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噩夢中淬煉出藝術養分,美國攝影師 Nicolas Bruno 拍攝出超現實的恐懼幻境!

你是否有過睡到一半張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的情況?在民間信仰會稱之為「鬼壓床」,在科學上則被稱為「睡眠癱瘓症(Sleep Paralysis)」。陷在睡眠癱瘓症中,將無法移動四肢,並伴隨著恐怖的幻覺而漸漸進入夢境,甚至還會有「假醒」的現象,意即你覺得自己已經醒過來了,卻發現自己其實還在夢裡,重複的假醒經驗伴隨的是無止境的恐懼。

美國攝影師 Nicolas Bruno 從 15 歲就深受睡眠癱瘓症困擾,無法停止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無止盡的受噩夢折磨,由於很難用言語跟其他人分享自己究竟看見了怎樣恐怖的幻境、感覺到多深沉的恐懼,他的治療師則建議他可以用創作當作出口,於是他開始以畫筆初步記錄下自己的感受,再轉換為攝影作為自我治療的方式。

Nicolas Bruno 的作品運用大量的象徵手法,從低彩度、高對比以及冷色調的畫面營造出陰森恐怖的神秘氛圍。若直視、深刻的去感受 Nicolas Bruno 的作品,其實會有很強烈的情緒感受襲來,例如我們看不見攝影作品中人物的眼睛、甚至更多時候我們看不見作品中的人物表情,因為無法得知人物的情緒反應,反而更能專注在他的肢體動作、畫面氛圍等等。

我們也可以從他眾多的攝影作品中,看見其中的人物經常深陷在一個困境中,例如被困在箱子中、湖中、被綑綁在座位中等等,這其實也象徵了他在睡眠癱瘓症中的感覺,動彈不得、無法逃離的絕望感將他困在原地,任由無助感與恐懼感包覆他。有的時候做完惡夢嚇出一身冷汗,試圖要向他人描述自己剛才究竟被困在怎樣的恐懼中,卻發現言詞難以傳達噩夢之惡寒究竟如何吞噬人,但在 Nicolas Bruno 的作品中卻不寒而慄,宛若被困在噩夢中的正是自己。

雖然 Nicolas Bruno 的作品讓人感覺陰森、絕望、恐懼,但從可怕的事物中淬煉出美麗正是他自我治療的手段,以創作解放自己的慌恐,了解自己究竟在對抗、害怕些什麼,未知才是恐懼最大的來源,對於 Nicolas Bruno 而言,如果沒有藝術,就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正在發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會去哪裡。

藝術創作與我們生活的距離並不遙遠,藝術正是以我們的生活作為養分長出的花朵,當你在生活中碰到無法言喻的痛苦時,或許也可以嘗試以圖像紀錄感受,試著從情緒的漩渦中脫離而出。

更多 Nicolas Bruno:InstagramWebsite

不可轉載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

LOG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請輸入你的帳號或電子郵件位址。你將收到含有建立新密碼鏈結的電子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