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13 trees_s
Mar.18.2014

「異。種」013 Birds Wood

異種/013

m013 trees_s

• 兩年前,為了畫繪本而寫了一篇關於鞋的故事,但卻因為琢磨著那隻烏鴉,那些禿鷹,到底應該如何定裝,至今還遲遲無法下筆,可憐的繪本就這麼被擱著……

• 幫曼莊畫《給烏鴉的歌》的時候卻幾乎是不用思考的,因為她小說中跟烏鴉一樣迷又酷的氛圍很吸引人,因為烏鴉就是我想畫的角色。不過這些黑色的鳥終於因為這些故事而被我畫出來,然後變得不再是鳥,我開始一圈圈一線線地架構出,鳥爪的樹,鳥面的人,因為鳥有一種怪異的眼神,像瞭解人一樣。

• 一邊描繪著鳥爪的圈圈,就會讓我想到國畫的椿法。國畫的奧妙,就在它把所有的質感形式畫,遠古的先人們早已開始使用符號來構造質感,而不去拘泥於寫真,現在的我們要如何創造更特別的符號,來超越他們呢。

【異。種】

我想把每天看到的每一點東西畫在一起,

變成一種「異種」。

作為生活的紀錄。

– by aPple Wu/阿普航空

aPple Wu
2010年結束紐約六年的平面設計旅程回到台北,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做屬於自己的設計,也開始各種繪畫創作,從阿根廷失憶卡開始接觸出版品,立志成為自給自足的藝術家然後去歐洲闖蕩。喜歡用旅行的心態生活,用生活的方式旅行,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紀錄下來,自言自語,絕不受陳腔濫調影響,也不企圖影響別人。只有畫畫是重要的,有畫畫的時候才覺得自己真的存在。 aPple喜歡旅行,偶而幫朋友解決旅行中的疑難雜症,信末附上:阿普航空感謝您的搭乘,祝您旅途愉快。於是「阿普航空」就此誕生。它代表了無拘無束的生活態度以及無厘頭的旅行模式,一切隨性所致隨遇而安才能發現人事物的美好。 (詳情請見《阿根廷失憶卡》之被搶了還硬要去冰河玩)
2010年結束紐約六年的平面設計旅程回到台北,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做屬於自己的設計,也開始各種繪畫創作,從阿根廷失憶卡開始接觸出版品,立志成為自給自足的藝術家然後去歐洲闖蕩。喜歡用旅行的心態生活,用生活的方式旅行,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紀錄下來,自言自語,絕不受陳腔濫調影響,也不企圖影響別人。只有畫畫是重要的,有畫畫的時候才覺得自己真的存在。 aPple喜歡旅行,偶而幫朋友解決旅行中的疑難雜症,信末附上:阿普航空感謝您的搭乘,祝您旅途愉快。於是「阿普航空」就此誕生。它代表了無拘無束的生活態度以及無厘頭的旅行模式,一切隨性所致隨遇而安才能發現人事物的美好。 (詳情請見《阿根廷失憶卡》之被搶了還硬要去冰河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