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沒有很喜歡寫專欄

個人介紹

 

淺野經雄

Asano Gonza

TRAD Philosophy 品牌 Creative Director,身兼知名造型師一職,行內人稱他一聲社長,看似尊敬,其實人倒是很好相處,熱愛嬉笑吵鬧。

不學無術,但最討厭寫字,大學時代念的是哲學,是故想的比別人多,從事的職業多跟服裝有關,說好聽是美的事業,實質不然,多與棉絮線頭打交道,還得幫各式各樣不同樣貌的人搭配服裝,打戰還比較貼切。

經歷過各種服裝不同的美好年代,本身也嘗試過亂七八糟的風格搭配,滿口的服裝經常落得沒人分享的境界,這邊開闢專欄,講講服裝、講講感想、但也不盡然,以後多半想到什麼就說吧!

 

 

我真的沒有很喜歡寫專欄

 

 

其實要寫專欄,就像我自我介紹裡面提過,最恨透寫字,但又從念書時代就與文字為伍。專欄這種事情,仔細看來,頗有教化大眾以及與人說故事的自我感覺良好,

 

從念哲學系開始,我就註定了寫些東西好像有什麼重責大任的感覺。又經過雜誌編輯的洗禮,到了現在,三不五時的幫一些品牌或者線上誌寫寫文章,到也成為了一種算是不良嗜好整自己的習慣了。

 

一來期盼大家能夠看得懂你在寫些什麼,進而感到心有戚戚焉,再者就是,希望自己的心情能夠分享出去,得到普羅大眾的迴響,於是就會有風行草偃,上行下效的作用。

 

然而,其實這些都不然。

 

寫過的文章多了,現在的孩子看字的少了,這卻是有點困擾的地方,

 

常常分享一個東西,或者在介紹文字裡面寫足了品牌、價錢、甚至詳細的尺寸內容跟穿搭方法,一清二楚,卻總是有人會再來問:

 

請問哪裡買的阿?請問有什麼尺寸?

 

我相信開過 blog 或者店家粉絲團經營的一些先進朋友們一定都很有這樣的經驗吧!

 

圖像性的東西,很吸引人沒錯,

 

這個普遍都是看圖說話的年代,照片拍的好,自然分數先從六十分開始加,文案到也是其次,常常看妹不就是這樣子的道理。

 

但變態如我,我通常都是大家越討厭,我越喜歡把文字都得落落長,然後把一些重要的關鍵分成幾門段落,藏在文章裡面,還是希望逼著大家學習看看文字,看看內容,圖片盡量能少就少,雖然生動有配圖,但還是,讓腦袋去想像文字呈現的畫面比較有趣。

 

而這些都是其一。我工作的一個部分。

 

二來,除了寫寫專欄的工作之外,另外也有造型師一職的工作,造型師的工作大概是容錯率極低的行業之一,

 

這邊解釋一下好了,因為,你借來的衣服,基本上不太允許出錯,雖然如果經過好幾次的溝通跟定裝的,除外,如果是平面雜誌拍攝,或者是電視台錄影,通常衣服一來,藝人挑一挑就穿了,而這種關於每個人美感的問題,又時常是主觀的,今天如果他們怎麼樣都覺得你借來的衣服很醜的話,常常連穿都不穿,你要花多一點時間在溝通上,告訴他們怎樣是配的,最近很流行喔!連哄帶騙都要逼他們穿,

 

但有時候,自己配好的衣服想像都很美,穿上卻很想把自己殺了,那種心情,從天上雲端掉到18層地獄,也常常有所聞,錯了,藝人不愛你、宣傳恨透你、經紀人直接跟你說掰掰,掰掰~~~

 

恩!所以沒有那麼光鮮亮麗,工作彎腰駝背,屈膝捲褲管、嘴吧咬著很多珠針、身上夾著很多夾子,狼狽不堪,恩!我們賺的都是辛苦錢。

 

三來,講了以上兩種工作,第三個工作,現職為自己的服裝品牌創意總監,作品牌,一直是自己的夢想,大概就是因為從以前接觸雜誌編輯到服裝造型師,有時候在借衣服上面實在感覺到台北不是那麼多選擇,於是乾脆另闢一條道路,自己出衣服給自己穿,自己出衣服然後自己在去借自己的衣服寫自己的衣服,看似一條龍,不是很方便嗎?

 

誰知道做了衣服才知道,一開始無人買單,因為他不會念你的品牌,就算到了現在,品牌還是小眾獨立,沒有什麼太大名氣,只分享給少數朋友知道,每一季要出的東西很多很多,從選料、打版、設計圖、找代工、配副料等等這些傳統面,到,拍照找 model 處理文案想 layout,還有還有,品管、倉管、物流、追債等等全部狗屁倒灶的事情,你都決定一個人包了,

 

你們覺得,很光鮮很酷炫嗎?

 

白天起床,半夜還是都幾乎在工作(雖然看似玩樂很多酒也喝的不少),不像上班族,每個月都知道自己大概有4萬塊的收入,月底沒錢,明天眼睛一睜開,就是個新的月份,做多少事情,就會有多少錢,是我睜開眼睛就得想的事情,這是壓力嗎?

 

不過說真的,我很喜歡我的工作,你要我多選一次,我還是會做衣服,我還是會當造型,我也還是會寫寫專欄,雖然我很討厭寫專欄,但我決定學村上龍一樣,每一次都趕快把事情做完,然後好好的去玩一下,這邊的玩一下,是做下一個任務,而任務是永遠不嫌少的。

IMG_1587

A.Gonza 於花蓮 2014 01 07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