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的料理,多少的記憶與鄉愁

依稀記得,大概是上幼兒園之後,只要周五放學後就會吵著要到阿嬤家去,然後在周末早上,阿嬤就會帶我到巴剎(菜市場)去買菜。她一手拎著南瓜型的竹籃,另一手牽著我,走在滿是小石子的小山坡,再經過一段遍布草叢的捷徑,不一回兒就到了熱熱熱鬧鬧的巴剎。

那個時候,我總盼著能日日夜夜與阿嬤待在一起,希望每天一起生活,跟著她在廚房裡轉,趁她不留意的時候,站上小凳子,用勺子弄弄滾燙的湯頭,學她握菜刀的方式在砧板上假裝熟練地切菜,然後她會吼著“都叫你不要亂弄”,然而卻更是引起我的好奇心,越是被阻止我就越想要玩,因此經常急著她跳腳,很擔心我若闖禍會受傷。所有阿嬤的日常小事都是我童年裡覺得新奇好玩的事情;在我的童年記憶裡,沒有芭比娃娃及玩具,只有阿嬤。

中學時期,我們一家搬去與阿嬤同住,在小日子裡我陪著她閱讀報紙,教她認識新字,陪著她一字一句念心經,牽著她的手去巴剎買菜;她經常瞇著眼回憶往事,那些我不曾參與的過去,都是我們之間有趣的話題。一直到我到了城市唸書及工作以後,她幾乎每一天都會準時“報到”,透過電話與我閒聊,有時候她很是囉嗦嘮叨,但我知道她特別希望我吃得飽吃得好。

我們家的小孩,只要回到家鄉,第一時間就會找阿嬤(其實就是為了找吃的,呵呵);「有阿嬤的小孩不怕挨餓」,這是我們經常開她玩笑的時候說的,雖然她表面上總笑說沒有那麼誇張,但是內心卻是驕傲得很!

阿嬤經常會揶揄自己沒唸書,沒知識,沒智慧,但是她卻在廚房裡教會我很多事情,我覺得她很能幹,家中的三餐皆由她包辦,誰愛吃什麼,不喜歡什麼,每一天三餐要準備的食材及日日不一樣的菜餚,她都一個人記在心裡,每天不辭勞苦地作準備。她曾說:“在廚房裡,少了什麼佐料或食材就要及時補上,如果今天想要烹調奶油雞丁卻發現奶油沒了,那就去買,而不是說不煮了。” 對很多事情都三分鐘熱度也怕麻煩的我而言,這充滿哲學的一段話,我一直放心上。

飯桌上,每天都有至少四個菜色以上,準備給叔叔嬸嬸姑姑好幾個人的分量,而阿嬤總是在每個人都吃飽以後,自己一個人最後才吃,她說吃“菜尾”的人很重要,能將所有的剩菜清空就不會浪費事物。有時候她也會不捨得將剩菜倒掉,就留作隔天再弄熱吃,因此吃出一身小毛病,所以我們都愛虧她說,「節儉」在她身上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fliper3

番茄炒蛋

阿嬤的每一道料理都蘊藏著阿嬤的心思及我們大家的共同記憶,就例如番茄炒蛋是阿公在動完大腸的手術後,往後每天在餐桌上都會出現的一道菜,阿嬤說營養又健康,很下飯,適合阿公他老人家吃。麵粉糕湯則是我個人的最愛,福建人都稱它為"麵粉糕",有者也叫它“板面”;外頭檔口煮的麵粉糕湯不管有再多再豐富的配料都比不上阿嬤親手揉的麵團所煮出來的麵粉糕好吃,而湯頭里所鎖住的都是江魚仔的鮮及鹹甜味。

從小吃到大的烘肉是家中老老少少的至愛,除了配飯之外,我們都會要求阿嬤也蒸包子;包子是阿嬤的另一個拿手絕活,將麵團搓好,再等其發酵,就能弄成開嘴型的包子,之後再送入蒸爐裡蒸熟,10分鐘後就能出爐。取柔軟的包子夾入肥美的烘肉並淋上香濃的醬汁,何止是“滿足”二字能形容得了的美味。

每個人對家鄉的家常料理都有著異常的迷戀,或許它並不是最特別,也並不格外豐盛,但卻是一種味蕾的記憶及口味的眷戀, 對於我而言,那更是想家,想念阿嬤的味道。

fliper2

麵粉糕湯 / 烘肉包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