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你好的設計〉有閱讀障礙又怎樣?

04

Dyslexic Design – 閱讀障礙設計,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設計?雖然倫敦設計節已過了有段時間,但是這一個於 designjunction 內舉行的小型展覽,其實探討了鮮爲人知的重大議題:閱讀障礙者與創意產業之間的聯系。

沒錯,設計業乃至時尚、插圖、建筑到藝術業界都有著許多閲讀障礙者。而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當中大多是首次公開談論他們的疾病,以及如何面對行業中的挑戰,譬如說獲得今年的「設計節新崛起設計師」 Bethan Laura Wood,還有其他如 Sebastian Bergne 和 Terence Woodgate 這類的大師級人物。

01

07

Egg 醒酒器 (Designerbox), Sebastian Bergne

根據英國閱讀障礙協會(BDA),英國人口中的 10% 就有閱讀障礙;其中的 4% 還是嚴重類型。雖然閱讀障礙已在「 2010 年平等法」中被確定為殘疾的一種,但許多有閲讀障礙的人,無論是成人還是兒童都無法發揮其潛力,只因為大部分人仍然不能理解閱讀障礙究竟是什麽,進而無法更好地支持他們。或許是閱讀障礙的症狀并不顯然,因此閲讀障礙者必須克服許多困難,才能為社會做出全面的貢獻。

對於策展人、設計師兼一位閱讀障礙者 Jim Rokos 來説,策劃的這項展覽目的,就是希望能藉由設計業內獲得成功的閱讀障礙者的作品來挑戰人們對於閱讀障礙者的認知,試圖消除與之有關的負面觀念。「我相信,我能夠以我的方式來設計是因為我的閱讀障礙。」 他說,「 我也堅信,其他設計師之所以擁有他們獨特的風格也是基於此。閱讀障礙是驅動和啟發創造性思維和設計的東西。」

02

03

對展覽感到好奇的到訪者所進入的展覽,仿佛就像是走進了閲讀障礙者的腦袋:在黑白相間的錯覺藝術圖騰之間,大小不一的熒光綠圓點點綴其中,讓呈現的多件設計品充滿了隨機、甚至凌亂感。但仔細看則會發現,每一件產品其實與非閲讀障礙設計師的差別乍看或許並不大,但背後的概念出處,卻能讓人一窺這些擁有閱讀障礙設計師的另類思考方式,尤其是在三維的思考模式。

所以回到「閱讀障礙設計是什麽?」 這個問題上,或許讓策展人 Jim Rokos 進一步解説最爲合適:

Q:你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有閱讀障礙的困難是在什麼時候?
JR:在學校,我發現法語非常有挑戰性。即使這一堂課每周隻有一次,但對我而言那更像是種折磨,尤其是那時候我早就對英語的復雜和矛盾性規則難以招架。所以 11 歲的我便覺得自己需要接受閲讀障礙的測試。

Q:在設計學院進修的最主要挑戰是什麼?
JR:雖然我因爲閲讀障礙而在功課的提呈時間上有些寬裕。但在每一次完成一項功課之前,下一個計劃便緊追在後,甚至有重疊的時候。所以比起其他同學,我的作業因此更爲繁重。

06

Jim Rokos,Gauge 花瓶

08

Rainbow 花瓶(Linea Sette),Bethan Laura Wood,Marie Chaise A 椅子 (Tolix)

Q:一般對於閲讀障礙者的誤解是什麼?
JR:閱讀障礙不是一種狀態,它只是基於一種不尋常的大腦結構,導致思考方式異於一般而已。閱讀障礙者的優勢反而於在其他不同的領域裏。

Q:你也提到,閲讀障礙會影響設計師們的設計手法。那對你而言是否也一樣?
JR: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知道沒有閱讀障礙的感覺是什麼的話,我應該可以更容易地回答這個問題!這樣我就能體驗到差別在哪。閲讀障礙其實會影響一切的事物。我的理解是,閲讀障礙的大腦對於視覺、創造性和三維思維的能力更強。所以我一般都會在實行任何草稿或原型前,都在腦袋裏對一個特定的形狀進行思考和實驗。到了一項計劃的尾聲時,也會花上大量的時間來進行微小的修改,然後才推入生產綫。或許這就是爲什麼我會努力尋求完美,尤其到了設計的最後的階段縂需要應用到更長的時間。

Q:你在展覽中呈現了一件花瓶的設計。這產品是如何因爲閲讀障礙而有所啓發的呢?
JR:閲讀障礙者更願意嘗試可能不會成功的事。這花瓶的概念也是如此,因爲它需要在動感和平衡的層面上過於雄心勃勃。我同事也認爲如此,而最初連玻璃工匠也不願意嘗試。所以在原型設計之前,我就花了很長時間在我腦袋裡進行形狀上的試驗。而成果是,我第一個製作出來的原型就已經能完美地運作。 閲讀障礙者也有不錯的長期記憶,我就記得我母親常用的蘑菇形的修補工具,所以就有了這個花瓶的概念。

05

Q:這一項展覽的概念源自何處?
JR:有一天我開車的時候,正聽著一個有關於閲讀障礙的 Call In 節目。當時我所期待的是正面的回應,但打電話進來的人們都只對自己或其他有閲讀障礙的孩子進行抱怨,甚至還有一位提到有閲讀障礙者被精子庫拒絕捐贈的軼事。所以我才會決定要策劃一個展覽,除了呈現閲讀障礙設計師們的傑作,也要彰顯出閲讀障礙其實也是上天賜予的禮物。

Q:作為策展人,你是如何選擇這些參與展出的設計師?你在展覽都認識他們嗎?
JR:有些是我在 Google 上找到的。有些則是我曾經合作過的朋友 – 他們可能是從談話中瞭解到,亦有些是因爲發現他們有著閲讀障礙的症狀而詢問得知。與我們合作的空間設計師 Ab Rogers 也在得知我們進行著這個展覽而挺身相助,甚至還介紹了一些他皇家藝術學院教學時認識的一些閲讀障礙學生。

Q:展覽會有機會作巡演嗎?如果再策劃下一個展覽,你認為會長什麼樣子?
JR:其實已經有人要求將這個展覽帶到美國去。甚至還有一個訪客要求是否能出版一本書。下一次我像想還是會再次與 Ab Rogers 合作。雖然我並不可能結果會怎樣,但我相信它會更壯觀,為感官帶來更身臨其境的體驗。

更多「Dyslexic Design」 的計畫的參與, 可按此了解。

陳雪明
吸煙區是真的設計嗎
Yen @ WhereIsTheBonsai
Yen @ WhereIsTheBonsai
我認爲
是,因爲它至少解決了隨處吸烟的問題。但是不是“好”設計,就另當別論了。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