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一直都知道──到那個時候,我還會在的

「真的很不喜歡那些甜言蜜語啊,肉麻的情話什麼的,我是不吃這套的。」我永遠也忘不了這句話開起的那段對話,還有那個眼神。

這個不好、那個也不好,你批評著借來的所有的小說,尤其是那些童話類的愛情故事。

「當你真的談過戀愛,你就會不相信世界上有童話這種事。」那天你這麼對我說,我們在夜市尾端的小公園並肩坐著,聊了一整夜,看著燈光閃爍、人來人往。

各奔東西後的第一次見面,我們坐在一張方桌的兩邊,許久不見的生澀讓一句話跟一句話之間的間隔很長,讓四周的空氣流動得很慢。

「真的很不喜歡那些甜言蜜語啊,肉麻的情話什麼的,我是不吃這套的。」

「那你吃哪一套?」我可能只是想延續這個話題而問的,但更有可能的是—-我想知道你喜歡什麼,所以脫口而出。

你輕輕攪拌著杯子裡漸漸模糊的樹葉形狀的拉花,而我開始了緊張時會有的壞習慣,假裝若無其事的東張西望。

「嗯……該怎麼說呢,平常我都很忙很忙,別說是約會了,甚至忙得連『理他』的時間都沒有,可是啊,每當我去找他的時候,他一直都在那裡,」說到這裡,你抬頭瞄了我一眼,前後只有一個瞬間。

「我就吃這套。」說完的時候,你又低頭看著半滿的杯子。

我感覺到了,雖然在你面前我總是東張西望,但你在看我的時候其實我隱隱約約都能夠感覺到,從眼角的餘光,卻不敢跟你四目相交,深怕這樣會被看穿了什麼。

我看了一下杯子裡的咖啡,然後喝了一口,輕輕的笑了一聲。

「原來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久得還是我們期待著簡訊的時候,我們被分隔在一條長長的路的兩端,「沒空」塞滿了生活的空隙,但我對於重要的人總是有空,我以為你應該也是這樣。可能我沒那麼重要吧,本來收到那些道歉和拒絕的簡訊我總是會回:「好,沒關係。」但後來我再也不想再讀到那些道歉和拒絕了,於是給你的最後一封簡訊我決定回得長一點:

「等你忙完了再來找我吧!

放心吧,到那個時候,我還會在這裡的。」

 

原來,不是因為不重要,而是因為你一直都知道。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Emotion 情感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