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劇本的焦慮,下一步的焦慮

真是自慚形穢,回顧起自己第一次拿起劇本的經驗真叫人遮遮掩掩。畢竟是第一次,不談演得如何,連劇本都不太會讀的第一次,將自己硬生生地放在攝影機前,當時也不以為異,認為自己演技尚可。於現在回想,每次──每次都困惑:為何當時自己怎麼會有自信?為什麼會有勇氣讀著拙劣的劇本,呈現糟糕的演技,如此斷送了那寶貴的第一次。

那時是一個嘗試,嘗試自己如果是編劇、是導演、是演員並且沒有花費任何成本的方式下,我能夠完成到什麼階段,當然最後的結果也再再顯示自己有多糟糕。我的運氣不是非常好,也不是一位天才,因此要觸及成功,必須先經過拙劣,一步一步地邁進,雖然走得跌跌撞撞,也曾坎坷,一道一道的難關與挑戰,我將其當作在淬鍊自己。

寫完劇本,面對大約 8 分鐘篇幅的影片,腦中已經有確定的畫面,也看見自己應該說出的對白,沒有思考太多,當捲動開始的那一刻,衝進現場,說出預定好的對白。後來,憑藉自己喜歡的演員與他們的演出及作品,才慢慢了解演戲的雛形,從中我參考了:李奧納多‧迪卡皮歐的沉重、勞勃·狄尼洛地征服、湯姆‧漢克地清晰、馬修‧麥康納的真實、李立群地自然、李國修的精鍊、金士傑地流暢。可是,我沒有任何辦法模仿或綜合特質來詮釋角色。

於是,我開始接觸舞台劇,電影與舞台劇的形式不同,因此兩者不太能夠融合混談。但是,卻因一位知名的舞台劇相聲演員開起了我對演戲的另一項觀念──他指出:一位演員最重要的不是視覺,也不是口才;而是聽覺!打開你的耳朵用心聽,聽到心理面去,隨之說出的對白就是正確的!那是你最真實的反應!

於此,不禁讓我想起艾爾‧帕西諾曾說過:演員是一個騙子,他的工作就是要不斷地撒謊。如果要行騙,那我們的行為必須貼近真實,因此需要將耳朵打開,舉手投足、字字句句皆要有一定的根基,讓觀眾知道你是真實的人物,為了達成真實,在第二次拿起劇本時,我開始焦慮。

第一頁的第六句對白,那是一句貫口,代表我需要一氣呵成地說完,節奏正確、隱約換氣。而這一句對白,我練習了兩天。原文是:「我不願對待,我不願對待不完整的妳。妳告訴我理由不具名,因此理由全都虛幻!謊言很美麗,沒有人能戒掉,我沒有思考妳會如何對待,在妳面前,我沒有謊言也沒有理言。因為妳我改變了自己、因為妳我拋棄理言與謊言,妳建立了我們的基礎──到底是什麼──到底是誰讓妳不完整?」

如果現在要我重新演繹一次,肯定瘋狂吃螺絲!但那卻是最有趣的兩天,雖然很焦慮,睡眠品質受到影響。而倘若沒有那時的逼迫與焦慮也不會也不會察覺自己慢慢學會讀劇本,透過劇本深入角色,從中獲得角色的設定與特質,挖掘心境,以角色的邏輯思考下一步,烏塔‧哈根也在「演員的挑戰」提到:演員在舞台上的都有個目的,目的只有演員本身最清楚,因此,我現在正上演自己事業的創辦人暨執行長,那我的目的是什麼?下一步該如何走?

我編寫劇本,畫面的呈現方式也依據構想慢慢浮現,我正面臨──該如何執行以及確保沒有錯誤,並且,上述一切都建立在知道自己如何走出下一步。現在,我不知道該如何跨出那一步,這種感覺非常無奈,就像一位演員不論怎麼演都不對,無法進入狀況,即便已經非常用力,卻越來越糟。

時間不斷前進,必須逼迫自己走出下一步,即便會走錯也要邁出下一步。我們喜歡的演員多數經過不斷地忘詞、吃螺絲、無法進入角色等等情況,從中一點一滴地學習自己該如何完成現在的角色。僅管角色只有一句對白,也要將其詮釋完美。一位熟練的演員很快就抓住角色,以非常正確又精彩的方式呈現。如同一位營運長快速地抓住策略核心,迅速地跨出第一步,完成發展策略。

因此,目前所有的錯誤都是淬鍊自己成為一位成功的演員,我必須忘詞、我必須吃螺絲、我必須無法進入角色、我必須因為所有狀況而感到無奈,直到我能夠迅速又精準地走出下一步、直至我沒有下一步應該怎麼走的焦慮,當焦慮被拋棄,那我將能捲動至一個階段。

有任何需求請寄信至 screenwriterleo@gmail.co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生活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