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Oct.07.2014

想要寫作寫得跟驚悚大師「史蒂芬 ‧ 金」一樣?他親自教你!

出版著作銷售超過 3.5 億本的史蒂芬金,在 2000 年出版《史蒂芬・金談寫作》(On writing : a memoir of the craft),不滿自己被視為暢銷書作家,沒人問他修辭問題,刻意出書談文學技巧,也談如何克服酗酒、吸毒的經歷。

他日前與《大西洋月刊》作者、同時也是英文老師的萊希(Jessica Lahey)對談,談中學生怎麼開始寫作,也談老師怎麼引導學生寫作。

  • 多閱讀才是寫作關鍵

史蒂芬金本身就擁有英文教師資格,在 1971 年創作《魔女嘉莉》(Carrie)時,白天在中學教英文,晚上和周末才創作,拿到版稅後才轉為全職作家。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VlOxlSOr3_M[/youtube]此外,在作文教學上更具有說服力的是,他的兒子喬(Joe King)和歐文(Owen King)近年都陸續出書,成為文壇新秀,《紐約時報》就說史蒂芬金把寫作經營成家族事業,因為再加上太太塔碧莎(Tabitha King)和媳婦布萊菲特(Kelly Braffet),一家出了五個作家!

史蒂芬金認為多閱讀才是關鍵一次次地閱讀能讓人自然地人學會文法。包括美國詩人迪基(James Dickey)的長詩《墜落》(Falling)、《蒼蠅王》(The Lord of the Flies)、派克(Dorothy Parker)的《Big Blonde》、傑克森(Shirley Jackson)的《樂透》(The Lottery)等短篇故事,教起來的效果都很棒。他書單中唯一的文法書則是《風格元素》(The Elements of Style)。

史蒂芬金進一步解釋,自己在教文法時是秉持著 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原則,讓學生覺得文法規則很簡單,不先強記奇怪的例外。學文法才能撥開文字謎團,解決寫作的問題,「如果你可以按照操作手冊去組模型車或傢俱,你就可以寫句子」,他會給學生一些句子去畫結構圖,當作遊戲,絕不拿來考試。

  • 用朗讀訓練孩子閱讀

史蒂芬金訓練孩子們閱讀的方式之一,是為孩子朗讀,他回憶自己為孩子朗讀哈維(W.F. Harvey)的《八月之熱》(August Heat),現場安靜到幾乎可聽到一根針掉落。《紐約時報》就曾報導,史蒂芬金在孩子小的時候,會請孩子朗讀文學作品,用錄音機錄下來,開車或長途旅行就聽這些自製有聲書。

史蒂芬金認為,好的讀者會不斷挖掘書,像他的孩子小時候喜歡漫畫書,慢慢長大,他們會一起看《哈比人》(The Hobbit),然後再讀《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而他認為引導中學生閱讀識字時,不要馬上教《白鯨記》(Moby-Dick)或《都柏林人》(Dubliners)這類深奧的文學,免得他們產生畏懼,但稍微有點接觸是好事,學生可以明白有比《暮光之城》(Twilight)更璀璨的文學世界。

  • 從生活中具體而微的經驗開始練習

當萊希問到老師怎麼引導最絲毫沒有寫作天份的學生時,史蒂芬金建議老師要從學生生活中的需求著手,比如大家都要找工作,那就讓他們寫份履歷表。他會讓班上練習寫清楚怎麼從 A 地點走到 B 地點,班上一開始都會被搞得七葷八素的,很好笑。

史蒂芬金說,他要孩子們去追求獨特,但讓學生練習寫小品文時,他會從具體而微的題目入手,讓學生練習描述理所當然的動作,比如要女孩寫怎麼幫妹妹綁頭髮,要男孩解釋運動規則,要他們把告訴朋友的事寫在紙上。如果老師丟出來的題目是「我最喜歡的電影」,學生很容易寫出陳腔濫調。

寫作時,文字要精練。史蒂芬金形容,就像要趕走坐著閑閑沒事幹的人。想刪除不必要的文字,腦海會有聲音告訴自己怎麼做,第一次寫出草稿後,都要經過重寫和修正,得不斷問自己「想要說什麼?」,來確保所有句子不離題。比如,他會要學生寫 400 字描述「我媽媽很可怕或很偉大」,學生選定立場之後,所有句子都要符合主題,自然不能提爸爸或正流鼻涕的弟弟。

  • 為自己而寫,就可以無所畏懼

在課堂上怎麼鼓勵學生創作?史蒂芬金說,當一個孩子不為成績,而是為了自己而寫,他就會無所畏懼;最棒的事就是告訴學生,寫下肺腑之言比文法對還重要,他常把「真實總是意味深遠」(the Truth is always eloquent)掛在嘴邊。而對那些敏感不安的心靈,老師必須溫和中帶著嚴厲,他的評論也曾讓脆弱的學生淚崩,不過,他說:「這是讓你走到下一階段的一小步。」

史蒂芬金看學生作文,最討厭的是「懶人歸因法」,像是「有人說」、「很多人相信」、「所有人的共識為」,他也厭惡人直接使用網路常見用語,像是 IMHO(我的淺見是,In My Humble Opinion)、YOLO(人生只有一次,想做什麼就做吧,You Only Live Once)、LOL(大聲笑,Lots of Laughs)。

 

BuzzOrange 報橘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關注台灣與全球政經動態,思考那些科技無法解決的事情。提供新聞之外,更希望提供一個場域讓你和我們經常地問「為什麼」;不要再別人說什麼我們就信什麼,所有事情不再只有「是非」、「藍綠」的二元選擇——我們需要思考,需要一直問為什麼。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