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炫外表下的「童心插畫」,專訪繪本界的反差萌代表 Jeremy Tankard

Editor's Note
來自加拿大的插畫家兼繪本作者 Jeremy Tankard 從小在圖書館長大,因為環境及父母的啟發而走上創作之路的他也非一路順遂,學著接受自己的錯誤並優化它才成就了他為一名專業的國際繪本作家,追夢的過程難免有高低起伏,但最重要的總是自己的處事態度及心境。

身高超過 180 公分,戴著鼻環及黑色雙鋼圈耳環穿著黑襯衫的 Jeremy Tankard ,初次見面的當下要是不說他是繪本插畫家,你會想像他可能是刺青師抑或是重機車手,隨著訪談內容的加深你會發現上述所說的職業在他的插畫想像世界裡都有可能成真,重要的是他對這個世界保有孩子般的好奇心, Jeremy 也非一開始就決定好自己的志向而是一路摸索碰撞成為現在的樣子,從單純的繪畫創作再到繪本文圖合一的創作只是因為出版社編輯隨口的邀稿而成真,他搖身一變成為國際繪本作家,孩子們眼中逗趣的愛生氣小鳥作者。

兒時童書上的金色貼紙,成就他的夢想初心

從小就很喜歡畫畫,沒有想過有一天要成為藝術家的 Jeremy 原因是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只出現在藝廊,比起那樣的藝術創作,他更樂見自己的作品呈現在較大眾且容易流傳的書本上。他笑著跟我分享:「我的媽媽是圖書館館員,我是在書堆裡長大的,當我媽媽去工作的時候他會把我放在繪本區,大概是四歲的時候當時書架上有一些書本的封面有金色的貼紙,我問我媽媽說那是什麼意思,她說這表示這是一本非常好的書,我開始想像有一天有自己的繪本上面也貼著金色的貼紙。」

這只是很小很小萌生的念頭,問到 Jeremy 是如何將想法實踐時他則是與我分享他高中的插曲,那時候班上有一個男生總是拿著素描本不停地畫,素描本上充滿著擁有各種神力的超級英雄和故事,看著這些英雄他很興奮地想著「我也要跟他一樣!」他追著這個同學問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要這樣畫,他開始畫漫畫,求學的那段時間他是想著要成為漫畫家而非插畫家,即便過了這麼久時間他講到這段故事還是可以聽出熱忱。

不斷想精進創作技巧的 Jeremy 報考了繪畫創作相關科系的大學,當同儕都在摸索以成人會喜歡的風格及創作媒材時,他則是又一個人埋進了童書繪本的世界,那時他才又想起,那個被繪本上金色貼紙啟發的自己。

從插畫家到繪本創作者,就是要學會不斷地與挫折和錯誤共存

現在 Jeremy 已是全球知名繪本《Grumpy Bird》的作者兼繪者,即便是到了現在他說他還是時時刻刻會感到挫折,而非只在成為插畫家的過程中,初期當然有因為尋找自己的風格、符合客戶的要求而遭遇挫折,現在的他會為了怎麼讓筆下的角色更像一個可以說故事的人物而感到挫折,畢竟當初會有《Grumpy Bird》的誕生是因為他幫忙繪製其他故事插畫時出版社編輯的提議,出版社編輯告訴他:「你應該不只是個插畫家,我覺得你有當作家的潛力,跟我說個故事吧!」

他回家後日夜思考就是畫不出有趣的故事,正當他灰心甚至有些負面對自己生氣的時候,她的小女兒告訴他:「爹地,畫一些生氣的角色吧!」他想著什麼動物生起氣來會很可愛又好笑,因此有了這隻藍色小鳥《Grumpy Bird》的雛形。說到 Jeremy 最喜歡的創作,他沒有舉出其他知名插畫家的作品,而是繼續說起自己的《Grumpy Bird》他笑著說:「這個作品改變了我的一生,我從沒想過自己能夠當一名繪本作者,可以寫故事兼畫插圖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Jeremy 大多數的創作都還是使用手繪,他會使用馬克筆或沾墨的水彩筆去勾勒角色的原型,因為他喜歡只有一次的筆觸及筆刷與墨汁呈現的刮痕或暈染的效果,加上手繪很容易犯錯。

「小的時候自己會因為這些錯誤感到挫折,但長大後則是要學會優化創作方式解決問題,接受人生就是會有錯誤並且試著與錯誤共存。」

你可以感受到他並非因為謙虛所以這麼說,而是因為無論是畫畫或過好生活他都是以這樣的態度在進行自己的人生。

繪本是旅行的起點,旅程風景是孩子與成人的相互啟發

聊回這次他受新光三越兒童藝術季邀來台的展出,Jeremy 又像是插上電的電子產品一樣亮起綠燈雀躍地跟我分享:「我從來沒想過可以這樣辦展覽!至少在加拿大從沒發生過,在百貨公司辦插畫展?當時我聽到的時候只是想著這有可能發生嗎?結果今天到現場看到這麼多孩子和家長參與,我的作品竟然可以跟孩子們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覺得非常有意義!」

大部份時候作家或插畫家都是受人們推崇尊敬的,只有一個時刻不會讓 Jeremy 有這種感覺,就是當他跟不認識他作品的孩子們相處的時候,他大笑說曾經有個小男生抱著他的書,被媽媽逼著來要簽名的時候說:「我討厭你的書!你有其他關於卡車的書嗎?」即便發生過這樣的狀況, Jeremy 還是非常喜歡與孩子互動,除了更可以貼近孩子的想法,也能從中獲得其他的創作靈感。插畫創作無論是繪本或其他形式都可以引發孩子們的想像力,甚至超越既有主題的框架展現新的創意想法生成,對於這樣的反應 Jeremy 都樂見其成,希望成人可以用圖畫書多與孩子們互動突破我們的既有思維。

創作的核心價值是創作者的魔法,與大家共同施法才能讓這世界更美好

除了是繪本創作者, Jeremy 在加拿大同時有任職於教育機構教導學生畫畫,在科技與網路蓬勃發展的現代,很難不去思考這些過去所沒有的「優勢」對於孩子或繪畫產業的影響,他認為:「科技、繪圖軟體及無遠弗屆的網路資源,就像是魔杖一樣它是工具可以優化創作者的工作及作品,但原生的主題、創意甚至角色的特質更像是一個人的魔力,有沒有魔力是創作者的核心價值,如果兩者一起可以讓插畫相當有趣豐富的,但只有而進步的科技、繪圖軟體、大量的網路資訊,就像是一個沒有魔法能力的人,舉起魔杖卻無法施展相當可惜。」

今年的新光三越兒童藝術季與全球最大的兒童圖書出版社 SCHOLASTIC 共同打造豐富的展覽內容,邀請加拿大繪本創作者 Jeremy Tankard 共同展出,兒童藝術季、SCHOLASTIC 或 Jeremy 三者共同想要拓展的不單單是兒童群眾,而是成人小孩都能因藝術創作的啟發,產生更多對事物的新觀點讓世界有更多的感動與美好。

「2019 新光三越兒童藝術季」北中南巡迴展

台北|7.05(五)- 7.22(一)台北南西店一館 9 F
高雄|7.26(五)- 8.12(一)高雄左營店 10 F
台中|8.15(四)- 8.28(三)台中中港店 10 F
※ 上述各店展覽最後一天僅開放至晚間 6:00 止。

FLiPER 總編輯 Chris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從別人身上得到多少,而是為別人付出多少。」——《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