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事故〉射殺布魯日

我會認識布魯日,純然是因為一部電影——殺手沒有假期(In Bruges),兩個殺手來到這恬靜小鎮度假,但年輕殺手因為在執行任務中,犯了組織的大忌,誤殺了一個告解的男孩,而陷入愁雲慘霧。而原本是為了處決他的老手,卻愛上了這裡的生活步調,他只想著放鬆。在年輕殺手無法自抑殺害小孩的罪惡感,準備自戕時,正準備開槍的老手阻止了他。或許老手在哭泣的年輕殺手身上,看到了做錯事的小男孩,他心中原則的齒輪也在轉動。最後,每個殺手謹守原則,每個殺手都死了,一灘又一灘的血灑在小鎮的聖血殿前,每個死都神聖了起來。

殺手按下板機前,會屏住呼吸,攝影時也是一樣。

利用週末我和一群朋友遊歷這個小城。在遊船上,聽著那些大同小異的解說,我不爭氣的差點睡著。但在經過一座拱橋前,我看見一個孤獨男子遠眺,下一秒,他直視著我,我心中警鈴大作,立刻掏出相機(當然不是步槍),對著他按下快門,完畢,彷彿我完成了今天的目標,我很想仰頭模仿殺手吐出一口煙,但睡意立刻襲來。在船上,我連殺時間都辦不到。

IMG_5697

回到宿舍,整理今天的照片時,我真的忘了今天那些名勝景點,說穿了,歐洲中世紀城市的邏輯都差不多,旅遊前沒做功課,就先遠眺城市,你就會發現一個高聳的教堂,然後穿過小巷,附近多少會有個廣場可以買紀念品和明信片,或是可以一登塔樓,瀏覽城市全景,然後他收你五歐,都是這樣的。

那些關於名勝古蹟的照片我看了一點感覺也沒有。反倒是橋上的男子,在那個剎那,當我的鏡頭準心對著他,他的寂寞光速穿透我的視鏡,彷彿神的手觸及亞當,世界轟然巨響,我真的覺得我的手持了把步槍。

也許按下快門,和電影中的殺手扣下板機是同一種心境吧! 為了一定的原則而行動,而其他時候,就和老手一般,好好活在當下,享受老城氛圍,不隨便鳴槍濫殺無辜。所以那些被觀光客槍殺無數次的名勝,我絲毫沒有力氣拿出我的武器,更沒有什麼興趣扣下板機,因為我從來就沒有等待的美德,等待人群稍微疏離,但逐漸開始有了攝影的原則,我很自以為的想著。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Life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