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能不是自殺,也沒割下自己的耳朵 — 梵谷的生命之謎

4865606166_864ff0ba9e_z

他留下那一幅不朽星空,永傳後世。他一生畫風變化也如他的人生般峰迴路轉。當我們談到梵谷時,除了樂談那幾幅經典畫作如《星夜》、《向日葵》、《自畫像》與《夜晚露天咖啡座》等,更是對他短暫而悲劇的一生感到好奇。短短 160 多年間也許離我們似乎不太遠,然而諸多的研究及發現也持續讓這位後印象派畫家成為不僅僅只是位有才的藝術家,卻也是最讓人摸不透的一位。

3883341275_5367c1c2c5_z

  • 畫作中出現最後的晚餐場景

我們可以看到在《夜晚露天咖啡座》這幅圖畫中有一小群客人被畫在咖啡廳的露天座位區裡,看似平凡無奇的社交活動,卻有學者認為這不僅僅於如此。畫中交錯隱晦的細節讓許多人認為梵谷作畫遠比他們第一眼看到時的模樣還要複雜。

「這月光下的一個場景很可能帶有宗教象徵,和達文西《最後的晚餐》不謀而合。」

2248496087_78e5dba5ae

  • 梵谷的畫作也許運用極為複雜的科學理論 –紊流

「當我遇見上帝,我一定要問他兩個問題。相對論與紊流為何存在?我相信他可以回答前者。」— 沃納 . 海森堡

20 世紀德國知名理論物理學家沃納 . 海森堡這句名言道出紊流這個理論的複雜程度,至今仍讓許多科學家百思不解。然而這理論恰好以視覺化的形式呈現在梵谷作品之中,例如《星夜》。部分人認為,在梵谷生命中最動盪的時期如他在精神病院期間,意外挖掘到科學理論藝術的一面。

8984898815_ae4d966872_z

  • 梵谷的向日葵可能是個突變

也許你會發現梵谷的向日葵和你在路邊上看到的不太一樣,喬治亞大學研究者 John Burke 認為梵谷並不是在畫一般人們認為熟悉的向日葵,而是變形種,以至於他看起來像是菊花一樣的模樣,也讓人聯想到有毛茸茸的毛球卡在向日葵的莖上一般。

  • 梵谷可能是色盲

梵谷對於微紅色系的顏色的感知有障礙?日本視覺專家 Kazunori Asad 認為從梵谷畫作當中所習慣使用的冷色系以及其狂放的風格可以找到解答。Asad 所開發了「色覺模擬器」能模擬特定顏色色盲體驗,包含梵谷所可能有的紅色盲症。

「顏色上的不協調和線條的粗糙度已經悄悄消失,而且每幅圖畫的線條和色調都變得十分細膩,這個經驗是多麼美妙。」Asad 部落格

  • 梵谷可能不是親自割下自己的耳朵

也許我們也可以去理解梵谷甚至沒有割下自己耳朵然後將之交給名為 Rachel 的女人?長居於漢堡的歷史學家 Hans Kaufmann 和 Rita Wildegans 堅信梵谷是為了替真正的犯罪者掩飾,他的朋友 Paul Gauguin 和他再一次爭執中將他耳朵割下。這個主張可追朔到梵谷寫給 Gauguin 一封信中所寫「我將會保守秘密,而你也是」的這項證據中。

8419508661_bb24190924_z

  • 梵谷可能不像傳言中的狂躁

雖然他擁有被描述為浮躁創意的名聲,許多歷史學家認為梵谷比大家所想的更傳統更理性。舉例來說,他的作品《臥室》中那強烈的藍色牆壁與黃色地板的對比,帶來令人眼花撩亂以及某一種程度上憂鬱的效果。然而,研究者也發現其圖畫中的藍更接近為紫羅蘭色,與黃色色彩傳統搭配相近,同時色彩整體也較為沈穩。

梵谷美術館的主管 Axel Rüger 說道:「一般人認為梵谷是個狂躁,甚至有輕微精神錯亂,只是湊巧將顏料亂灑於畫布上的神經病罷了。但透過他的畫作你會更清楚的發現他其實是個非常有條理的藝術家,也非常了解自己所用的顏料特性,透過怎麼去運用而畫出一幅幅具有深沉含意的畫作。從這方面來看,我們可以對梵谷更有概念,他是個十分具有目的的藝術家。」

  • 梵谷可能是死於他殺

儘管民間廣為流傳梵谷是死於自殺,但特別行動執行局(Special Operation Execution)卻聲稱事實上這位藝術家於 37 歲時死於一場謀殺案。首先,證據顯示在梵谷射擊了自己的上腹部後,在不太可能的情況下走了將近一英里回自己的房間。

另外,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梵谷想要結束他的生命。極有可能是因為梵谷的高度人氣與扭曲的暴躁人格才會讓他的自殺消息在沒有經過任何法官驗屍的情況下不脛而走。一位不願意透漏姓名的學者告訴《浮華世界(Vanity Fair)》:「有許多不解的謎團圍繞著梵谷的自殺…梵谷也沒有任何想要選擇離開這個世界的念頭。」

  • 他的畫趨於轉為白色調

「顏料粒子就如同夾心硬糖般,紅色是糖果的核心,外面包裹著淡藍色的一層,最外面再包覆著灰色層而聚合成色澤顆粒。」—Hyperallergic

梵谷對於早期以鉛丹或水白鉛礦人工合成的塗料情有獨鍾,可惜的是材料的附著性並不強,某些鮮明的顏色(包含紅色)遇到光照便會迅速褪色。芝加哥藝術學院 Francesca Casadio 表示:「我們至少了解梵谷隨著不同時期而使用不同顏料,但老實說我還是十分驚訝對於鉛丹這種相對較穩定的礦物顏料仍然無法保存在他的畫中。」

  • 同場加映:塵封在耳朵模型內的梵谷遺傳基因

藝術家 Diemut Strebe 做出了藝術愛好者的最極端作品:用梵谷的 DNA 人工製造出他被割下的左耳。事實上,這份 DNA 出自於梵谷的兄弟的曾曾曾孫 Lieuwe van Gogh。如果這沒辦法證明人類文明對於梵谷的癡迷,那還有甚麼能?《衛報(The Guardian)》記者 Jonathan Jones 說:「就如同將聖人的手指,甚至頭顱保存在中世紀大教堂中,與那些基督殉教者並列作為教會珍貴的收藏品一般,這枚耳朵是這個世紀最有成就的畫家所遺留下來最激勵世人的遺物。」

 (文章來源:HuffingtonPost;圖片 1 來源:stella✶;圖片 2 來源:stella✶;圖片 3 來源:uhuru1701;圖片 4 來源:Carlos Cesar Alvarez;圖片 5 來源:Elias Rovielo, CC Liscenced)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