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知道我愛妳嗎?

我很喜歡撫摸露莎的其中一種方式是,以左手輕輕的抬起她的下巴,讓右手四隻手指順滑著她的額頭,大拇指搓搓她的鼻子,再揉揉她黑發亮的長耳、揉揉如葉脈的耳稍。她的眼會瞇起,使得眼眶更顯得像是後勁有力的墨法,一筆勾勒。想是上蒼的揮毫,氣韻恆生,我這般讚嘆著。

有 時候,她好似很快感應到我的心意,不到兩三下就開始熱情的舔著我的掌心,可能是感謝,可能是回饋,可能是撒嬌,偶爾會帶著稍微急促的鼻氣聲,激動著表述她 的情感。我心裡著,她能如此信任我真是不可思議,一般來說,兔子視其下巴為敏感地帶,通常是不愛讓人碰上的,但她竟然可以如此享受著,更何況,當初她是連 片刻打瞌睡都會驚醒、對周遭充滿不安全感的棄兔?

雖然憑藉著兔子的記憶力,大概也想不起三年前的事了,但是我們養兔人家,愛著這樣的動物,也不是圖著有天他們會回報我們什麼,而是在所處的每一個片刻當下,都努力著維持這樣的心意,很真實很濃郁的。

我心裡對她問道:妳知道我愛妳嗎?

但是我並不指望她的回答,我知道我愛她就足夠了。

文章同步發表於「Friend Rabbit 友愛兔」部落格
關注最新兔子攝影作品請至「Friend Rabbit 友愛兔攝影」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hotography 攝影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