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Dementia 失智症藝術治療

國外許多研究已證實藝術治療(非藥物照顧方法)能有效延緩老人失智症。失智症藝術治療目的在於提供非語言、視覺性溝通工具,為現實生活排序及鼓勵社交、和創造治療團體中之團體支持,將患者帶出孤立與絕望之境。雖然失智症患者喪失了記憶,但其想像力依然存在,藝術治療可以輕輕敲開他們的想像空間。澳大利亞政府正積極朝著藝術治療方面幫助失智症患者減輕他們的病情。

位於悉尼市中心的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也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藝術博物館之一,旨在於推廣藝術及透過藝術作品提供澳大利亞居民一個充滿視覺刺激及激勵心靈的體驗。自 2006 年起,藝術館就推出了 Art & Dementia Program 在於免費提供失智症藝術治療。而受益者當然包括了當地正與失智症搏鬥的老人群組。

悉尼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的失智症藝術治療

悉尼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的失智症藝術治療

一次機緣巧合下,在我擔任義工的悉尼華人療養院讓我第一次接觸老人失智症藝術治療的導覽活動。當天早上,我這義工看護跟著一班患有輕微失智症的可愛老人家們浩浩蕩蕩地出發去新南威爾士藝術館。到了藝術館門口,失智症藝術治療負責人已早早站在門外準備迎接我們。藝術館貼心地為我們準備了会說國語的導覽人員還特別安排了這次導覽活動的主題為人像藝術。

‘Portrait of Mrs Alexander Spark’ 是我和老人家們在導覧活動所接觸的第一幅畫。這幅畫是出自於十九時紀來自於英國的畫家 Maurice Felton。畫中的主角是當代大富商 Alexander Spark 的夫人。這是一份 Mr Alexander Spark 為他尊貴的夫人准備的其中結緍禮物以此顯示他對她的極盡寵愛。Mrs Alexander Spark 身穿著當代盛行的維多利亞白色婚紗;握著代表知識及智慧的法文書籍以此顯示她的高教育背景;還特別脫下了左手手套來展現手上配戴的珠寶以此顯示權利與財富。Maurice Felton 的細膩手法展現了尊夫人的高貴氣質、修養、及魅力。富商Alexander Spark 非常喜歡這幅畫,還特地請專人設計畫框以便能掛在自家宅里。這幅畫也成為了Maurice Felton 移居澳大利亞後最出色的作品之一。「好美呀!」「有這麼棒的丈夫好幸福呀!」一些老人讚嘆著。也有些嚷嚷著說「我比較喜歡紅色的新娘服。」「怎麼在這麼差的天氣作畫啊!」。老人家們的想法真逗趣。

(請移至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官方綱站觀賞 Portrait of Mrs Alexander Spark)

導覽活動中,老人家們最喜愛的一幅是具有拉斐爾前派風格的人像畫。這是一幅出自於歐洲十九時紀藝術家 Thomas Cooper Gotch -「我的王冠與王權」(My crown and sceptre)。畫中的主角是 Gotch 的女兒 ─ Phyllis。Gotch 是在看見 Phyllis 玩扮國王王后的游戲而激起的靈感。畫中的 Phyllis 調皮地帶上仿效王冠的花冠,左手握著仿效權杖的玉米杵,宛如一位小王后。老人家最愛看天真无邪的小孩。畫里甜美的小女孩都不約而同讓他們連想起各自的孫子。「我孫子現在跟她一樣大的年紀」、「我孫女也有這麼長的頭髮但就沒她髮色漂亮」。Gotch 特色的鮮豔畫風緊緊捉著老人家的目光進而給予視覺上的刺激及焦點。

(請移至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官方綱站觀賞 My crown and sceptre)

導覽活動不超過 45 分鐘以簡單明瞭的字眼呈現藝術作品與創作。太過冗長的導覽反而讓老人家覺得沈悶及資訊超載而達不到藝術治療的效果。我非常喜歡 Art & Dementia Program 的槪念,以視覺效果及創新的心靈體驗去刺激失智症患者的認知與感官神經幫助他們帶出回憶。藝術欣賞是適合所有人,不論貧富,不論男女老少,當然也包括了失智症患者。藝術品的活力會散發在人身上,不需要擁有高度知識能力就能理解的。

NOTE:

失智症也俗稱老人痴呆症(但醫界不建議使用此名稱)。根據澳洲 2015 統計局,老人失智症的死亡病例節節攀升。光是過去一年就增加了 5%,而在過去的五年內,其增幅超過了 30%。老人失智症現已成為澳洲人死亡的第二大原因。而老人失智最常見的類型是大眾所熟悉的阿爾茨海默氏症。

 

悉尼新南威爾士藝術博物館的失智症藝術治療

 

Joyce Kao
請問可以使用照片嗎?作業可能需要用到 謝謝你的分享讓我又知道了一個新知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