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列車

17

 

不能見光的 就像在搭一台宇宙列車

只有在脫離一切的遙遠太空

才有兩人相遇的空間

我們就在冰冷的機艙裡睡著了

一切都是秘密

滿意又痛苦

 

之前有人告訴我,我的詩裡面有很多搭乘交通工具、流動、行走的意象。

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呢,大概自始我們都是一直漂流著的吧,移動的車廂對我而言意義深遠,通勤時間也是最頻繁的寫作場景。住在沒有捷運的地方,常常一個人搭到底站,寬大的車廂令我安心。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