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THE LATEST

  • 連 Relate

    每個人都會對某一種感官特別關注,對我而言,聽覺是我特別關注的部分。在這次作品中透過聽覺跟觸覺之間的連接,從自己手部的動作與聲音產生關連,並在視覺接收下跟聲音串聯,彼此在作品中試圖在進行期間產生對話。配音都是擬仿跟接近實際動作的聲音,透過重新檢視日常動作,再次搜尋生活趣味中的模仿。

  • 0 / 0

    花束經挑選後成為人們的寄託,
    無論是被挑選抑或是遺落的,
    他們都曾經是未綻放時,期盼著的存在。

    以另一種生命狀態的對話,重新闡述新生,
    用材質的選擇及堆疊雕塑,視覺化在一切未知時的柔軟及期望,
    構築內心裡的空白和記憶。

  • 夜芒 Yeh Mang

    夜在其中,沐浴在夜晚的芒林中。揮舞你的雙手,掀開林中神秘的面紗吧!
    玩家進入半開放式的空間,踏入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叢一叢的芒草堆在呼吸閃爍著,玩家可以自由撥動芒草去觸發展場中各處我們設計的小巧思。
    透過一層層的連動效果後,最終會演發結尾燈光秀,帶給大家在視覺及聽覺上大大的聲光體驗。
    夜芒這個作品是希望以互動燈光秀的體驗手法,傳遞生生不息的理念。

  • 樹蔭 Shade

    時代靠著人們負重前行,換得後世的歲月靜好。穿過傷痕的不再是催淚煙硝,而是沐浴自由的民主之光。

  • 無岸之河

    我的作品中的畫面大多來自於一些幾乎不具體的自我記憶,亦是對於這些空間中的時間性探討,一種與潛意識對話的過程。在這種狀態下,從而產生出了一種新的關係:它們大多在創作之前是模糊的、不明確的、變動的。但在創作的過程之中,有一種新的關係被確立。

    通過混合觀察這些時間感的當下刻痕,我想要盡可能的抓住分秒變化間於當下的探索,關注它們於意識中變換的微妙,與此同時也是對於繪畫的期待。

  • ME & ME

    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生命中? 是什麼東西一直讓自己開始懷疑自己,而變得無法直視自己?甚至想逃走?來說些什麼吧,像是自己是否害怕著什麼?為什麼?又是“不知道”嗎?
    確實不知道就因為不知道所以不論是什麼樣子的自己,是優點或是缺點,都是自己實實在在的一部分。從中創作與作品的對話,同時也與自己的對話。

    Who am I in my life? Something is asking by me, Something make me that I would like to run away from here. Hey! let’s talk about something like what am I afraid? Did I? Do not you know?
    That’s why I do not know anything that I am, is a pros or cons for me, it is all me, is a real part of myself. I will talk to myself, inside my art.

  • 眼睛

    我的作品主要想說的是政府對社會的過度制約这个问题。从自己小到大生活的环境,以及現狀出發。我們被制約,但大部分人對此並沒有多少感受,甚至不在意。我想通過作品的呈現讓觀者意識到這一點。

  • 你我的橋樑-幾何

    ⼀開始⼈們沒有語言的時候,是利用圖形去進行溝通,利用圖形的層次堆疊塑造⼈類溝通的語言。 幾何符號常是⼀個物件結構的重要部份,藉由點線⾯等基本元素排列組合,可以形成複雜度不同的物件, 而這每⼀個物件缺一不可,藉由這些重要的符號,來來組成⼀件作品,傳達凝聚精神。它是圖形中最簡單的語言⽅方式,簡潔的 「畫語」,使它在影像呈現中能夠迅速傳遞信息。這與我平⽇的喜好progressive house (漸進式曲風)是有著相同概念。 ⾳樂季會搭配幾何圖形的原因我認為是,消除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與冷漠,透過⾳樂將世界各地無分國界都能相聚一起享受這個盛會;而幾何圖案的意義也包含著解決各國之間語言溝通障礙,運⽤簡潔的方式傳達深刻豐富的內容,是人類在社會中最初的形態符號。

  • Sharing House

    30年以上的老空房就這樣被遺忘,但其實這些空間都是可以再被使用的一個閒置空間。
    活化利用老公寓,進行內部改建,但不是改變成個別套房,而是強調有公共空間。當不同族群的人住在一起,才能看到彼此更多生活的可能性,新的學習產生更多的互動及不同的生活方式。

  • Mmm! #adaythesight

    『Mmm! 』唸作『嗯』,此感嘆詞在英語口語中用來表達满足或愉快時發出的聲音。
    以前總認為浪漫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形容,現在反倒覺得浪漫是一種舒適的心理狀態,不必大肆宣傳,卻能自我滿足的一種感受,彷彿再微小的事情都會在腦中播放輕音樂。
    這些日記般的影片像是從我眼中看見的世界,眼睛就是攝影機,再微小的事物都將之捕捉並感受,更試圖將這些感受性的東西傳達出去。
    “Mmm!" is pronounced as “Mmm", an exclamation used in spoken English to express the sound made when satisfied or happy.
    It used to be thought that romance was an unrealistic description, but now it’s a comfortable state of mind, a feeling of self-satisfaction without all the hype, as if even the smallest thing will play light music in your head.
    These diary-like videos are like seeing the world through my eyes, the eyes are the camera, the smallest things are captured and felt, and they try to convey these feelings.

  • 曾經和未抵達的

    從對記憶的回想發現自己的思考是非常脆弱的,皆被多次重新塑造竄改,而非原本的事實。
    但想探究的是自己在思考的過程與周遭的環境與自身的中間地帶。保留手指運作的痕跡,破壞了本身的結構變成柔軟的布狀,產生除去中心周邊瑣碎的意識,像是一種心理狀態的素描碎片,和金屬及木頭等媒材組合成的象徵性空間彼此依附。

  • 午後之間

    關於一些細碎的空間記憶與感觸。

  • 來𨑨迌 【CHIT—THÔ】

    小時候,農田就是我最大的遊戲場,什麼都可以玩,什麼都很好玩。但隨著科技進步,以及城鄉的外移,這裡不再熱鬧了。試著將農田變成遊樂園,結合環境傳統特色,擷取農業特徵,希望讓大家能夠用玩樂的方式使用鄉下環境,再次回來。

  • Spirograph

    本作品透過繪製「萬花尺」的經驗中,討論內外關係,以「僵直性脊椎炎」患者為主角,探討病患在社會上被旁人觀看的角度。反覆無常的病症,讓病患在未發病時與常人無異,發病時,常讓旁人誤解病患在裝病。
    以此感受為出發點,在外表看似正常當下,由濕度作為圖紋漸漸變形的變因,經過一天的紀錄後,看出曲線的變化,藉此量化患者的疼痛感。

  • Wite-Out

    Wite-Out|錄像 攝影 空間投影 視覺輸出

    ◾️作者|王昱惟 YU-WEI WANG

    探討『恐懼』以及『肢體』兩個方向來達到『釋放』『舒緩』
    兩種對自我狀態的提升,也想藉由這一整年的
    創作過程來證明對於『自我認知』的成長,
    希望透過作品讓觀者能夠產生想面對恐懼與自己的起心動念,
    最終目的是想透過藝術設計的手法來與時代與社會對話。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