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得有人活下去,記住這得來不易的一切。」致自由的電影《返校》

Editor's Note
《返校》是改變自同名遊戲的電影,它既是恐怖片,但說的不是鬼魅的恐怖,而是威權統治的恐怖。電影中更強調「記憶」的重要性,唯有記憶,才能夠使歷史的錯誤不再發生,我們也才能記得現在的自由是靠著前人的血與淚所換來的。

由同名遊戲改編的電影《返校》 在上映首日就開出 1800 萬的票房,成為國片影史首日票房排行第 4 名,與《艋舺》排名並列。綜觀台灣國片影史紀錄,首日票房的一二名由《賽德克巴萊》上下集包辦,第三名則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可以發現賣座的國片其實都與台灣人的共同歷史記憶有關,那麼《返校》又揭示了台灣何種層面的歷史記憶呢?

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返校》恐怖的並非鬼魅,而是威權政治

《返校》隸屬於恐怖片,恐怖片通常是以鬼魅、怪物、妖怪等元素以喚起大眾的恐懼,但《返校》令人心生恐懼的主要元素反倒不是鬼魅,而是「國家」,白色恐怖下的威權色彩渲染了整部電影。看完電影後,你並不因為電影中出來嚇人的女鬼而心生恐懼,卻是因為片中呈現出的威權政治而心有餘悸——警察逼供的暴力手段、政治犯被蓋上布袋後一去不復返、讀一本書就被抓去刑求與監禁,威權政治的惡才是真正使《返校》恐怖的關鍵元素。

水刑:以水使人感到窒息的刑罰

《返校》電影改編自同名遊戲,電影值得稱讚的部分在於它補足遊戲未闡述的細節,例如方芮欣與老師戀情怎麼萌芽的、方芮欣的家庭面貌、讀書會的運作狀況,這些細節是原本受限於遊戲的進行方式比較難著墨的部分,但電影既把遊戲的主要結構完整搬上螢幕,並增添了一些細節讓故事更加完整,是值得稱許的電影改編。

與遊戲比較不同的地方是,電影變動了結局,這裡就不爆雷了,但只能說更改過後的結局更加強調「記憶」的重要性,例如電影中張老師對魏仲廷說:「你的責任就是活下來,記住這裡的一切。」遊戲《返校》最廣為人知,也是最駭人的一句話就是:「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面對歷史最好的方式絕非忘記,而是記憶,傷口的癒合需要細心照料與勤勞換藥,歷史的傷口亦是,一旦忘記了,傷口便可能在不知覺中惡化化膿,但唯有記憶,才能夠使歷史的錯誤不再發生,我們也才能記得現在的自由是靠著前人的血與淚所換來的。

你是否也蓋上布袋選擇不聽不看?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我並不會說《返校》是我看過最好看的電影,但我會說《返校》是每個關心台灣歷史的人都應該進電影院去看,這部電影並非講述白色恐怖最為細緻完整的作品,但卻是了解白色恐怖最好的起始點,相對遊戲,電影作為歷史的載體能接觸到更廣大的族群也能引起更強烈的迴響。

人性的雙面性/取自《返校》粉專

米蘭昆德拉曾說:「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返校》是一部致敬自由的作品,一個人在龐大的權力體系面前固然渺小,但唯有靠著你與我的記憶,才能夠對抗權力,享受真正的自由。

Oliver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おれは人間をやめるぞ! ジョジョ──ッ!!」在1998年被DIO大人臨幸之後成為吸血鬼,平時厭惡陽光,喜愛陰涼處,睡眠需求比人類長約三倍,好逸惡勞,好飲食,從成為吸血鬼之後尚未曾有飽足的一天。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