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大象體操 Style 的流行歌 – 專訪「月落」平面、動畫設計團隊

大象體操剛剛發行了最新單曲「月落」,輕快中帶著一點憂鬱的旋律,像打到港口邊的海浪,也像坐在夏天的河堤上,一邊喝著苦澀的啤酒,一邊吹過來的風。而這樣的音樂,再搭配上恰當好處的視覺設計、動畫 MV,更襯托出了夜晚的安靜。

 

這次我訪問到擔任視覺設計的 rai ,和製作動畫 mv 的團隊 LOTS Studio (彥勳、大冠、忠暐),希望從「月落」這首歌出發,分別從「音樂 X平面設計」「音樂 X動畫」這兩個角度切入,了解創作者如何將音符轉換為畫面的過程!

 

音樂 X 平面設計

0307-poster  這次插圖中的月亮用的月相是殘月,是在黎明時比較能看到的月相,是 rai 找月相的維基百科時看到的,覺得時間很符合所以就用了這個。

 

當大象體操遇到 rai……

 rai 與大象體操的合作起源是什麼呢?

 rai我對大象體操的印象是來自於另一個他們以前共演過的日本團 tricot,是日本的數字搖滾樂團,當時就留下了印象,後來也聽過大象體操的歌。今年初時突然收到凱婷的私訊,問我有沒有時間可以接案,我那時候看著私訊滿腦子問號,心想:「這個大象體操是那個大象體操嗎?」、「這個人居然有在看我的圖?」在有點感動又有點激動的心情下接下了合作。

大象體操和 rai 一邊是音樂專業、一邊是設計專業,兩邊在溝通過程中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或是彼此有沒有什麼共通點?

rai :雖然不同專業但剛好電波頻率很合,嘉欽很會條列式的寫意見,跟寫報告一樣還會分大小標甚至會附圖,所以哪個項目的需求如何都很一目了然,我喜歡有條理的溝通方式,這點請容我在此大力讚揚嘉欽一番!(起立鼓掌)另外有一個很有趣的事情,這次因為發稿時間剛好卡到過年,在年前通信的時候嘉欽寄來的信寫著「預祝返鄉愉快,恭喜發財!」這幾個字還是紅底黃字,他後面還括號寫著「春聯配色」,我那時候收到信看到笑出來,覺得也太幽默了吧,真的是愉快的合作,哈哈!

大象嘉欽:跟 rai 的溝通過程滿順利的,對我們來說是一次很舒服的合作,對我來說比較有趣的事情就是擅自幫人家的作品取名字吧,為了溝通需求,我會在回信裡自顧自地亂幫 rai  的不同款設計圖樣取名字,「路燈小人款」、「月亮款」之類的,好讓對方知道我在說的是指哪一件,不知道設計師本人會不會覺得這樣很失禮,哈哈,如果有冒犯到 rai 的話,我先在這裡道歉。

大象凱婷:當初其實是 rai 的某一件作品令我著迷,就是下面附的這張!當下看到覺得天啊、太美了!就決定要跟  rai  合作。

20170107K_S

要理解一首音樂,你就是必須要投入「時間」,畢竟音樂就是靠著時間的流動所構成,但是一幅畫、一張海報,那種震撼我常常會在第一時間就感受到,就像 rai 的這張圖。結果最後我們的單曲竟然取名就叫月落!感覺也跟著張圖超搭的,明明當時根本還沒取歌的名字。

後來 rai 在給我們視覺初稿的時候,有一個版本她有畫一個角色,然後再那個角色身上穿的外套上藏了一個大象的圖案,雖然後來那一版沒有使用,但那個大象的圖我有存起來當手機桌布(還有截圖給 rai 看)

螢幕快照 2018-03-19 下午7.11.55

從聽音樂到平面設計……

 

請問 rai ,「月落」這首歌一開始在你腦海中的畫面是怎麼樣的呢?

 rai :一開始也不知道這首歌會叫做「月落」,初稿比較像早上六七點的「日出」,浮現在腦中的畫面是一個少年的背影看著大大的太陽(或者月亮)。後來延續了「背影」這個元素,而下面這個第一款提出的初稿就是目前正式視覺的前身喔!

0127-03

 

 

感覺將音符轉換成畫面的過程非常神秘!很好奇這個過程到底在腦中是什麼樣運作的?

 rai :在聽音樂的時候腦中會有大概的「構圖」和「色系」浮出,就會著手先畫下來粗糙的構圖,通常只是先用一兩條線分割畫面(地平線和樓房),然後再填大色塊作為整體氛圍的基底。之後會隨著聽音樂和得到的歌詞慢慢增加內容物和細節或是調整色調,不過通常不會離自己第一想法的基調太遠,到要完稿的時候會再做最後一次的後製特效和調色。

為音樂畫圖有點像是把音樂拿去「輸出店」輸出的感覺,把自己腦中「看見的東西」輸出出來讓看到的人能更因此共鳴的話就太好了。

 

這次的視覺上,街道中間有一個人,也讓我想到月落的歌詞裡有「回家的方向」,所以會猜測這個人可能會走向回家。但不知道 rai 在設計時,這部分的想表達的是什麼呢?

 rai :我其實沒有特別設定這個人要去哪裡,從初稿開始他就一直站在馬路上看月亮。比起他要去哪,我更想表達的是,一個人因為吵架後和對方待在一起也尷尬,只好出來散心的情景,然後在空無一人的馬路上停下來抬頭看到月亮的那個「寧靜」的瞬間。我覺得月亮有種能讓時間停止的魔力,後悔也好、不知道怎麼辦也好,都需要一個片刻去平靜並舒心的歎一口氣、再深吸一口清晨涼涼的空氣,告訴自己沒什麼好在意的,沒事了,回家吧。

那請問 rai  到底聽了這首歌幾遍? 還有如果跳脫出設計工作,請問 rai 會怎麼聽月落這首歌呢?

 rai :iTuens 裡的紀錄是 92 次,大概一直到過年前做稿時每天開圖檔就會一直輪播直到那天關檔案,年後再開工的時候也有聽一陣子,後期完稿的時候因為已經抓足氛圍覺得沒有太需要搭著原曲做調整的地方了就換別的歌聽著完稿了。(聽的大概是偏 soul、r&b 類型,舒服的音樂)如果跳脫設計工作來聽這首歌,就是一首舒服曲調的歌,感覺是下午去咖啡廳懶散的發呆的時候會聽到的歌,歌詞部分也滿讓人共鳴的,我想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想過這些事吧?其實大家都想的一樣,可是都做不太到,但這才是人的本性,所以再多聽幾次說不定就會被說服了吧?(笑)


 

音樂 X 動畫

1

這次參與「月落」MV 製作的是導演彥勳,及動畫師大冠和忠暐 。

 

當大象體操遇到 LOTS ……

LOTS Studio 和大象體操合作的起源是什麼呢?

彥勳我跟大象合作很久了,彼此有點默契,這次剛好有機會一起做動畫。而且我們都回高雄很久了,我自己其實也一直在尋找合適的夥伴,而現在的 LOTS 這群人是一群會把拍片的人想像不到的東西都做出來的人。

大象凱婷那第一次開會的情景你們還記得嗎?

大冠:我記得我一聽到這個音樂的時候,就有一種生活的一切,都一直不停在「運轉」的感覺。所以跟大象體操提出用滑板的畫面來呈現,目前畫面中呈現的「流動感」跟「線性的速度感」,保留了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感覺。

忠暐:這次合作有種微妙的感覺,因為我們其實以前就有做過大象的東西了(凱婷大驚!那時候我們做了一些線性的東西,就是橋」巡迴的那支影片,我覺得其實這種線性的感覺是類似的。

 

大象體操這次的單曲「月落」,為什麼會決定以動畫的方式來呈現呢?

大象體操:「月落」 希望引導觀眾和聽眾產生更多的想像。過去大象的 MV 大都是實拍,實拍能很細膩地呈現演員或舞者的表演,但許多時候也因為太寫實反而搶走了聽者對音樂的想像。

「月落」 這首歌在描寫一個跟朋友、家人或情人吵完架的晚上,獨自去街上漫步的心情,但心裡卻不是悲憤,而是感到意外的放鬆、可以去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吵架的僵持氣氛往往異常壓迫,但吵架後反而能理解對方心裡真正的想法。動畫 MV 希望能夠用非寫實、甚至有點魔幻的手法讓主角心情的轉換跟外在環境之間的關聯互相交融,這也是我們覺得「非得用」動畫才能表達的原因,真的非常感謝 LOTS 這次跟我們的合作,他們真的很辛苦!

從聽音樂到做動畫……

 

這題跟問平面設計師的問題類似,請問 LOTS Studio 是如何從聽到音樂,並在腦中將他轉換成「動畫」畫面的呢?( 因為動畫感覺需要將抽象的感覺轉換成更具像的東西,所以我會很好奇,你們會如何構想情節、畫面、風格等……)

彥勳:這問題其實蠻難的,很抽象,我們本來希望用手繪的方式把動感畫出來,但後來發現了「轉描」這個技術讓我們可以先用拍攝的方式把腳本拍出來,之後再用「轉描」技術讓它變成動畫,最後討論畫風,把靜態的東西化為流線。簡單來說,大象的歌某種程度靠編曲的編排來帶領每首歌的情緒,所以我們會先找到相對「具象」的東西來讓看的人能夠理解音樂中的情緒!

( 註:轉描技術,是拍攝實體的影像之後,再直接進電腦轉繪製成為動態,所以其實我們真的有找人在高雄的空地溜滑板!)

大冠:我覺得主要是從音樂的節奏開始,你要不斷去感受節奏,在節奏下去的每一個「點」上面,我們把抽象的感覺化為具象的符號

忠暐我會先去了解當初這首歌想帶給人的感覺是甚麼,抓住這首歌的心情,創作者的理念,然後去思考這樣的心情是甚麼色調?線條的速度要多快才能呈現這樣的氛圍呢?

 

這次製作 月落 mv 比較困難的部分是什麼?為什麼?

大冠:主要是 2手繪的部分,要花費非常大的時間成本,像是手融在線條中的那幾秒,就需要一整天的時間來畫,是需要沉住氣來一氣呵成的 ( MV 的 3:18~3:20,這兩秒鐘的畫面畫了一整天。)

彥勳:其實我覺得大象體操的東西本來就偏困難,因為他們三個人都會編一些怪東西,即使有規律,但中間會有很多小情緒,根據過往的經驗。就算是實拍,在剪接上也是很複雜的工作,因為它隨時會有小表情,但你又不能忽略那些小表情!因為那會決定它接下來會怎麼變化,動畫就是用虛構的方式來表達那些小表情,一秒 24 格,兩秒的表情就是花費 48 格的工,真的很困難!剛好我們三個都比較浪漫,而且我們也沒有把大象當成一般的客戶!當我們全部湊在一起的時候,大家就會一直想追求更好、希望作品更接近心中想要的樣子,所以沒辦法設下停損點,不停的增加工作量。我們的浪漫也就這樣變成技術上的困難了()

IMG_1533 IMG_1531

 

視覺設計上,rai 用夜晚的、藍色的「色調」呈現,我想知道在動畫上是否也會選擇一種「色調」呢?如果有的話 LOTS Studio 是選擇什麼顏色?

大冠:這次動畫色調的設定,不會完全是一個寫實的狀態,所以用抽象跟虛幻的方向來設定顏色,也用色調去帶領情緒。

我們這次選擇「藍色」跟「橘黃色」,這兩種顏色是對比色、是衝突的,會帶領觀者的心靈與情緒 。除了想表達夜晚的感覺,也想表達,即使在黑暗中,心中還是可以帶點希望。

忠暐:能透過顏色去製造光影的變化跟空間感,是很大的考量點。像帶粉的紅、帶點白的黃,感覺上就像是燈,它配合的意境就是夜晚,我們就是用色彩去創造空間。(畫面中有一段粉紅色惡魔是忠暐畫的!) 我會覺得那有一種「反差萌」,不想讓他有典型的惡魔感。


請問 LOTS Studio 到底聽了這首歌幾遍? 那如果跳脫出動畫工作,請問 LOTS Studio 會怎麼聽「月落」這首歌呢?

全體:無法計算,絕對破百!這絕對連做夢都在「關上門~」,大概是那種走路也會不小心哼起來的程度。工作室裡隨時都會有人哼起這首歌,才意識到怎麼哼起來了,有點像是流在血液裡的感覺!

忠暐: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畫面是:「想著你在意的人在做甚麼,但是自己一個人靜靜的,閒晃著在想,也沒有真的要去打擾對方的意思。」

大象凱婷那聽了兩百次以後呢?

忠暐:現在聽的時候覺得蠻歡樂的,因為你要一直重複聽,但你不會覺得煩躁,反而會跟著晃起來。

大冠我聽音樂很容易陷入到很多個空間去,像這首歌我第一次聽的感覺,我會被它的「節奏」帶領情緒的起伏,會比較像是一個很精彩的戲曲的感覺,會有比較平緩的,也有衝突的,我很容易會陷到這些空間裡,我覺得這首歌的空間非常、非常多。

彥勳: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夜晚,你的心情不上不下、不好不壞,你知道你心中有種抓不準的感覺,但還是有種平靜,所以繼續往前走。

 

 

後記:我以往做的專訪,都是比較概括性的訪問,沒有嘗試過這種,針對一個作品「打破砂鍋問到底」,而且長度偏長的專訪。我自己也很期待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從他們之中得到很多驚喜,而原來我們聽到的四分鐘的歌,背後是這麼大的工程。一天這麼長,我們能不能留四分鐘給這首歌呢?

和凱婷來回通信的過程,也發現她兼具媒體聯絡人、訪稿打字機、以及催稿者的多重角色。現在的音樂人,也不好當阿。

【走在沒說完的話裡 】—大象體操新歌巡迴台北場 w/toconoma(JP)
日期:2018.4.28(六)
地點:THE WALL 公館
時間:19:00 入場 / 20:00 開演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專訪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