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錫鈞畫你的故事

[決定]

「一旦我們聽到神呼召的聲音,而沒有順服的跟隨去做,我們內裡便會失卻快樂。」by 魯益師(C.S.Lewis)

2012  年我在墨爾本做了一年街頭畫家,結束後我回到台灣休息一陣子,因為私人生活上發生一些難過的事,我的法國友人一直鼓勵我去巴黎找他,便決定在第二年去澳洲之前先去歐洲散心,也順便為我第二年回澳洲的擺攤生活充電。正當我要啟程的前一個月,遇到多年不見、正離職不久也變得不快樂的黃錫鈞;他聽了我的故事後,毅然決然地跟我展開了長達三個月的歐洲之旅,而這段在異地生活的時光成為這幾年來黃錫鈞新的創作起點,也開啟了他街上擺攤賣畫的路。

而自從 2013 年底我們從歐洲回來之後,為了要處理我在墨爾本租房的事,我被迫在一個月內回到澳洲。遠在台灣的他面臨兩種想法在他心中爭論著,一方說歐洲的旅行結束了,也許應該要好好面對社會最在意的現實,來看看接下來要做什麼工作。另一方面,在法國時積極作畫的經驗,讓他深刻感受到他的生命中,從來沒有這麼對的狀態。源源不絕的創造力讓他感受到對自己的滿意,他人對作品的回饋也正面不斷;試問自己,難道創作、畫畫,不是最適合自己做的事嗎?我說服他如果不繼續發展他的長才,會非常可惜,於是過了幾個月的思考,最後他也打包了他的顏料和作品,朝墨爾本飛來。

10302110_656166241099895_6659369998702502341_n
照片攝於 2014 年的墨爾本,玫瑰市集

 

[墨爾本街頭]

街頭文化豐富是墨爾本的一大特色,一個月兩次的審核,讓有才藝的非澳洲籍的外國人也可以在街上一展長才。不過畫畫的規定和其他表演類的規定稍有不同,許可證費用也相對高。也許是因為表演類是可以隨欣賞者己意去用金錢表達心意,而畫畫類因為有實際上物件的交易,所以更接近 Street Trading。也許因為如此單位認定畫畫收入會比表演類的還要高。

記得當時,負責街頭藝人審核的市府單位特別問我完成一張畫的時間會需要多久,三十分鐘這個答案似乎讓他們很滿意。這是比較普及的街頭肖像畫模式:快狠準加上低價競爭,不過黃錫鈞跟我都是一樣,我們不想因大眾市場所需畫出三十分鐘以內就完成的作品,那樣的畫也許可以滿足大部分的客人或畫家,但滿足不了我們,我們都知道自己不適合這樣的方式。我們情感豐富又非常浪漫,除了收入之外,我們也想追求忠於自己創作的質;於是拿到街頭藝人證照後,我們都決定做些不一樣的事。

不難從黃錫鈞在法國發展的作品感受到一種戲劇化的美與故事感。儘管觀者不一定有去過他畫的那些地點,卻讓人有種想置身在畫裡的嚮往;能給人溫暖與愛的感覺,也是一種能力。所以他決定除了販售自己個人創作的周邊以外,還多了為人客製畫的服務:「Paint your story」用畫記錄下屬於他們的故事。而會找他作畫的客人也多半不只是想要只是畫得像而已,也都會跟黃錫鈞分享背後的故事,而這些故事也成為養分,融入黃錫鈞的創作之中。

 

[Paint your story]

就讓我們來欣賞這一年黃錫鈞在墨爾本擺攤時客製化的作品吧!(以下作品內容是黃錫鈞口述,Bee 整理) 1510720_659107544130770_332956208_n
男孩的媽媽告訴女孩:「我兒子很喜歡看電影,他終於找到一個可以陪他看電影的女生了。」
而女孩自從和他在一起之後也發現,原來自己這麼會看電影。就這樣,兩個人生活在一起,品味電影,討論電影。每年的結婚紀念日,他們都會再一次看王家衛的 " 東邪西毒 “。

 

2
擺市集的時候一個男生來找我,並且和我分享許多他與女友的照片,他臉上洋溢著幸福:「這張照片是我們哪一年在哪裡跨年、這張是我們去了哪裡哪裡、那天怎樣、我們很開心……」

他想要陽光灑在他女朋友身上,就像他的愛圍繞著她一般。

因為聽了太多他們的事,看了他們很多照片,在作畫中也因為一直看著他女友的照片,我就會一直想看看她在現實生活中的樣子。一週過後,畫中女主角來拿畫時,我覺得好酷喔! 本人欸! 出現了 !

想像中,她男朋友也許這樣跟她說:「星期六,請妳走進玫瑰市集裡,往左轉,會看到一個穿全黑的亞洲男生在畫架前,跟他說妳要來拿個東西。」於是男友精心準備的驚喜和感動就這樣跳出來。

IMG_8216

她說我的畫只是讓她看一眼,就抓住她的心了。看到我在這邊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而且是藝術,讓她覺得非常不容易也覺得很好。

她一直跟我聊她老公的事,她老公一直夢想當音樂家,雖然他會拉大提琴,但礙於現實沒有踏出這一步,不過還是常常把想做音樂的這個念頭一直掛念在心裡,並常常有意無意間提起。於是他們夢想未來這一兩年,可以一起開一家咖啡店,讓這家咖啡店充滿他們喜歡的風格和音樂。

她帶了一些他們喜歡的音樂咖啡店和他老公的照片和我討論,我選了一間以黑膠唱片作為裝飾的咖啡店作為場景,並加上大提琴在主角身旁。也許當他收到畫,會感覺其實夢想就近在眼前。
anna
一個韓國藉的女生,在雪梨當牙醫,時常會來墨爾本進修,很喜歡我的畫。她希望我可以教她畫畫,因此市區裡的一家咖啡店就成了我們的教室。第一次我們找了一張照片,用鉛筆畫出了一個小孩,我跟她大略解釋了如何構圖還有光影和形狀還有一些該注意的技巧;第二堂課她說希望我能教她畫她爸爸,也想把這張畫寄給她遠在韓國的爸爸當生日禮物。

因為她爸爸很喜歡打高爾夫,因此背景是球場。構完圖後,顏色才剛開始描繪,她卻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她解釋說因為她很思念父母。我們聊到彼此的爸媽,我也跟她說:「我希望我能做個好兒子,能做讓父母引以為榮的兒子,不要讓他們掛念擔心。」語畢,我也流下眼淚。她跟我說:「你已經做到了,你現在就是。」稍待時間讓情緒稍微沈澱,一段旋律傳入耳中「這是我爸喜歡的歌!」她說,咖啡店播放的音樂讓她忍不住破涕為笑。

我也笑了,我們拿起的飲料乾杯:「敬爸媽!」

 

10256182_639538116096041_8018082733034043932_n拷貝
交往週年禮物!她給我選擇三張照片來畫,都是臉部五官不清楚的,通常別人被畫,都會希望五官畫得越清楚、越準確、越好。所以我覺得她跟我也很像,不追求像,只在乎那個情境。
這女孩選的照片,都跟我喜歡的意境很像,讓畫面去說話,就夠了。

 

11204014_833388243377693_8918669235334603762_n

我在畫這對情侶時,也會看著照片想像他們當時的樣子。感覺照片裡的他們那個時候很開心,穿著印第安的服飾還拿著酒,像是一個 Party 的場合,來找我拿畫時看起來打扮就比較平常了。

經過半年多我又無意間看到我那時候畫的這張。不知道他們現在怎樣,感情是不是還是很好?搞不好分了,或還是在一起,但沒那麼甜了;或還是很甜,搞不好要結婚了……. 感情能夠很好、很持久這件事,真的覺得很不容易。但我覺得真的是兩個人在一起很開心過, 這樣就很棒了,那之後就帶著美好的回憶,各自在自己的人生目標上繼續加油。

22拷貝

在亞拉河邊擺沒多久,就遇到這位客人。這位男士來請我畫這三個性感女,跟我說這都是他老婆。但我很確定,她們應該是三個不同的人。通常別人看到我的攤位,對我的畫風評價是覺得溫暖,即便我沒有刻意歸類要走這樣創作的風格,要我畫這種風格的照片也太跳痛了。

 

[連結]

當我發現,會來找我畫的人和我一樣,都會有想保存某個時刻的感情與想法。所以我的畫,會投射出他們的期待與心中的理想樣貌;有別於一般時間有限的肖像畫,會多了一份彼此了解的情誼和交流。被欣賞,就像是彼此找到知音一樣。在作畫的過程,我會有一種跑到人家世界去玩耍的感覺,好像不小心,掉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也會有被邀請的開心。

所以時常還會與客人變成朋友,會交心、還會一起出去玩,這樣的回憶很多。每個客人,或深或淺,我有時候想到他們,還是會覺得很高興有這樣的緣分。

現在回到台灣或過一段日子後去英國,會以自己的創作為主,但仍可接受訂製。每次接畫的訂價按尺寸、人物數量、複雜程度而做增減,有時會看情況到周到月;也希望找我畫畫的人,是喜歡我的畫,願意了解我的想法,和我相似的人。

 

更多作品請至臉書粉絲團 Huang Hsi Chun 黃錫鈞

和 Bee & Hsi 官方網站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