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於寂寞間的孤獨影子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埋頭分析了孤獨與寂寞的差別。
我用了很多方式去體會兩者的差異,
體會得自己遍體鱗傷,可又因此沾沾自喜,
簡單來說,就是以一種自虐的方式去體會,
以獲得創作的靈感、以找到世界的真理,
文字很淺,但感受很深。

但這長時間下來,最深刻的體會是,
它終究沒有結論,
或者它會在妳有結論的那一刻又開始產生質疑,
所剩的,
只是無限的嘆息與迷惘。

IMG_3230

「為什麼一定要把事情變得這麼複雜?」
很多人問過我。

我無從為自己辯解,
要怎麼去說服一個簡單的人複雜的必要性?
反之,為什麼要去說服複雜的我應該要簡單的思考?

對於一個感知過強的人,
人生只是一道又一道的申論題,
即便事實早已擺在眼前,
妳想要用盡力氣去選擇、去判定是非,
可它終會跌入一個沉思的陷阱無法抽身。

IMG_3293

舉例來說,
妳有沒有過一個經驗,
在學時期無論大考或小考的那時候,
妳看著考卷上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文字、數字、符號,
無論以什麼形式出題,至少有那麼一道題,
會讓妳在第一次的答題時憑直覺填上正確答案,
而在回頭檢查時開始懷疑直覺的準確性,
最終將它改成一個所謂錯誤的答案。

那好像是一種錯過,
因為自己的多心、懷疑、不確定而錯過,
一種足以讓妳惋惜的錯過。

那種可惜是即便妳如何百思不得其解,
考卷上的分數就是錯過的證據,
如同失戀無法修復關係後的無所適從。

IMG_3205

如果它是國文,妳從何證明字典裡的每一個註釋的正確性?
如果它是數學,妳有何不能以另一種邏輯去計算結果?
如果它是歷史,妳就真的深信那些不是這個世代的故事是真實?

課綱裡沒有說但顯而易見的是,沒有如果就是最好的結果。

所以申論題不會存在於高中之前的考卷裡,
而大學以後的申論題都將以教授們的主觀去評斷。

回到孤獨的原因,
它其實如何存在都無關痛癢,
很多時候我們甚至可以笑著談孤獨。

看起來就像無病呻吟,
讀起來如此風花雪月,
說上去好像煞有其事,
認真感受卻又若無其事。

IMG_3225

我們都笑著唱孤獨的悲歌,
它就是一個很重很長的影子,
隨著不同時空、不同場景,
在人生中愉悅、悲傷、憤怒中不斷流離。

而我就像入戲太深的觀眾,
結局之前我跟著劇情高潮迭起,
結局之後我還耿耿於懷。

所以我將孤獨視為轉化成寂寞的一個過渡,
從主動與社會脫節,到真正被社會隔離的過渡。

寂寞其中仍有孤獨的影子,
而孤獨不一定會真正成為寂寞。

當然將寂寞視為情慾間的暗示就另當別論了。

Ching-lung Chang
Ching-lung Chang
簡單的無可救藥,卻又複雜的無所適從。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感情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