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美子的奇異旅程 孤獨與偏執的輓歌

69zb7s2jipqxaagxgrb3fs

2014 年的電影《久美子的奇異旅程》是講述一個寂寞心靈尋找出口的虛構真實故事。

關於真實

導演大衛澤爾納(David Zellner)以及納森澤爾納(Nathan Zellner)兄弟用了一個奇妙的手法,闡述真實與幻想間模糊的界線。整個故事就像電影開頭一樣,源自一個發生在 2001 年明尼蘇達州的奇怪事件,警方在底特律湖城附近的叢林中發現一名日本上班族女子 Takako Konishi (可譯作小西貴子)倒臥雪地的屍體,她生前從東京飛到明尼蘇達再輾轉前往州界附近的「法戈(Fargo)」,但身穿短裙、黑長襪長靴走在大雪中不久就引起當地居民注意並報警。

與她接觸的警察表示,貴子拿著一張手繪地圖,地圖上簡陋的畫著一條公路與一棵大樹,她又一直說著發音類似法戈的字眼,讓警察直覺地想到1996年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的經典片《冰血暴》,雖然這部電影強調改編自真人真事,但只是導演想讓觀眾更融入劇中的小手段,可是這也讓許多人相信電影最後藏在「法戈」的贓款是真的。那名警察當下便想到貴子可能是來尋寶的,便用簡單的辭彙告訴她這些只是電影杜撰的情節,卻在語言不通又找不到翻譯的情況下讓她離開,最後小西貴子被發現倒臥在雪地中。

當時媒體快速的給定結論,認為小西貴子是因為來尋寶而死,然而2003年一名叫做 Paul Berczeller  的導演在拍攝「This Is A True Story」紀錄片時,意外發現事實真相。在小西貴子寄給家人的遺書中發現,她似乎與一名已婚美國人有一段情,但最後男方不想負責,所以她選擇重遊舊地並在那裏輕生。

%e4%b9%85%e7%be%8e%e5%ad%90-2

雖然是披著棉被,但還是很有美感

模糊真實與虛構的界線

看完上面關於事件的描述,相信大家都發現《久美子的奇異旅程》的基於 2001 年媒體所報導的「事實」,再補充中間沒有人知曉的細節完成的,但電影的一開頭卻用《冰血暴》的開頭畫面強調「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更諷刺的是《冰血暴》的創造者柯恩兄弟卻在訪談中說過:「《冰血暴》是基於真實的故事改編而成,只是還沒發生而已。」

這時候就會出現一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澤爾納兄弟要刻意選用媒體以為的事實而非真相呢?當然,最簡單的解讀就是,為了逃離現實兒跑來美國尋找不存在的寶藏故事性強多了。然而,為何開頭的畫面卻刻意用柯恩兄弟為了讓觀眾入戲刻意安插的「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呢?

說到這裡腦袋似乎開始打結了,但這對久美子來說卻沒有這麼複雜。在工作中無法獲得成就,又不善與人交際的久美子對於我們共存的這個現實早就失去希望,對她來說《冰血暴》中的寶藏才是她所寄望的真實,也是她對自己絕望般孤寂的希望。也許我們認為愚不可及的、不可能存在的,卻她是身陷黑暗中能看見的唯一曙光。

mv5bnzu3ndqzndq4ov5bml5banbnxkftztgwnda5mtu3mze-_v1__sx1394_sy709_

能在絕望中遇見溫暖,是件幸福的事 (左為導演大衛澤爾納)

 極致的孤寂 引導出 危險的偏執

「陽光照耀之處,必有陰影相隨。」

29 歲的久美子封閉自己,與工作中的年輕同事格格不入,而自己的母親只關心她什麼時候結婚,每次交談都告訴久美子如果不結婚就回家,總覺得這樣的場景似乎也沒有太過獨特,甚至可以說是日本社會價值觀的縮影。

日本社會的氛圍相對台灣來說顯得更為壓抑,在職場上的上下關係也顯得嚴明,雖然社會上已經有許多獨立自主的女性,但傳統上仍會希望女子在家相夫教子,而久美子的人生似乎就是擔著這些重負。因為年齡的關係跟同事有隔閡,老闆又常常故意提起結婚離職等等的話題,讓久美子心中更想逃避者個讓人討厭的現實,回到那個只有兔子文藏和錄影帶的寂寞堡壘。

也是因為如此,在與前同事和她的小孩相約喝咖啡時,她才會沒辦法面對象徵「純潔」與「希望」的小孩。在久美子與孩子四目相交的時候,只會讓她越發想到自己的晦暗與不堪,最後只好逃之夭夭了。

久美子逃進了《冰血暴》的世界,她相信發現那個寶藏是生來的使命,是她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事。但當她到了美國打電話給母親,久美子的媽媽依舊只在乎結婚跟回家這些事,甚至不願意聽她說話,這讓久美子第一次哭了出來,隻身在異國的她終於承受不住這世界壓迫而來的絕望,但員警的一席話就重燃了她的希望。

短暫的希望最終還是破滅。

最後她衝下計程車,在雪地中行走的時候,已經沒有以前的壓抑與哀傷,更多了點對自己所相信的真實的果決。

1450841538-2258188142

最後一幕,也是唯一快樂的一幕

寶藏獵人久美子

最後久美子找到寶藏,帶著兔子文藏開心地離開了。

當然這不是發生在我們的現實,而是久美子相信的現實。因為只有這幕的色調是有別於全劇冷色調的暖色,顯然在久美子的世界中,我們的現實是生冷灰硬的冷酷,只有自己寄望的現實可以找到溫暖。

對她來說,有沒有找到寶藏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相信有寶藏的這件事,這是久美子在這世界上唯一的生存動力。雖然看起來十分可悲,但我們每個凡人或多或少都會面對同樣的孤獨,也都會想逃避進想像的桃花源,如果我們的生活壓力讓人無法負荷,讓自己對想像世界深信不疑,那我們會不會也變成久美子呢?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Drama 戲劇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