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教會我的是……

對於「婚姻」各人有各人的解讀。對菲比來說,婚姻就是和「愛人」老來伴;對先生來說婚姻則是捨己的實踐。2008 年冬天,菲比讀了當時甫出版的洪金珠《日本人為什麼會長壽? 昭和手作飲食術》,開始埋下對「老年生活」的諸多期待與願景,2009 年認識先生,2011 年嫁給這位初戀男友。交往期間菲比和先生一起接受了近一年的婚前輔導,共讀了幾本有助彼此了解的書,其中對菲比來說最受用的兩本書就是《愛之語:兩性溝通的雙贏策略》(The five love languages : how to express heratfelt commitment to your mate),以及《不要嫁娶陌生人》。雖然我們在婚前做了一些心理建設與準備,但實際進入婚姻的現場,其強度還是較紙上談兵猛烈許多,而這段婚姻就在明知彼此大不同,卻要一起經營相同生活的前提下展開了。

Antti Kalevi:Runners

Antti Kalevi:Runners

婚姻現場是人性測驗的最佳試紙,菲比或許可以用「You never know」來詮釋這個場域,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在個性上有多少缺失、在生活上有多少壞習慣,也永遠不知道自己多有耐心,以及多有恆心。舉個例子來說,過去菲比自認為是個很有耐心與愛心的人,但這些好性情完全不適用於菲比坐在先生開的車裡,我認為方向感是必須的,迷走在回婆家的路途中, 失憶停車點實在太說不過去,因此在行車過程,菲比時常上演沒耐心的爆走戲碼。相對於菲比的沒耐心,先生是耐心的擁護者,當菲比在人性上發生短路現象,先生總會很有耐心與愛心地諄諄教導,縱使在太太人間失格的狀態下,先生依然扮演良好的人生導師。

此外,先生還是修繕高手,若遇到不了解的地方,先生就會發揮他好學的精神──把不會的學到會,因此家裡的水電在他的守護下運作甚好。基本上好學有上進心是件好事,我們倆都是在婚後才又回到學校唸研究所的,但有些時候「好學」也是會惹怒太太的──2012 年我們在凡爾賽宮,在菲比向先生解說路易十四的生平後,先生繼續問了路易十五,我說:「這我不熟」;接著續問路易十六,這個菲比 OK;但後來先生繼續問道路易十三,我說:「我只對路易十四和十六比較了解,其他我都不太知道,可以不用問我了」;但好學的先生並不死心,他認為我只是忘記,只要繼續發問,就會刺激記憶,讓我想起來,於是開始一連串十三與十五的跳接式轟炸提問,就在菲比快崩潰的那一刻,我大喊:「夠了!你這個唐三藏!停止你的緊箍咒,我的頭要爆掉了!」(當時菲比的聲量並不小,火氣也不小),先生溫溫地說:「不知道就不知道,妳有必要這麼大聲嗎?」,由此又可見先生的耐心與耐力,絕非常人所及。

Antti Kalevi:Artshow

Antti Kalevi:Artshow

日前有位未婚少女問菲比:「每天晚上妳先生都會抱著妳入睡嗎?」我說:「那是什麼意思?」她嬌羞地形容說:「就是那種他把手臂放在妳的脖子後面,用他的手臂當枕頭的那種樣子啊?」我說:「不可能啦!第一我家先生手不好,無法拿重物(菲比的頭並不輕),而且就算是好手好腳的人,以這種形狀睡一晚,隔天手也廢了吧!再者就是我腰不好,所以習慣趴睡,並且要把臉直接埋到枕頭裡面去,所以我們不可能這樣睡啦!」少女聽後有些失望,但婚姻現場就是如此,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若可以少一點,就是給彼此留路走。為何這樣說,是因為其實菲比是個浪漫的人,但先生卻是個很務實的人,所以當我不斷在驚喜中被磨平,在現實中幻滅,以及在經驗中學起教訓後,我就知道此路不通。

菲比曾經也很期待先生能夠偶爾讓我嚐嚐,我期望的驚喜甜頭,但是這種奢求往往會導致夫妻短暫失和,後來我發現癥結點其實在自己,不在先生,因為他自始至終都是那個樣子,為何我要在婚後用我的標準去衡量他,要求他去做違背他本性的舉動呢?有些先生婚前婚後體貼度大降級,這件事完全沒有發生在我家先生身上,因為他始終如一,在擔任男友時期,就不斷教導女友「自己的事必須自己完成」,我們在交往期間就無溫馨接送情,以及送禮等情事發生,因為對先生來說這些都是不切實際的。當我重新想起先生的處事風格後,我決定放彼此一馬,有了這份領悟後,我深刻經驗到「從哪裡跌到,就從別的地方爬起來」的成就與喜悅,因為當我不再用自己的方式要求他之後,先生也開始用他的方式,表現他式浪漫。

Antti Kalevi 作品

Antti Kalevi:Artshow

承接我們夫妻在性格上的不同之外,「實用」也是一顆偶爾會讓我們卡住的石頭,在此菲比想先聲明其實我也看中實用度,有內容比虛有其表強太多,但若將「實用性」放在太太的身體上來討論,菲比就不是那麼樂見了。

案例(一):某日,菲比和先生來到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看展,先生說:「我看到幾張好像妳的人像,等一下妳站到畫的旁邊,我幫妳拍一張,回家我試著畫畫看。」菲比:「真的嗎?很像我嗎?(心裡想者雷諾瓦〈鋼琴少女〉之類的畫面)」,接著先生興奮地拉我到他說的畫前面,然後菲比就站到了,下圖──畢卡索先生的〈大入浴者〉畫旁,菲比笑容瞬間凝凍,但先生卻開心地說:「妳看!真的很像妳吧!她的腿和妳的一樣大」。

Pablo Picasso Large Bather 1921

Pablo Picasso Large Bather 1921

案例(二):一天,先生與太太穿著短褲,在公車上相鄰而坐。太太:「咦?你的怎麼比我的白?」。先生:「這是當然的」。太太:「為什麼當然?你是男生我是女生,你比我白不會有點奇怪嗎?」。先生:「不會奇怪啊!妳的會比我,這是當然的啊!我的因為比樹幹細,所以走在外面很容易就被樹蔭遮住,但妳的比較粗,樹蔭遮不住,都在外面曬太陽,所以妳的一定比我。」

OK!聽到這裡絕對不要用自衛的心態,去解讀這位先生的善意,當然,過去我也曾經是個會因為誤解先生而不爽的太太,但如今我都懂了。這位先生的意思是──擁有一雙直徑不小的腿,是勇健的表徵,遇到危急時,可以燃燒自體脂肪維生,等候救援,生存機率很高,平日裡因為粗壯所以耐走,也耐扛重物,是一雙極為實用的腿。看看,菲比的婚姻在此教了我,人的眼光要放遠,一定要遠到粗腿成為生命盡頭的消失點,如此夫妻眼裡必定可撐船,耳裡必能容大象,

Antti Kalevi:Dreams and Reality

Antti Kalevi:Dreams and Reality

夫妻相處有點像跳舞,一人要進,另一就得退,菲比和先生的默契是,要就全退聽對方的,要就全進讓對方聽你的,沒有什麼各退一半的,因為退一半的狀況會變成豬八戒照鏡子,兩面不是人,人人都不爽,有退等於沒退。所以若遇到先生在意的點,基本上太太就隨他,但若遇到太太很在意的點,先生就得隨太太,當然這一進一退是結果,過程還是得奠基在理性的溝通之上,方能運行。

此外,與人相處也像照鏡子,妳笑他也笑;妳哭他也哭。同理等於妳讓他開心,他也讓妳開心;妳讓他不好過,他也不會讓妳好過。在婚姻裡的我們,因為同住一個屋簷下,週間每日有十四小時在一起,周末就是二十四小時的全時境,在這樣的狀態中凡事無可遁逃,並且因為愛對方,在意對方,所以不論好的壞的都會被放大檢視,但不論是甜品或苦果,其實都是我們自己慢慢種出來的,所以都必須負責地吃下去,然後想想──以後還想不想吃到它?若不想吃,我們該如何避免;若想吃,要如何得到。

最後,菲比想說婚姻「不是百米跑,而是一直跑」,說放棄很簡單,但如何有恆心地,把它好好經營下去卻是一大課題。進入婚姻後菲比發現要學習的,以及需要努力的地方還有很多,透過婚姻的訓練,我或許也可以試著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僅以此文紀念結婚五週年,這年我們送給彼此一份倆人都喜歡的實用大禮,一間新的浴室!

浴室工程進行中

浴室工程進行中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Emotion 情感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