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繪生活|那些最深層的恐懼-惡的夢境

其實每個人在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做夢,只是大多數的夢在我們醒來時都不記得了,
會留下深刻印象的,通常都是很驚悚的夢,那些關於心底最深層的恐懼、欲望與壓力,
進入潛意識,轉化成夢的形式在夜裡演出。

讓我們看看插畫人們如何描繪心底最深層的恐懼!(插畫人們想像力都好豐富啊!)

Bear夢

小黃間 | 變異

早上全家人一起開心出遊,沒想到傍晚回到家時,
才發現弟弟被殭屍咬了一口,

全家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雖然有點害怕,但媽媽還是很認真的在照顧小弟,
幫他擦拭著身上漸漸異變的污穢,

一個不小心,媽媽在照顧的過程中也被感染了!
身邊親人漸漸變成殭屍的過程讓我非常恐懼!
最後就在這驚慌失措中驚醒了~

覺得雖然平時也會做其他噩夢,
但大多數都是自己獨自一人,
不像這次噩夢是身邊的親人受到傷害,
所以讓我特別印象深刻。

KILL

Raimochi | 我殺了我自己

高中的時候有許多不好的回憶,不喜歡高中,不喜歡高中同學。統測結束、畢業後的一陣子四處去面試了。

想去的學校面試沒上,只剩下最後一個推甄,這個再沒有我就要去分發了。
結果這次的推甄非常順利,和面試老師聊了世足賽,很愉快的氛圍,聽說面試聊的越開心越容易上榜。
過沒多久就收到了錄取通知,歡天喜地的拿著信和爸媽說我上了!然後打開了新學校的網頁,
上面寫著來自台灣各地被錄取的名字,我在上頭看見了高中同學的名字,心裡便一陣緊張。

好心情順勢也被緊張取代了,腦中出現各式各樣對方曾經對待自己的嘴臉,如果再分到同一班該怎麼面對才好,
這樣過去的我該去哪裡才好,可能連想重新開始的機會都會被扼殺掉。

我懷著這樣不安的心爬上床,那晚的我做了一個夢:
夢中畫面是一片血紅,四周空曠,沒有任何造景,就只是一個血紅又無限大的空間。
我隱約在不遠處看見了一個人。
我好像看清楚了,因為她正朝著我走來。

那是另一個我。

另一個我快速的飛奔過來。
我拿著刀戳進了我的身體,我倒下了。
滿身是血的另一個我面無表情的殺了我,這便是夢中的我最後看到的畫面。
醒來之後沒有滿頭大汗,相反的倒是覺得清爽了許多。
我突然覺得是不是與高中同學分到同一班已經無所謂了,我覺得我已經改變了,那些人動不了我的,我會重新開始。
新的我親手殺了舊的我,我想這應該是給予努力想改變的自己最大的勇氣和鼓勵吧?
要自己別在顧慮過去了,反正都過去了不是嗎?新的你絕對會更好。

喂喂的惡夢

喂,Wei | 我變成卡通的豬了

這是一個好久以前做的夢,雖然稱不上是很可怕的惡夢,但卻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夢
夢的一開始,我和表姐表妹一起走在一個超級夢幻的卡通世界裡,一條前往城堡的鮮黃色的大路
我們一直朝著城堡走,下一幕我們就搭上城堡的電梯(城堡居然有電梯),一開門就是我所畫的這一幕
我們三個都變成了卡通的豬,裡面有很多隻卡通的豬在跳舞,這裡就像是一個舞廳
接著每隻可愛的卡通豬拿起了尖尖的長棍,走到養了一大堆鯉魚的魚缸旁
(這時候棍子和魚都長得很真實,只有豬和場景是卡通的樣子)
突然卡通豬們用尖刺插住了鯉魚,開始瘋狂的吃起來,最可怕的事發生了,吃了鯉魚的卡通豬,
瞬間變成了一隻真實的公雞(個人很怕鳥禽類)
每一隻真實的公雞開始在場子裡亂串,突然我就醒過來了,實在是把我嚇得一身冷汗….

女鬼的高跟鞋

MORITA | 紅色高跟鞋的女人

小時候最常跟妹妹們和弟弟一起看殭屍道長的電影,小時候通常怕的要命又很愛看!
而且台灣那時候正流行著,所謂的靈異外景節目跟一些不可思議的外星人節目。
導致每次看完都不敢自己一個人去黑黑的地方,一定要叫妹妹陪我去,
因為就會覺得好像會有鬼跑出來~(超級膽小鬼)

印象中最深刻的夢,大概是國小的時候。
記得每次到農曆的鬼門開,我跟妹妹還有堂妹堂弟就會開始討論鬼門開什麼的…
然後最記得的是討論到「鬼門開那天要早點睡,不然會被鬼抓走。」
我記得我爸他們也是這樣嚇唬我們,現在想想就覺得小時候很呆又很天真還真的相信了!

「七月七日,農曆」
那天晚上,我很早就上床睡覺,因為怕被鬼抓走。
記得很清楚那晚我做了一個很可怕的惡夢,在夢裡我一樣在睡覺,
而且我睡在窗戶旁邊,突然的聽到女人的高跟鞋聲音「叩~ 叩~ 叩~」的走著,
結果被那個聲音吵醒,於是就從窗簾的隙縫看出去,是穿著紅色高跟鞋的女人!

可怕的是她只有一雙腿,對!!!就是只有腿穿著高跟鞋而已~我嚇得馬上躲進棉被裡。
但奇怪的是,原本高跟鞋「叩~ 叩~ 叩~」的聲音,突然間停止了。

好奇心作祟的我,以為高跟鞋女鬼走了,於是我鼓起勇氣再去看一次窗簾的隙縫。
最可怕的事發生了,我就這樣跟她的眼睛對看,可以試著想像一下,眼睛跟眼睛對看的樣子!
瞬間起雞皮疙瘩直接嚇醒。

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把窗簾拉開一看
「 唔!什麼也沒有。 」

正要放下心中的大石頭,轉身要躺回去睡時。
女鬼的眼睛跟我的眼睛直直的對著,我就大聲尖叫,結果就這樣醒了!

Feeling

Feeling | 走不完的樓梯 開不出去的門

有一段時間經常夢到自己在夢裡,走上樓梯,走下樓梯,
不斷來回穿梭卻始終找不到方向,樓梯之中夾雜著許多的門,
當我伸手扭轉門把,以為可以逃出這個空間,卻發現門的後面還有門!
一扇門接著一扇門!
我打不開那些重重相疊的門,出不去也到不了另一個空間。
我想那段時間的自己正在做著自己不太擅長的事,
很想找到方向,卻找不到方向也不得其門而入,或是而出。

夢直指了我目前生活的困境與找不到方向的感覺啊!


 

看完了插畫家們的夢境,是不是都很驚悚!大家有做過類似的夢嗎?

在項塔蘭[1]一書中曾說:「夢是恐懼與欲望的交會點,當恐懼與欲望合而為一時,就是夢魘。」

大家不妨試著解析與紀錄自己的夢境,也是一種幫助自己面對恐懼與認識自己的方式!

[1]《項塔蘭》(Shantaram,印地語即「和平之人」之意)為澳洲人格里高利·羅伯茲(Gregory David Roberts)所著小說之名。著作者羅伯茲有過 24 次搶劫銀行記錄,並吸食海洛因,被捕後判 19 年監禁。於澳洲彭特里奇監獄(HM Prison Pentridge)服刑時逃脫,流亡印度十年。1991 年,羅伯茲於德國被捕;1997 年出獄後寫下《項塔蘭》。小說出版後羅伯茲成為專職暢銷作家,作者自稱「曾是在海洛因中失去理想的革命份子,犯罪中失去操守的哲學家,在重刑監獄中失去靈魂的詩人」。

來自 Wikipedia


 

共同繪生活下次主題預告:2015 年,給聖誕老人新裝吧!

已經 2015 年了,聖誕老人仍然駕著麋鹿身穿紅色袍子!你想用插畫為聖誕老人

設計新的形象嗎!歡迎加入我們的共同繪生活:)

 

請將作品,主題,插畫家名,寄到:illuTimes 編輯部|illutimes@gmail.com

截止收件日期為:2015/12/20(日)

我們將於 12 月底發佈在 illuTimes 網站上與 FB 粉絲頁,期待你的加入!

與我們共同用插畫描繪這個世界:D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