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Jul.21.2014

用日常抵擋災難

當旅行被鼓譟成越來越驕矜的詞語,行走非要帶上了夢想,遠方,重定義等修飾時,為什麼不回過頭來看看生活,生活的一百萬種方式。然後去寫一首存在主義的浪漫情詩。

在全世界都開始宣揚慢活的時候,這裡,真的慢得有點讓人不知所措,從中國激烈的生活圈子退行到這個歐洲小國,無人的街景出現在大部分的鏡頭里,城裡的公車有時要等二十分鐘,而通常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耐不住停頓的手腳,乾脆奔跑起來,相信雙腳,比相信這裡的公車可靠。

所幸這裡有太多風景,山,海,植物,環形的火車,如果嫌棄看得多就膩,就躲進酒吧喝杯 Guinness 吧,那是人最多的地方,進進出出的平靜嘴臉,好像都不大會講故事。

無聊,孤獨,莫名的煩惱,日常時常變得粉碎性的空虛,時間都不知道逃到哪裡去,人卻像浮在半空中的雲,尋找無關緊要的憂鬱。看天與看心情,是出遊的基本準則。全年大概有四分之三的時間不是浸淫在雨水中就是迷失在烏雲裡,陽光顯得彌足珍貴,需要且行且珍惜。於是那天下午,看陽光一點點地伸展腰肢,便約起了韓國女生 Ruda 去爬山,她立刻丟下手中作業赴約。有時有一種與天氣賽跑的感覺,所謂“說走就走“的旅行不過是為了趕上一個不下雨的日子而已。而去哪裡呢?一個個英文地名,都是陌生的名詞,哎,反正買票就走吧,火車也就這麼一列而已。該怎麼走,就問附近的園丁,看到小市集,就進去選購一瓶家庭果醬,山頂的塔有老人與狗,靜靜面對海的方向。不要再問我這裡有什麼好玩的景點,這些自然風物,只接受你自己心情的定義,萬物間皆有情致。

還有一次是S 的一個電話,說今天心情不好,隨便走走,又是一趟列車,不知到何方。小鎮是唯一的舞台劇,落寞海灘有被丟棄的芭比娃娃,藍,只是一抹藍,卻可以療癒一下午的迷惘。才突然發現,那些被人羨豔的精緻膠片,定格的不是關於旅行的假意美好,而是日常裡,一盒炸魚薯條的真相,太鹹或太軟,都已經不重要。

沒有事是重要的,活著,便是唯一的故事開場。

At Dublin. Ireland

2014/7

1 2 3 4 5 6 7 8

LETSFILM
取景框教會了我們看世界的另一種方式,我們就是愛膠片。
取景框教會了我們看世界的另一種方式,我們就是愛膠片。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