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夢激流」穎川畫廊陳崑鋒、林葆靈、黃柏勳三人聯展

如果說光影是城市裡的一道道激流,那麼色彩就是浮在激流上的夢……

穎川畫廊「浮夢激流」聯展,集合了三位藝術家身處於城市流變生活中的感受、記憶與想像。讓我們試問一個問題,如果生命的存在是不斷湧動的漩渦,你要如何讓自己不攪進去以維持自身的完整與純粹?對這三位藝術家來說,答案便是勇敢作夢、開心作夢,冷看或者笑看夢裡風景。

 

【林葆靈-「煉光」藝術家的光影迷夢】

對於「煉光」藝術家林葆靈來說,他以用水高度稀釋的顏料在製圖膠片上作畫,讓顏料在某種程度上恣意流動而後慢慢乾去,從內心深處,就是渴望凍結那如激流般易逝的光陰。那些如夢一般美好的象徵物,無論是旋轉木馬、華麗宮廷還是街市夜景,都在流變的時空裡凝結成一片童話的氛圍、劇場的氛圍,一種虛構的真實。「光」與「影」不斷流動易位,藝術家便在抽象與具象間不斷收放、也不斷拉扯,他營造出流動漫漶如同水墨暈染般的畫面效果,要捕捉的正是時空如夢的空間氛圍。

林葆靈, 旋轉木馬 VIII, 墨與壓克力於製圖膠片, 61 x 119cm, 2014

林葆靈, 旋轉木馬 VIII, 墨與壓克力於製圖膠片, 61 x 119cm, 2014

 

黃柏勳-幻彩夢境裡的生命之思

黃柏勳的創作乍看之下異采紛呈、形態萬千,像一個個奇幻之夢;但是,等你靜靜觀賞、融入他畫中世界後,那些色彩與造型就會跳出來,向你演繹著關於存在、記憶、思緒、情感的種種生命狀態。有時如哲人一般孤立於深邃的背景之中,有時無盡蔓延、生生不息;有時匯聚一處眾聲喧嘩,有時又浮遊飄移、無所依托。異常豐富,卻又異常孤獨,這是藝術家內心的狀態,不也是整個城市的生存樣貌嗎?黃柏勳的畫筆,總是從滴流般虛無的形體開始,衍化出種種可觸摸般的肌理與似真亦幻的造型,相信,他正在虛實之間、在夢境現實之間永恆地思辨著…

黃柏勳, 牽手樹, 壓克力, 96x192cm, 2012

黃柏勳, 牽手樹, 壓克力, 96x192cm, 2012

 

陳崑鋒-強光曝曬的城市之夢

對藝術家陳崑鋒而言,他不必去造夢,城市本身在他眼裡就是一個無盡的夢。就像永遠用鏡頭在觀看一般,他將光圈調大、再調大,他讓城市籠罩在炫目的光暈裡,他又不斷伸縮焦距,測量著自身與城市的曖昧距離。看他的布面壓克力作品,好像會被那些光暈吸附到時間的黑洞裡,關於城市的記憶便在那裡恍恍惚惚地湧現、甦醒並且重建。陳崑鋒也常常藉著拼貼、重組,再現繁複的城市影像,藉由對立而又並存的畫面元素調動觀者的思緒與記憶,他在邀你一同入夢呢!

陳崑鋒, 我在中澳遺址, 壓克力, 90x130cm, 2015

陳崑鋒, 我在中澳遺址, 壓克力, 90x130cm, 2015

 

穎川畫廊陳崑鋒、林葆靈、黃柏勳三人聯展

茶會:2015.03.07 (Sat) 3:00pm
展期:2015.03.07 ~ 2015.04.08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