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可忽略的神秘歷史,法律體制外的九龍城寨

不論是科幻電影經典《銀翼殺手》( Blade Runner )中的建築風格、《阿飛正傳》中賭徒梁朝偉在一晃而過的結尾裡待的矮小房間、亦或者是《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裡混亂卻又有一絲條理的城市街景,都不難發現九龍城寨的影子。

那裡是香港黃、賭、毒的溫床,藏匿的犯罪遠比你想像的多,在香港政治複雜的四、五零年代,當地成為香港政府不敢管、英國政府不想管、中國政府不能管的「三不管地帶」,是政府眼中的毒瘤。

在屋頂上玩耍的小孩們。
在屋頂上玩耍的小孩們。
城寨外觀,錯綜複雜的建築像極了鬼城。
城寨外觀,錯綜複雜的建築像極了鬼城。
高聳的建築,擁擠的環境,是香港獨有文化。
高聳的建築,擁擠的環境,是香港獨有文化。

場景回到宋朝,當時的九龍寨城只是一座鹽場,直到 1898 年成為英國租借才建造誠如碉堡般的模樣,與維多利亞港相望,在中國政府極力爭取下,成為中對英的領事館;歷經幾次戰爭侵擾,寨城一度成為鬼城,並在中英條約簽訂後,逐漸形成特殊的體制外地區;到了二戰期間,日軍介入,將圍繞在外環的牆全部拆除,拿去當旁邊機場的建造素材;露宿者不敵高漲的房價,選擇到城寨內避難,這人潮洶湧而至,原本的房屋已不夠負擔過多的居民,層層堆疊的建築及城寨旁的零星聚落就是當時的產物。

雖然香港政府多次派警力強行進入,終究無法將禍害連根拔起,縱使介於中共及香港兩個勢力間,卻不受任何勢力影響,無政府狀態是毫無秩序可言,使得政府越來越無法忍受,於 1990 年代聯合英國拆除完畢,這一拆,成功破壞香港最黑暗的社會,卻也將生活在城寨內的情感及緣份一併切斷。

之後,香港政府在原址設立九龍城寨公園,雖然名稱相同,代表的意義卻相差甚遠,裏頭的建築及設備早已與回憶無關聯,只留下幾張照片紀念;這是必然的過程,沒有什麼不會改變,何況治安及衛生環境品質早已不符合城市的進步,但不能否認九龍城寨曾經存在,也不應該忘記。

臭氣薰天的城寨曾是最大魚蛋工廠。
臭氣薰天的城寨曾是最大魚蛋工廠。
無照牙醫沒辦法在外頭開店,只能窩身在城寨內。
無照牙醫無法在外頭開店,只能待在城寨內。

這裏沒有任何規則,不受法律限制,房子越疊越高,據當時報導所稱,最高的建築物甚至有十四層,所幸香港沒有地震,若蓋在台灣,沒有地基的構造下,隨時都有崩塌的可能性;無照醫生及毒品猖獗,白天可能是教室的課堂,晚上搖身一變成脫衣俱樂部,縱使如此,受到極為便宜租金吸引的房客依舊沒有減少,停止不了的人口膨脹,曾為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區。

潮濕的街道富含無限的回憶。
潮濕的街道富含無限的回憶。
食用豬肉散落於地。
食用豬肉散落於地。

奔跑在終日昏暗潮濕的街道上,老鼠四處亂竄,穿梭在狹小的公寓間,看高掛在屋簷上的天線搖搖欲墜,一旁狗肉食堂準備開張營業,隔壁工人揮汗加工魚蛋;天台是孩子們遊樂場,兩棟建築之間距離只差一步,跳耀在屋頂之間。雜亂無章的違章建築裡承載無數回憶,這並非電影情節,而是真真實實生活在九龍城寨的樣貌,是香港曾經最獨特的文化、也最為黑暗的歷史。

光明巷是城寨內的毒品街,代替電燈,為給吸毒者帶路,於是點滿許多蠟燭。
光明巷是城寨內的毒品街,代替電燈,為給吸毒者帶路,於是點滿許多蠟燭。
對居民來說,髒亂不堪的街景早已司空見慣。
對居民來說,髒亂不堪的街景早已司空見慣。

城寨生活是過去居民的全世界,童年記憶中辛苦工作的父母、必須點燃蠟燭獲得光源的困境、夾在天空縫隙中呼嘯而過的飛機等等,當然腥羶暴力是同時並存,即使如此,也無法抹滅曾經在那裡頭的感情、人際及珍惜,全部一視同仁,沒有貴賤之分,現在想起來或許還會有些懷念。雖然從沒親眼見證過九龍城寨,我卻著迷於他神秘的歷史背景,多半也是因為自身喜愛 Cyberpunk (賽博龐克,講述高端科技及低端人口的故事分支等,九龍城寨是此類型作品的聖地之一)風格,深深被那獨有的香港文化所吸引。

直到今日,城寨風光依舊出現在許多作品中,透過曾經深入當地的加拿大攝影師 Greg Girard 的照片及當時的研究報告,即便建物已不復存,對現代人來說又相對熟悉,那是香港沒辦法忽視的過去,他曾是最卑微的人所聚集的地方,卻也是最豐富的歷史。

圖片來源: Greg Girard: City of the Darkness Revisited

Alba
忙碌的應屆畢業生還是要隨心生活啊
忙碌的應屆畢業生還是要隨心生活啊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