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37

《大佛普拉斯》裡的黑白人生,我們都像用「行車記錄器」在觀看世界。

十月最受期待的一部國片《大佛普拉斯》上映之後好評不斷,對我來說,更是一部我難以粗糙的用任何一個形容詞去概括的電影,因為裡面實在是充滿了複雜的美感與細節,所以這部黑白片一點也不單調,反而非常、非常的飽和。

其中,用「行車記錄器」帶領劇情主軸進行的巧思,也實在是充滿迷人的隱喻,因此我想簡單的提出一些想法:

用一個視角體驗別人的人生

在這個時代,很多人出生就開始滑平板,會寫字的同時也開始學習用電腦,我們已經太習慣用一個螢幕去體驗他人的人生。我認為這沒有好壞,但這是一個現象,我們用行車記錄器般「角度不變」、「保持著安全距離」的方式在認識世界。

就像片中,靠撿回收生活的肚財、靠打零工照顧母親的菜脯,一時興起就拿了大老闆 Kevin 的行車記錄器出來看,無非也是想要體驗一回一輩子都沒過上的有錢人的生活。更有趣的是,整部片都是黑白的,只有行車紀錄器裡的畫面反而是真實的,那麽光鮮亮麗,那麽遙遠。

「黑白」的困難生活,以及「彩色」的光鮮亮麗,哪一種世界才是你的真實?

 

先不論改不改變,真實需要被看見

行車記錄器另外一個有趣的地方是,你只能聽見車裡的聲音,但看不見開車的人,除非他下車,而且走進行車紀錄器那個狹隘的視角,否則鏡頭之外的,我們都一無所知。

電視怎麼壞了?不然去拿行車記錄器來看啊!反正現在新聞都這樣報。——《大佛普拉斯》

我們現在對社會的想像,可能有許多來自單一化的媒體,不外乎是吃喝玩樂、政治亂相,我們在刻意或不刻意的情況下忽略了一大部分的,鏡頭之外的世界。或許是生活的困難,使我們選擇沈默的自保;也或許是我們知道事實太龐大了,所以改變不了的乾脆不看。

但我很喜歡導演在一次受訪的影片中說:「真實『需要』被看見」。他沒有說要如何改變社會,但他用他的作品帶大家去「看見」我們一直以來忽略的那些。

IMG_0115

下車,去理解社會的全貌

凌晨四點,我從午夜場的電影院走出來,經過中壢市區的市場街道時,看見了各種魚肉的攤販,在街道兩旁吆喝忙碌著。那是一個有點奇幻的時刻,我們從電影的世界,再銜接到另一個世界,沿路還經過的 24 小時營業的檳榔攤、越南按摩店⋯⋯

哪一個是真實?

如果只是看了這一部電影,然後讓一切結束在電影院,那其實也就只是換了另一個螢幕理解世界而已。所以如果可以,就找機會下車,親自去理解社會的全貌,用任何形式、在任何一個時機,去看見,也去參與。

 

Yian
主觀文學,旁觀電影、書籍、攝影、插畫。(世界的學生)
主觀文學,旁觀電影、書籍、攝影、插畫。(世界的學生)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