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像折返與機械重複運轉的影像獨白

文|吳樹安 圖|就在藝術空間

 

SP03-1「TERRAIN澤拓個展」展覽現場一景。

 

1977 年出生日本,並於 1996 年移居英國的藝術家澤拓(Hiraki Sawa)雖仍屬人生的青年階段,但數之不盡的國際雙年展參展資歷,已是眾所皆知的影像創作者;同時,正因為此前澤拓已多次來台參展,故對許多專業觀眾而言並不陌生。畢業於雕塑主修的澤拓,其影像、動畫、裝置等創作起於千禧年後,即便至今已持續十餘年,但藝術家卻未曾賦予其系列性的區分或統一性的核心命題。在過去的展演經驗中,基於影像的內容、節奏與氣氛,澤拓的創作經常被描述為充滿詩意、憂鬱、童年記憶、文學氣息的超現實影像。而本次於就在藝術空間推出的首次在台個展中,穿梭在各個影像中的木馬、山羊、飛機、齒輪等符號不斷反覆現身,以及刻意佈置的鏡像折返與機械重複運轉等,亦讓人不難想起拉岡精神分析(Lacanian Psychoanalysis)中的鏡像階段(mirror stage)、凝視(gaze)、碎裂主體(fractal subject)等概念,並將其創作與複雜的自我認同命題或精神探索連為一氣。即便藝術家對其作品散發出的特性不予以否認,但對具雕塑背景的澤拓而言,其創作靈感源頭並非出自如學者般的理論考究,亦非對影像敘事與相關結構的細究,而是於自家工作室透過木工手作的緩慢過程的自我沉澱與感受,並使其自然醞釀而出的心靈顯影。

 

SP03-2澤拓Hiraki SawaSleeping Machine II

 

SP03-3澤拓Hiraki SawaSleeping Machine II 單頻道錄像、黑白、立體聲 5’40” 2015

 

即便未有明確的系列與主軸,而是將每件作品都視為獨立個體,並以極富個人特性的美學手法於其中反覆延展,但對澤拓而言,這一起自 1996 年的創作之路仍然有始終貫串其中的核心特性──時間與空間的不確定性──正如飛機不僅可移動到任何地方,且當其跨越時區時亦將伴隨著時間扭曲的特性;而摩天輪或齒輪於特定場景中的反覆循環,亦提示著這一份直指永恆重複的弔詭樣態。正如同夢境帶給人們那似曾相似又陌生詭譎的離似感,澤拓的詩性影像總是遊走於現實與反現實的間隙之間,並召喚著觀眾的目光與之同行,一同體驗充滿感性傳遞與思維空間的富饒場景。澤拓強調,其一方面經常把錄像想像成繪畫的創作,與此同時也特別迷戀文學作品帶給觀眾那既真實又虛幻的虛構敘事,也因此即便影像中的符碼搬演不無意識流之特性難以客觀解讀,但藝術家重視的更是如何在短短的數分鐘內,透過影像給予觀眾有如行走於奇幻世界的直接體驗。切開了多餘的理論思辨與敘事主題,澤拓的影像裝置帶有隱晦難解的疏離,卻又同時保有奠基於直接與個人化的藝術向度。或許正是基於這樣的偏好,我們才得以於其創作中看見一份珍貴的純真,並與藝術家一同回到藝術魅力的起源──那難以透過其它途徑所轉化傳遞的現場感知體驗──在有如呢喃的詩性空間中,展開關乎生命與美學的探索旅程。

 SP03-4澤拓Hiraki SawaObject for “Under the Box" 石膏 9.2×6.5×4.8cm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