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旅者

在德國南方黑森林漫步,一望無際的森林,郁郁葱葱草原在那陽光映射下反射出清晨露珠,時不時的傳統房舍,還可見到那原木鏽蝕痕跡。

我是在那遇見那兩兄弟的。

007

穿著輕鬆,帶著大小行李,滿身大汗的行走,我們在一處樹蔭下休息時相遇,他們的筋疲力竭與我差不到哪裡去。鋪上隨身攜帶的墊子,分享了一些食糧,也就聊起來了。

簡短自我介紹,輕鬆閒聊彼此生活。

那兩位臉孔相似的年輕兄弟歲數與我差不多,他們才剛大學畢業,就讀語言學,文字對他們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兄長問我,為什麼旅行?

喝了口水緩衝一下,苦思著怎麼回答。

旅行…為了找尋為什麼旅行。我回答出一個很詭異的答覆,自己反而先噗哧笑了出來,兄弟檔也跟著大笑。他們說這回答太有意思了。

你們呢?為什麼旅行?我問。

為了收集故事,那些屬於尋常百姓們的故事。弟弟說。

 

他們已經旅行很長一段時間了,是幾年呢?自己也不太清楚了。

走遍無數貧村與農舍,收集那些屬於社會底層的故事、收集那些社會底層的心聲。

旅行各地,造訪許多被遺忘的角落。

他們想寫一本故事書,給德國人民看的故事書、富含寓意的故事書。

不再是讚揚那些名流貴族、不再是刻畫那些浮華生活。單純的樸實故事,一本屬於民間的故事書。

為此旅行了許久,走遍各地。

收起那輕鬆臉孔,我仔細聆聽。他們是值得尊敬的人。

彼此分享了一些旅途故事、所見所聞。他們的故事很豐富,有講述兄妹的、有講述繼母的、而更多更多是用動物去比喻的。

我聽得入神。

相會的時間很短,也就一頓野餐,之後便踏上不同的旅程。

我再也沒見過他們。

但時不時的,會想起他們的故事,與他們的信念。

 

第二個旅者,相會的方式很有趣,那是攔路搭車認識的。

在路邊舉著大大牌子,天氣是炙熱的艷陽天,在往前往後都一望無邊際的荒地道路上,除了身後的加油站此外無它。

等了兩個小時,經過的車加在一起不到三輛。

願意載我的則沒有。

回顧那幾天的攔路搭車之旅,不得不心中大罵那些旅行書籍,把攔路搭車形容的那麼輕鬆美好,但沒有附註前提是女性,那些作者往往長得也不差。

廢話。

若是身材姣好的女性,乾脆穿著比基尼,應該馬上有人來載,不順路的也甚至都繞路去載一程。

腦袋胡思亂想時,駛進一台老舊哈雷機車。

10959855_772352876184224_2286270184807207668_n_wide-84686dc93709444708c864ee13741a2ccba63743-s1100-c85

上面坐著兩個人。一看,沒機會了。

坐在機車上面的兩人走下來加油,

一位穿著破舊的外套與穿著,風帽與過時的護目鏡,對我點了點頭便跑去加油。由於認不清臉,姑且叫他護目鏡吧。

倒是後座那名青年聊了起來。

用手將被風吹亂的頭髮撥回整齊旁分,配上那刮得乾淨的鬍子,又儼然成了位紳士,與第一眼的狂放印象大為不同。

「Hola!」他露出大大微笑,用西語跟我交談。

你在等什麼?

我正在等接我一程的人。

要去哪?

哪裡有路,就往哪去。

他眉毛挑了一下,望著我點了點頭,認為我的回答很有趣。

 

護目鏡已將機車加滿油,跟我交談的那位青年則跟他交談了一下,他們西語說的極快,我無法聽懂。

護目鏡轉向我點了點頭。

「上車。」青年說。

我愣了一下,以為是兩位坐滿了的,沒想到他們竟不嫌棄讓我擠一擠。

「上車吧,來。」青年見我愣住,再度提出邀約。

我便這樣坐上了他們的車。

 

一台哈雷機車座位不算大,分三個人坐,在最後的我幾乎只能坐一半。

還沒加上行李。他們的行李很多,我的也不少。

若不是機車是鐵做的、是吃油的,旁人見到這麼多我們三人所團成的龐然大物,一定會認為虐待動物。

沒有安全帽,瞇著眼睛有一句沒一句聊著。

雙手張開感受疾風呼嘯。

有些自以為豪放的狼狽,但總算是在路上了。

 

騎了兩個小時,載到一處小鎮,機車停了下來。

青年說,前方是大城,警察會抓超載,只能載到這裡了。

我說,讓我請你們吃一頓表達感謝吧。這個時間點,早過了午餐時間,其實大家都餓壞了。

我們在餐館點了些平價餐點。

 

護目鏡與青年其實都是大學生,一個讀生化、一個讀醫學,他們都快畢業了。

相約騎著摩托車四處旅行,雖然他們去了更多地方,不是機車能抵達的。

青年問我,為什麼旅行?

咀嚼著口中蔬菜,也咀嚼著思緒。

…因為還有一些事情值得去發掘、還有一些人們值得去認識。我說。

也旅行了一陣子,遇見的人與事,讓我有了一些感觸,我想更去了解他們。

護目鏡與青年點點頭表示認可。

 

你呢?為什麼旅行?我反問。

青年輕咳兩聲,護目鏡說他的肺不好,有著氣喘。

待咳嗽停止,青年給出了他的答案。

一開始,旅行是那不羈年少的狂放,是那壯闊山川的景致,是那異鄉風情的艷遇。

旅行的開始,是開心的,旅行也應該是開心的。

而越旅行,越是高興不起來。

見到繁華同時,也見到貧困;見到上層風光無限同時,也見到生存邊緣上掙扎的人們。

見到了貧富懸殊。

見到了階級對立。

見到了種族歧視。

見到了政治壓迫。

青年講到了這裡,停頓下來。護目鏡也不語。

 

隔了一會兒,青年告訴我,他正在寫日記。

記載那旅途上的點滴,與心情。

他寫的故事,是那些正在發生的事實。

那些生老病死、無盡紛亂、矛盾不公。

我陷入沉思,跟他們相比,我實在太渺小、太膚淺。

 

致上最誠摯的感謝,與他們揮別。

他們還有想去的地方,要去的地方,也不再是我這異鄉人能一同旅行的地方。

他們的天空,我只能抬頭觀望,無法飛翔。

 

我們的天空本來就不同,你未來一定也會找到,那片屬於你的天空。離別前青年告訴我。

望著機車駛離,揚起一片塵土,我站在小鎮餐館外久久不語。

我也沒再見過青年,但那畫面常在我腦海中出現。

 

遇見第三位旅者,又是很長一段時間之後了。

更多的事情發生、更多的觀察感悟、更多的心情體悟。

那是個寧靜小鎮,抵達那裏已經是夜晚。末班公車已駛離,又坐不起當地昂貴的計程車,我選擇了走路。

不遠,兩個小時而已。我也早已習慣。

轉入到市郊的一個小社區,一盞微弱的燈火正為我而開。

原本打算隔天早上再前往,老爺爺傳訊給我,說別露宿,他知道那感覺,他會徹夜耐心地等候著我這寄宿旅者。

他是我當晚衝浪沙發的主人。

622

老爺爺年輕時也曾遊歷各地,呵呵笑著的臉上滿是慈祥,他說很羨慕我能到處旅行,讓他想起了年輕時的回憶。

簡短感謝後說,這個年代好旅行了,您那個年代能旅行才是不簡單。雖說自己已簡樸旅行,但老爺爺當年要旅行又更是艱難。

為了節省經費,我還能寄宿老爺爺家,而老爺爺當年只能露宿。

講到過去,老爺爺又想起了很多當時點滴。是阿…當時還是個戰火紛亂的年代呢,我這小夥子能走到這一步,也是命大呢!

老爺爺講述了他曾在歐洲各國的種種,什麼時候遇見了什麼人、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他並無刻意去表現,但談吐已然令人尊敬。一字一句慢慢訴說,我也隨他的記憶潮水捲入那段歲月。

 

第二天起了早,老爺爺身體不好不良於行,無法帶我去逛市區。但熱情的他邀約我當天的晚餐,他煮了許多好菜。

當天晚上又繼續了前夜的話題。

老爺爺問我,為什麼旅行?

我說,我想了解更多事,聽聽那些未曾被注意到的聲音、見到那些不被重視的人們、探訪那些被遺忘的角落。世界很大,我還想學好多、好多。

有那麼一瞬間,老爺爺望著我不語,眼神複雜。

隔了很久,他彷彿想起什麼般說著「好、好、好…」

我好奇地問著他,老爺爺,您說年輕時也旅行過很多,您是為什麼旅行呢?

老爺爺忽然又回到沉默,頭低低望著餐桌,似乎在回憶什麼,我緊張的以為問錯問題了。

有如時間靜止般,那短短幾分鐘只覺好幾小時,老爺爺豁然抬起頭望著遠方,說起他的故事。

 

他仍是孩童時,有幾次因為貧窮差點餓死。

工作一個接著一個換,總是學不好。

好不容易得到資助上學,老師不喜歡他的怪異表現,被痛罵是家常便飯。

他人生最黑暗的時候,就是那童年。

 

遠離家鄉,他開始寫。

流浪各處,他繼續寫。

開始寫著許多故事,筆下的角色豐富,從國王到公主、從夜鶯到小鴨。

有的諷刺、有的反應時勢,但不論是哪種角色,其實都是他自己的故事,每個人生階段的映射。

他想寫,給兒童看的書,給人們看的書。

寫著寫著,有一天你會發現,你的經歷就是一個最好的故事。老爺爺說。

你就會是那本最精采的書。

 

老爺爺一輩子經歷不少事情,他的話富含哲理,與人生智慧。

好事情、壞事情,但無論如何都是趟好的旅程。他說。

我點頭表示同意,過了這麼長時間,高潮低谷、開心沮喪,曾經的玩世不恭想法消褪去不少。

總有一天,你會有著屬於自己的故事。老爺爺當夜的結語。

 

第三天清晨我便離開了。

臨行前,老爺爺站在門口與我揮別。

他說,你也是個有經驗的旅行者了,我無須擔心你的旅程。真的要給你個期許,就是將那些故事寫下吧。讓其他人們也看看,那些你所見到的事與人…那些你自己的故事。

當時的我,點點頭以為懂了。

好久好久以後,我才明白他的話。

 

這是我旅途所遇過的旅者。

第一對旅者,他們正在收集故事。

第二位旅者,他正記錄著故事。

第三位旅者,他寫下了屬於自己的故事。

他們全部,都對我的旅程有著極為重要的影響。

 

對,讀到這裡,相信你早已注意到,他們都是很知名的人物。

可惜時代不同,無緣與他們相遇。

我是多麼希望,可惜只能緬懷。

旅途上的種種因緣際會,讓我接觸到他們的人生,探索他們的曾經,走訪他們足跡曾到達的地方。

冥冥中自有安排般,不刻意安排旅程的我,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接觸到了他們的故事,而他們的故事也影響了我的旅程很多。

也因此有了今天的我,也才看得到那些故事。

 

感謝有機會在旅途上認識他們,他們也在我往後的旅途上,給予無數動力與方向。

旅程,很長。高低起伏,我持續寫著。

路途,很遠。絕境險阻,我持續寫著。

歸期,很久。失落挫折,我持續寫著。

從收集故事,到記錄故事,到屬於自己的故事。

豪飲千江水、踏遍天涯路。

 

若問我,出國這三年,得到些什麼?

我會望著你笑一笑並回答,這三年,得到了一些故事。

你不一定懂得,也許跟我當時一樣,點點頭,以為自己懂了。

只是有時候,你會發現我望著那樹林不發一語。

只是有時候,你會發現我盯著那天空久久出神。

只是有時候,你會發現我看著那老者,想起了些什麼。

朋友,請你不要訝異。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過往,那群曾遇過的旅者。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