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的變身塔 (Pre Rup)

現在想起來,當時會去想去吳哥窟最大的原因追本溯源柬埔寨這個國家就是個謎啊(還是只有我這覺得?)再者,基本上這年頭要當旅遊部落客,現在才來寫歐美線或是日本線文章也應該排到馬里亞納海溝底了,根本走在時代的末端。摸著自己已被 Chopin(敝人所養的小獵犬)叼走的良心,眼睛都沒眨一下就決定去 CP 值高的吳哥窟插旗。

吳哥窟旅遊書上都推薦遊客到巴肯山 (Phnom Bakheng)上看夕陽,特別是其中有一段路可以騎大象把你載上山 – 我絕對不會否認自己的重點錯到只在乎騎大象的橋段。

不過我最後沒選擇去巴肯山,你問為什麼? 飯店泳池畔歐洲夫妻檔誇張的搖著頭告訴我們:「上去只有一片人海」,我就知道這地方壞掉了不能去!也因此,我最後聽從地頭蛇經理推薦的變身塔 (Pre‐Rup) 上看夕陽。從市區到在大吳哥範圍的變身塔一趟坐 tuk tuk以最高時速 50 公里奔馳也要將近 40 分鐘,為了避免太晚出發最後只能塞在車陣中等天黑,我在背包裡塞上兩瓶冰涼的吳哥啤酒就出發了。

DSC_2772

下午 5 點,空氣還是有些潮濕,整件背心仍黏在我的背上, 卻覺得總算降溫許多。雖然我很喜歡陽光,卻對濕度忍受度極低。吳哥的白天實在不適合人在外走動,連我人生夢想成為焦糖色女孩都認為這太陽會把人直接變成烤焦的土著,就更不要講那些在台灣努力維持白皙的女孩們會想要在下午 3 點以前走在吳哥城裡。

我半身靠在 tuk tuk 兩側的木頭圍欄上,向馬路上遙遙望去。在這時一定要想像自己是波登,在不熟悉的異國城市裡在嘟嘟車上瀟灑的喝著啤酒 – 旅遊節目裡的玩家都要來上這一幕,我旅遊部落客豈能輸人!

其實暹粒的市區並不特別吸引人,大部份是很單調而且牆角都殘破的水泥建築。除了專門開給遊客的商店冷氣燈光一應俱全外,許多店面讓我想起小時後巷口那間雖然裝了燈,但為了省錢所以永遠都很暗的雜貨店。即使暹粒已是旅遊重鎮,發展仍然貧脊有限。還好在遊客中心買完吳哥城票卷後,過不久就到變身塔了,否則在輕鬆的旅行中思考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實在太沈重。

變身塔共有五座寺塔,剛被司機放下時我倒吸了一口氣。其實在黃昏之際,它看起來既宏偉又壯麗。從底部到頂層需要爬的階梯比我在健身房裡練臀部的還難踩,不過後來的幾天裡我才發現,比起其他更高難度的寺廟,變身塔只是小 case。

DSC_2809

建於西元 961 年的這座神廟利用石塊堆砌出一層又一層的雄偉與莊重。變身塔據說是國王羅貞陀羅跋摩二世為了自己往生時火化而蓋的神廟。在當時國王被認為是天上的神暫時到人間統治,因此肉體的死亡不代表生命的終止。生命只是以不同的形式轉化並延續,也因此火化的儀式與意義格外重要。說到這點其實我還蠻相信的,因為我自己曾經看過靈魂之類的東西。所以我對於肉體死亡後會發生的事都很有興趣,基本上我就是那個 57 台現代啟示錄的忠實觀眾。所有關於怪力亂神還有外星人的話題都會吸引我的注意力!

DSC_2784

我在出發前,特別先看了蔣勳老師的吳哥之美。他特別提到變身塔的工法非常嚴謹 ; 當時建造考量到將石塊交錯疊起其實比單獨排列一排的石塊還要更穩固許多。而變身塔其實是神山的造型,底層是 50 公尺的壇底,而中央最高的寺塔象徵的則是眾神居住的須彌山 (Mt. Meru)。從底層仰望頂部並無法直接看到寺塔的門,我們必須要走上一層一層的台階爬山似的小心翼翼注意自己的腳步,保持絕對的專注後,越往上爬,心裡自然越無雜念,每一步都像是為了準備好自己虔誠的信仰做準備。

DSC07656

我坐在塔緣邊,瞥見底層那個傳說中火葬國王肉身的四方平台,覺得宗教裡的輪迴也是一種自然間的循環 – 就像不遠處的叢林水平線上通紅即將下沉的日落與明天破曉之初的黎明也是相同一個太陽。只是我們雖然理解自然間的周而復始,卻似乎無法輕鬆看待自己與身邊所愛的人終究在這輪迴中。

DSC07633DSC_2839

Screen Shot 2015-09-03 at 下午6.41.55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Culture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