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慾望之味

本屆高雄電影節( 10/20 – 11/5 )以「慾望之味」為年度主題,首當其衝就選映了一部融合飲食奇觀與類型電影的奇片:日本導演伊丹十三的經典之作,《蒲公英》( Tampopo, 1985 )(數位修復版)。

83cU1xw5vpDOsmONzVU7nyLr2mI

 

故事描述貨車司機黑郎(山崎努 飾)與跟班(渡邊謙 飾)經過一家生意慘淡的拉麵店,決心幫助單親媽媽蒲公英(宮本信子 飾)提升廚藝,挽救店內生意。

聽起來非常日劇或者漫畫式的劇情,何奇之有?妙就妙在導演說故事的手法。舉例而言,首先電影一開場,一位身著西裝的俊帥男子(役所廣司 飾)坐在戲院,直接對著我們說話,大談電影放映中不該發出噪音干擾別人云云,順手教訓了後頭的觀眾,然後告訴我們電影要開始了。緊接著,畫面切到另一名男子在拉麵店向老人學習拉麵的吃法,隨後再跳至山崎努與渡邊謙兩人在貨車上談論著拉麵,我們才知道剛才的求道原來是主角們所讀的書中故事。說著說著肚子餓了,兩人便「隨意」地停在路邊的拉麵店,主線於焉展開。

很特別嗎?這還只是開始而已。伊丹十三神奇地在片中安插了許多毫不相干的支線,總在正常敘事的時候天外飛來好幾筆,而且每一個都和食物有關。這意即攝影機在拍我們的主角時,會忽然跑去跟拍一旁經過的路人,看看高級西餐廳裡的生意餐會,一個不識相的菜鳥居然具備豐富的點餐知識,順帶讓其餘一竿子不懂裝懂的老頭汗顏;又或者女老師在教導應該安靜吃義大利麵的同時,隔壁的外國人不斷發出巨大的吸麵聲,最終整個餐桌的女學生也痛快且吵鬧的吃麵。另一方面,唯一貫穿全戲的副線,同時也是本片無法忽視的一大重點,要屬役所廣司的角色。所謂「食色性也」,真是在這男人身上體現到了極致,每一次出場,他都帶著強烈的性慾望與暗示,一會兒在房間內和女伴大玩人體美食的遊戲、一會兒在海邊讓清純的蚵女產生性萌動,就連在戲劇化退場前也不忘來段食物經,居然還可以荒謬地維持帥氣。

 

MV5BYTFlZjgxNzgtNWU2ZS00Y2Q5LTkxM2YtNjQyMzhkOWQ5YWQyXkEyXkFqcGdeQXVyNTI4ODg2Mjc@._V1_SY1000_CR0,0,683,1000_AL_

 

 

不用懷疑,這幾個插曲確實跟故事主線一點關係都沒有,以小短劇的方式彼此串接,再巧妙回到原來的敘事,其效果端看觀眾如何解讀。你當然可以說這是導演不負責任的拍法,卻也不能否認他在用「吃」來表現人性的滋味百態,黑色幽默的諷刺同時也犀利地戳破了一些社會表象,不由得讚嘆:原來食物與這麼多事物息息相關啊!

在伊丹十三難以被歸類的喜劇類型底下,最終,我們也無須再追問山崎努為何要像每個西部片裡的男主角一樣,選擇在完成「任務」之後離開。甚至,無論有意無意,這部的「拉麵西部片」也像是「通心粉西部片」的一個趣味對照,只是場景全搬到了東方,子彈換成了麵條。

當每個角色對食物都這麼看重,主角們追求拉麵之道的虔誠就更加可愛了。於是,在如此有趣的氛圍之中,生活忽然顯得美好,簡單到可以是為了做出一碗好拉麵全力以赴,而身邊的人事物自然而然會幫助你完成──這種以小見大的勇氣,在悲喜交加的生活裡異常勵志。整體而言,電影似乎也用飲食、性和男女關係,顯現出一種生命的相逢相失與明滅起落,讓結尾那顆吸吮乳汁的嬰兒鏡頭,意味深長。

 

 

很喜歡已逝影評人羅傑‧伊伯特( Roger Ebert )對本片的評論,他說:「這是一部非常、非常日本的電影,它絲毫不和其他文化溝通,正因如此,它具有普世性的幽默。」除了一語中的,也真是絕佳的讚美了。

話說,除了美食喜劇以外,如果要再細分,本片絕對也可以榮登史上「看完最想吃拉麵」的電影,沒有之一。

 

 

 

 

◇ 看預告:https://goo.gl/MNb4BY

◇ 尋向影誌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indingNeverpath/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