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868_工作區域 1
Dec.24.2018

被消失的紀實攝影師:盧廣眼中的中國

今年 11月初,中國著名紀實攝影師盧廣為分享對攝影的熱情,從紐約前往烏魯木齊與當地攝影師參加為期一週的非正式研討會,從此失去聯繫。據盧廣妻子徐小莉指出,喀什地區安全部門拘捕盧廣及接待他的朋友,至今沒有收到任何拘捕文件,並拒絕安排她與其會面。到底這位盧廣是什麼人?

1993 年開始拿著手中的相機,盧廣走遍中國西至東部沿海地區,記錄中國的污染現況及社會焦點問題。他鏡頭下的中國與我印象中光鮮亮麗的形象包裝相差甚遠,沒有壯麗的山河跟繁華的都市,取而代之是遭受廢棄物掩蓋的河川、生態浩劫、險惡的工作環境及遭受愛滋病、癌症等疾病所苦的人民或村莊。

2012年,內蒙古的霍林郭勒市。政府為保持形象,在科爾沁草原放置 120 座綿羊、牛及羊駝雕像,但昔日草原風光早已不復存在。
2012年,內蒙古的霍林郭勒市。政府為保持形象,在科爾沁草原放置 120 座綿羊、牛及羊駝雕像,但昔日草原風光早已不復存在。

曾多次獲得荷賽世界新聞攝影比賽獎等著名獎項,盧廣以《關注中國汙染》專題攝影獲得第 30 屆尤金史密斯人道主義紀實基金攝影獎。現今已和妻小旅居紐約的他,仍放不下受迫的基層民眾,多次來往中國,致力透過能改變世界的「微弱之聲」,將一幅幅真實的中國畫面傳達給世界。

五個在黑龍貴工業區打工的孩子。照片中最小的僅 2 歲,最大的 9 歲,沒有上學,每日平均所得不到 20 人民幣。
五個在黑龍貴工業區打工的孩子。照片中最小的僅 2 歲,最大的 9 歲,沒有上學,每日平均所得不到 20 人民幣。
江蘇濱海經濟開發區沿海化工廠排放廢料進大海。除固定排放的廢料以外,化工廠會將一部分較濃的化合物集中在「污水暫存池」,每月兩次將其流入大海之中。
江蘇濱海經濟開發區沿海化工廠排放廢料進大海。除固定排放的廢料以外,化工廠會將一部分較濃的化合物集中在「污水暫存池」,每月兩次將其流入大海之中。

為拍攝出一張張令人震驚的真相,背後要付出是一週至一個月以上的辛苦。除了每日早起遞香菸給工人、建立友誼以外,被追打、惡言相向及收到死亡威脅早已是生活常態。

「你們拍照,要拍對社會有作用的題材。」

盧廣在上海分享其攝影經驗時對觀眾的肺腑之言,透過攝影,將中國的現實傳達給世界及國際組織,讓無法在當地發表的事實暴露在陽光之中。縱使中國政府再怎麼逃避、打壓言論,終究要正視這些隱藏在黑暗中的社會問題。

在受污染的黃河邊放牧的老漢。
在受污染的黃河邊放牧的老漢。
雲南宣威虎頭村每年有二十多人死於癌症。因環境污染,中國許多村莊成為癌症村,照片中的徐麗患有骨癌,年僅十一歲。
雲南宣威虎頭村每年有二十多人死於癌症。因環境污染,中國許多村莊成為癌症村,照片中的學生徐麗患有骨癌,年僅十一歲。

新疆近期被中國當局視為維吾爾族的反恐活動中心,曾多次揭發內幕的盧廣被拘捕原因目前無從而知,國際間已有許多組織及民眾呼籲政府放人,我們只能相信及等待這位願意為中國社會發聲的英雄平安歸來。

拍攝於 2005 年,生活在內蒙古烏海市的工人。來自極度貧困地區的民工工作於低安全措施下,可能在一兩年後生病。
拍攝於 2005 年,生活在內蒙古烏海市的工人。來自極度貧困地區的民工工作於低安全措施下,可能在一兩年後生病。
09Exposures-LuGuang-slide-E23L-master1050
2005 年拍攝到內蒙古烏海市的工業污染。

當各大媒體急著報導中國的繁榮及都市的進步時,盧廣卻默默為身在水深火熱中的人民奮鬥,賭上性命,只為揭發真正的中國面貌。他的作品是斬釘截鐵的證據,冷酷的攝影作品中是你不可忽視的真實,用照片代替語言,猶如親身至現場般,將他所見到的殘酷、無奈及悲傷,呈現給你。

Alba Cheng
忙碌的應屆畢業生還是要隨心生活呦
忙碌的應屆畢業生還是要隨心生活呦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