀,把旅行的信仰轉化成生活的力量,我們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由單純分享自己在世界感受的每一個觸動為初衷,用自己現有的能力想和更多人分享。即便尚未瞭解真正上班的感覺是什麼,但我們因旅行有了豁達的胸襟,保留天馬行空的幻想,使我們能再奮力的去追夢。或許沒有辦法時時刻刻都在旅行的道路上,不過能試著把背包客的勇氣用在每天生活的日子裡,處處都充滿了溫暖與驚喜,就會永遠期待轉彎後看見的美景和意外。

我們喜歡拿著相機攝影、喜歡帶著畫筆旅行,與其說旅途中的故事帶給我們創作的能量,不如說創作讓我們更懂得旅行的能量。而我始終相信流浪的養分是一輩子的,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刺激,一樣能在生命中留下刻苦銘心。作室最近成立了粉絲專頁與 Instagram,裡頭會持續分享設計作品與一路上伴隨的景色、故事及攝影,歡迎來看看,一起共享自己的旅行經驗。

最後,我想說的是,流浪之盡,或許會找到一直走下去的理由。

二人工作室 Instagra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Culture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