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真男人要訣,所謂的男子氣概究竟是什麼?

eeb3fb22-6a05-4ad5-bef0-6bb190db7113-620x372

在遙遠飄渺的過去,要當男人很簡單。

一開始不外乎是離開學校,然後開始工作、結婚、生小孩、每天喝酒、打高爾夫、短暫的婚外情,然後一輩子沒有真正地說出自己的想法過,最後因為心臟病發死掉,享年 56 歲,差不多如此。

但是到了 21 世紀,當名男人的規則書(而且還是電子書)好像已經被拆解開來(也就腐敗掉了),完全變成另一回事。

怎麼說呢?

因為我可以以男人的身份,倡導女性主義;我可以積極關心女性議題,也可以努力在 2015 年搞清楚到底怎麼樣才算是個男人,而且後者這個問題本身就非常棘手了。就現今的局勢來說,討論男性身份的議題,兩個可能的結果就是:變成極端的男性右派份子,或是像 Reddit 上的 Red Pillers 那種超級沙文主義者。

  • 女性主義崛起,針對男性的貶抑詞彙成為廣泛使用的流行字

我不確定我第一次聽到 mansplaining 是什麼時候。簡單來說,它代表一個男人用有點以上對下的方式,解釋一件事情給女人聽。我只記得我第一次聽到並理解這個字時,就立刻覺得害怕,想著我是否也曾這樣不經意的 mansplaining。

除了這個字以外,還有 manspreading,意思是一個人很沒必要地在公共運輸上,把雙腳張開開,動作大到好像要夾起你大腿間的隱形球一樣。這個字在最近廣為流傳,因為近期紐約大都會運輸署開始了一個特別宣導,重點就是要乘客多留心旁人的私人空間(「老兄,腳別張那麼開,拜託」)。許多報章雜誌(還有 Twitter 與部落格)都注意到了這件事,因而特別從中做報導。

除了上述的兩個字之外,現在有關男性的貶抑詞彙,幾乎是滿坑滿谷。像是 manterrupting、manstanding,還有 manslamming。噢對了,還有 bropropriating,也就是一個男人偷走一個女人的點子,還因此邀功。上面這些字其實都出於一個相同的概念:男人用其權力(不管有意或無意)以說教或是高傲且令人不快的方式,對待女人。

整體來說,他們的「男性反社會行為」勢必會成為他們的性別角色特點,成因則在於他們的「男性敵對身份」。(不客氣,未來的社會學家)。

好聽一點來說,上述提到的字,就是拿來形容自以為是的不討喜男人。但難聽點來講,那些新發明的字,就是要提醒男人們,某程度上你們已經成為對話的 Esc 鍵了。

  • 男女皆然,對於身份認同的渴望,都需要被大力支持

但說真的,不管要從哪個角度來看,這件事並不只有男性需要擔心。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學習當個寬心有氣度的人,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那些被拿來形容討人厭個性的新創字,也不應該造成什麼差別。雖然說,對於這樣的想法,很多反應派的老頑固還會把「女性納粹」這些議題拿進來瞎攪和,但是他們說到底就是錯的。我們確實需要針對男性行為來進行討論,因為整體上來說,一切都是因為失落感。

「基本上,在現在這個時代,沒有人真的知道,所謂的男子氣概是什麼,或是需要它來做什麼。」作家兼記者 Mark Simpson 說。我真的無法否認這句話。好像上個世紀特屬於男人的陽剛、堅忍,以及壓抑的特質,已經開始逝去,而且沒有東西取而代之。

在現今的流行文化範疇裡,我們並不需要去仿效,任何一個特定的既定理想。根據近期針對當代著名男性的調查,包括電影虛構人物和電視及網路上的紅人,其實結果也是極度迥異。我們到底該追求什麼模樣?是像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裡的男主角 Christian Grey 一樣,性格不定,手裡有大把鈔票還有特殊性癖好?還是要像幾近完美的 David Beckham ?還是,我們要把方向調整至叛逆反派的 Dapper Laughs,不斷闖下瘋狂鬧事?又或者,我們該像 Louis CK 在 Louie 中詮釋的那樣,當個不輕信世界的平凡人?

也許, Rob Delaney 在喜劇 Catastrophe 裡扮演的角色會比較貼切: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發生一夜情,女人懷孕,男人想要好好負責。感覺起來他還不錯,在各種情況下,都會想要做正當的事。以個人觀點來說,我就很欣賞溫雅又會說多國語言的希臘財政部長  Yanis Varoufakis,我相信他是那種會在下午邊舉重又邊下棋,同時還會煮大餐給老婆吃的人。

現在,則有一個論點認為,所謂的男性氣概,以陷於危機。在 2013 年,英國工黨的 Diane Abbott 則在一場演講中表示,現在這個世代,已經被困於「不善表達情感的上一代與充滿文化旋風的當代之間,後者包括男性化妝品、白領階級,以及現代化職場」。在 2014 年,南岸中心也舉行其「為名男人」之演說,以週末的時間,對於男性氣概之自然特質轉變,做了諸多討論,貢獻者包括 Jon SnowBilly Bragg,以及 Grayson Perry(今年 11 月還有另一場)。同時,男性心理學會議也將於今年第二次聚集在倫敦大學學院,提出在英國心理學會之下,創立男性心理學部門之概念。

34d54077-31b3-4763-a05f-8bfd5ab86e8b-620x372

  • 體態感官男與木匠美型男為新興詞彙,男性氣概的多樣性完勝上世代

我對於男性氣度的認知,可能會和多數的你們持不同的意見,因為在我的年少時代,都是以專業的摔角手身份(Max Voltage / the Human Dynamo)巡迴英國。我幾乎是看著那些電視裡高大到不切實際的男性長大的,好比肌肉男 Randy Savage 或是 Brutus Beefcake。後來,摔角不再是我的正職,但是對於健身房文化和男性身份的探討,我都還是十分著迷。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開始和 Mark Simpson 有接觸。

Mark Simpson 是針對男性當代處境,具有相當先見之明的評論家。他是第一個在 1994 年,把「都會美型男」等相關主流運動,以時間推近的方式進行紀錄的人。

他同時也在近期,提出「體態感官男」之看法,認為現代的男性越來越在意自己的身型,除了積極維持身材,也不怕將之展示於大眾前,好比運動員加上 AV 男星的合體。

根據 Simpson 的說法,體態感官男是都會美型男的後繼者。他們不只強調髮型,對於身材體魄也極度重視:V 領運動衣、古銅色、爆筋,而且平頭,儼然是 21 世紀的高畫質版男性虛榮之體現。他就像是在俱樂部中跳挑逗舞且手拿野格炸彈的老兄,也像厚臉皮跟你妹妹出門約會的少年,很會握手,也很會聊天,然後你私底下非常希望他死於一場大火。

這樣的體態感官男對乳清蛋白和肌酸的迷戀,和對服飾與打扮的熱愛,是達到相同程度的。要練就這種八塊肌身材,也無疑是全體男性公認最難達到的(就我的經驗來看,要達到這種身材,是需要相當大的時間付出的)。這也就是 Diane Abbott 在演講中所提到的「威而鋼與傑克丹尼爾文化」,彷彿現代男性眼裡無他,只有這個難以到達又被情色化的理想。

如果體態感官男將成為潮流,那男性氣概的未來,也無疑就是要邁向古銅膚色及平頭之路數走。不過,在最近這幾月,出現了另外一個新的詞彙:木匠美型男。他們留鬍鬚,穿法蘭絨襯衫,同時喜歡戶外運動,感覺他們隨時都是從山中小屋出發,前往倫敦東部的某個廣告公司上班。自詡為其中一員的 Denver Nicks 就在 Times 上將此類男性稱為「緊握男子氣度的都會美型男」。最好的例子就是 Ron Swanson,一個在  Parks and Recreation 裡幾乎是回歸自然,又擁有諷刺夾雜真實情感的男子。他心目中的麥加,就是路上的農場商店,而商店的老闆,也同屬於曾經完全住在森林裡,並因為食用長葉樹木而磨損湯匙的人。

Florida News - June 30, 2014

「大眾對於男性氣概,有如此多陳舊但站得住腳的概念,是蠻讓人感到驚奇。」Simpson 說。「就連浪蕩激進的英國饒舌歌手 C4 都不斷告訴我們,真正的男人就是要玩車,在路上留下條條煞車痕,然後邊吃午餐邊看實境節目The Island,情境設定不是在維多利亞時期,而是 1 萬 2 千年前。我在想,如果今天這個實境節目測試的是『何謂真正女性』,那大概就是把一群女人關在嬰兒用品店或是廚房吧」他說。

  • 男性仍難袒露真實情感,賺錢壓力不減,兩性應攜手前進,一同面對更多改變

在歷史學家 George Mosse 的 The Image of Man  一書中,他表示,就西方文化來說,男性氣概和對於當代社會的恐懼和希望,是緊密不可分的。當我們的期盼變成無形狀態,所謂男子氣概的「目的」,也會走向同樣的轉化過程。

現代年輕人已經放棄了老舊的成家立業的想法,對老年人來說,安領退休金這種生活方式,也越來越不穩定。這實屬一種文化變動後的效應。根據國家統計局的報告,男性的自殺率在 2001 年達到高峰,且在 2007 年的下掉之後,又有穩定上升的趨勢。在英格蘭和威爾斯,男性自殺率比女性也高出三倍。不管身邊的人有沒有給予相關的期盼,男性感受到的賺錢壓力,還是十分巨大。

風險最高的年齡層落在 45 到 59 歲之間,因為正當他們攀上事業高峰時,往往也是信貸緊縮來臨的時候。

慈善團體如 Calm, Muted, Sane 以及 Movember Foundation 目前也都致力於對抗憂鬱及心理疾病,但是相較於女性,男性還是比較難向他人坦露內心情感(不管是專業諮詢或友人皆同)。所以,與其執著於何謂男子氣概,上述這個問題似乎更值得我們重視,因為不管是長跑健身房還是久居木林,這些男性所受的趨使都是一樣的:找到他們可以依循的身份和價值。「當人們談到『男性危機』,通常他們在說的都是自己的問題。」Simpson 說。

「他們需要面對的是,現今的男性特質並不是他們想要或是期許的。整個概念都已經改變了,而且在未來,改變只會更多。」他說。

就個人觀點來看,男性價值最根本的改變,與平等的反面是一樣的概念。當男性也開始爭取、支持,並祝賀女性的努力與進展,像是去年發起的 HeForShe,我們也需要在進入文化演進的下一階段時,幫助身邊每一個人。如此一來,個人的男性危機就會敗於個人的男性身份認同。這樣的嘗試只贏無輸,只有自卑感會被拋棄。

 (資料與圖片來源:Guardian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