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戀人的非投影 Paul Chan 古根漢個展

文│邵容謙 圖│古根漢美術館

 SP01-1紐約古根漢美術館(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新戀人的非投影」(Nonprojections for New Lovers)展場一景。Photo: David Heald  ©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華裔美籍藝術家陳佩之(Paul Chan)去年底獲得古根漢美術館頒發的 Hugo Boss 獎,同樣曾獲 Hugo Boss 獎的藝術家有傅丹(Danh Vo)和提拉凡尼加(Rirkrit Tiravanija)等人,今年陳佩之更是同麥昆(Steve McQueen)、安侯(Camille Henrot)等實力堅強的藝術家一起競爭。陳佩之活躍藝壇多年,曾受邀於許多重量級雙年展展出,早期被定位為政治性藝術家,但於 2009 年後鮮有個展或新作發表。這次獲獎之後,紐約古根漢美術館在今年 3 月展出其個展「新戀人的非投影」(Nonprojections for New Lovers)。展場中,裝置作品《非投影》(Nonprojections)零落地散布於地面,另一邊,三本與三位作家、藝術家合作出版的《新戀人》(New Lovers)言情小說集中呈擺在近入口處,故事內容乍看和一般言情小說無異,但於故事設定上有些不同,例如其中一本便是描述藝術家和策展人之間的情慾關係,非常露骨。

 

陳佩之利用文字和文學做為創作媒材已久,他在 2010 年創辦的荒原無限出版社(Badlands Unlimited)亦出版過許多他的作品。去年在《陳佩之文集,2000-2014》(Paul Chan: Selected Writings 2000-2014)出版宣傳期間,他舉辦多場題為「奧德修斯做為藝術家」(Odysseus as Artist)的演講,演講中他以奧德修斯是首位欺騙神祇而達到個人目的的人類為例,進一步討論透過詭計和欺騙達到利益的過程;他說,藝術就是種詭計,利用藝術欺騙觀眾去達到某種結論。《非投影》的投影機並沒有投影任何影像,像是在反映他所提的詭計的概念。展場中的三本言情小說,則如此認真地擔當著自己的角色,也給人一種似真似假的幻覺,畢竟「藝術中的真實」通常是有條件的真實,觀眾可以很容易找到真與假之間的邊際。

 SP01-2紐約古根漢美術館(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新戀人的非投影」(Nonprojections for New Lovers)展場一景。Photo: David Heald  ©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SP01-3陳佩之 Paul Chen│新戀人 New Lovers 六本書 2015 Photo: David Heald ©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我在一次與謝德慶的聊談中,他提到對他來說藝術和生活是一樣的事情,他以相同的時間序來看待兩者,但透過某些形式的轉換,生活就成了藝術。在生活和藝術之間的轉換,那個「形式」,在陳佩之眼中是種「手段」,這個「形式」和「欺騙」之間的關係使我念念不忘。陳佩之於書中形容他和策展人歐布希特(Hans-Ulrich Obrist)的交流,使我對於他口中的「欺騙」有另一層的想像:「我們(陳佩之與歐布希特)發現自己正從容使用著、並分享著『我們的語言』中。我並不是說像是英語或阿拉伯語的語言,我是說另一種語言,一種表達任何值得理解知識、值得行動、還有值得尋找事物的語言,一種可以真正表達我們的歸屬的語言。」(註)我猜想在陳佩之的世界裡,很多事物是流動性的。藝術是種語言,傳達這些流動的意識。每個概念都需要艘船承載,這艘船可以是語言,或是任何感到適當的載體。陳佩之不只是利用媒材創作,同時也質疑媒材,他的創作已經超越「形式」和「手段」,因為那只是他作品中的一部分。看完陳佩之在古根漢的展覽後,我幻想著他像是奧德修斯般試圖欺騙神祇,但我不知道他想回到的家鄉是哪裡。

 SP01-4陳佩之(Paul Chan)《新戀人》(New Lovers)一作的宣傳照,圖中模特兒為 Jasper Briggs and Alexandra Marzella。Courtesy of Badlands Unlimited

 

 

註 Paul Chan, Paul Chan: Selected Writings 2000–2014 (New York: Badlands Unlimited, 2014) p. 357.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