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音樂產業改變的希望!FreeBird:音樂人專屬募資平台

ilid-1024x660

「我以前沒有想過粉絲可以直接參與專輯製作,因為我們都是透過唱片公司。這次(透過募資)是很實驗性的,我自己也很想知道是不是有粉絲願意支持我…… 募資的商品內容除了有我的 CD、我種的米、煙燻飛魚,還可以到南澳一日遊,參與我的生活、看我種田、幫我帶小孩(笑)…… 有這麼豐富的商品,你們是不是應該要參與一下呢?

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有什麼人會這麼喜歡我呢?到底有誰是很想分享我的生活呢?」– 女歌手、第 23 屆金曲獎新人獎得主以莉高露

在 2012 年金曲獎上橫掃「最佳新人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以及「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的女歌手以莉高露,在暌違近四年後宣布推出第二張專輯;但這次,她選擇不和任何一間唱片公司合作,要運用群眾募資的力量,直接邀請粉絲「參與」新輯製作

串連以莉高露和粉絲的中介者是一個新的群眾募資平台:Freebird。它來頭不小,隸屬於台灣土生土長、亞洲成長最快速的群眾募資平台 flyingV。新聞曝光才幾天,人們已經開始說,Freebird 或許是台灣再次引領華文音樂圈的機會,以及改變音樂產業的希望。

  • 唱片公司幾無用武之地,沒錢出唱片就上群眾募資

在最近的電影《曼哈頓戀習曲》中,女主角綺拉奈特莉飾演的創作歌手,以及飾演失業的唱片公司製作人馬克魯法洛,兩人聯手在沒有唱片公司奧援的情況下透過數位世界發行專輯。中國知名歌手胡彥斌也曾在公開場合說過,音樂行業不再需要唱片公司。

對消費者來說,過去唱片公司賣什麼歌,我們就聽什麼;但是網路時代,想聽什麼就下載什麼,歌迷還能透過社群媒體直接和歌手接觸。唱片公司對歌迷沒有意義,歌手的音樂能否出現在網路上比較重要。

對歌手來說,簽約加入唱片公司也已不見得是好事。過去常有獨立音樂人、素人歌手加入唱片公司後曲風就變調的現象,或者為了討好市場,將歌手塑造成「另一個人」,侷限歌手的音樂發展。但是自從 Myspace、Youtube、Soundcloud 這些媒體平台出現,音樂人可以直接面向大眾,不需經過唱片公司「許可」,就能在世人面前一展長才。作品受歡迎或者不受歡迎,回饋立即。

唱片公司好像只剩下「提供歌手發片資金」的作用,但這同樣被網路技術給打破:群眾募資成為音樂人集資製作專輯的最新利器。

  • Freebird:為下一首好歌、一張好專輯而誕生

國外從 2006 年開始就有提供大眾投資音樂人和樂團的群眾募資平台,目前知名的包括 Pledge MusicSella Band 等。台灣沒有專屬音樂人的募資平台,HereO 雖然在成立之初強調「音樂」的募資色彩,但也愈來愈多硬體、機器人案子參雜其中。

最為人所知的群募平台 flyingV,處理過 20 多件音樂相關成功募資案;而正因為這些案子的成功,讓他們現在決定推出台灣第一個個音樂專門募資平台 FreeBird,創辦人林弘全說

「其實在過去兩年多來,在 flyingV 上透過各種型式專案募得資金的獨立音樂工作者將近 20 組,是所有類別中相對成熟的,也因此有機會再更進一步推出專屬平台,未來除了音樂類之外,娛樂、影像、社企、設計商品都有機會推出專屬平台(也可能會針對不同產業有不同的客製化功能,以音樂類來說就增加了試聽及音樂人介紹專頁等功能),對於平台而言,可以再深化服務的層面,對於特定產業而言也能找到合適的切入點來合作。」

  • 90 年代天團 TLC 也上 Kickstarter 募資發「最後專輯」

對於群眾募資能夠對「音樂產業」觸發的正面能量,連美國 90 年代女子天團 TLC 都心有戚戚焉。三個團員已經隕落了一個,剩下的 T-Boz 和 Chilli 近日為了完成「最後專輯」的夢想,登上 Kickstarter 募資

「雖然大型唱片公司提供很多資金和行銷預算,讓歌手發行和宣傳專輯,但歌手卻也因此受制於唱片公司,無法自己真正想做的音樂。因此我們決定不受任何限制地自己來做這張專輯——而且,我們要跟所有粉絲一起!

透過 Kickstarter,我們可以更直接地和你們聯繫。所以,粉絲們,關於這最後一張專輯,趕快發訊息、建議給我們吧!」

「做自己想做的音樂」是歌手脫離唱片公司的主要因素,台灣歌手中,張惠妹、周杰倫、蔡依林、五月天等天王天后早已自立門戶當老闆;而資金不那麼充裕的素人歌手或獨立音樂人,現在就可以透過 FreeBird 這樣的群眾募資平台圓夢,讓台灣歌手的實力無遠弗屆傳遞,在不受唱片公司箝制的環境下揮灑創意——歌手就是自己音樂的主人,更連帶解除了唱片公司掐著版權不放的不公平對待。

(圖片來源:FreeBird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未分類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