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冬季第一場雪的降落:Bon Iver

And at once I knew I was not magnificent

Strayed above the highway

Jagged vacancy, thick with ice

I could see for miles, miles, miles

–Holocene,《Bon Iver》

感情豐富、清澈中夾雜粗獷、優美中略帶憂傷……從第一張編曲簡單、獨自利用簡陋錄音器材錄製的專輯For Emma, Forever ago,到動用數十把樂器助陣錄製而成的同名專輯Bon Iver,他的音樂始終帶著情感豐沛的特質,淡淡的哀愁瀰漫在旋律中。

其實 Bon Iver 的誕生與失意落寞密不可分。

那年,從小在美國威斯康辛長大的 Justin Vernon 與他從高中時候就組的樂團 DeYarmond Edison 成員失和,他離開了樂團,也和那時候的女友分手,再加上肝臟出了問題,事業、感情、健康都面臨失敗的狀態下,疲憊的 Vernon 來到他父親在森林深處的小木屋,一個人獨自在裡面住了三個月。

在這一段時間他只想好好的遠離塵囂,安靜的舔拭自己的傷口。

生活失去了重心,Vernon 在這段期間原本不打算創作音樂,只想好好休息。但寧靜、與世隔絕的生活氛圍仍然給了他創作的靈感,於是他自己一個人,利用小木屋裡面簡單的錄音器材、老吉他和朋友的舊鼓具,就這麼錄下了他的第一張專輯《For Emma, Forever Ago》。

這張專輯裡,每首歌的編曲都是那麼樸實簡單,Vernon 優美而飽滿的假音彷彿在輕聲唸誦著詩句,雖然歌詞涵義曖昧模糊,但每一句就像漂浮在空中的雪花,那麼清澈、溫柔,讓我們可以想像 Vernon 在威斯康辛小木屋,獨自對著大自然吟詠他的音樂,不期望被聽見、被理解,只想給自己的心一個出口,一趟自我療癒的旅程。

Bon Iver 這個名稱來自於法文「Bon Hiver」,意思是美好的冬天。Vernon 在小木屋時看了影集 Northern Exposure,裡面有一集中一群阿拉斯加居民遭到雪難,祈求下一個冬天是“Bon Hiver”。Vernon 把句子抄起來,但 Hiver 讓他想到 Liver,而自己那時候肝正出了問題,於是“Bon Iver”這個名字在他的腦海中浮現。後來在朋友鼓勵下,2008 年他以 Bon Iver 的名字發行了第一張專輯、在小木屋中的結晶《For Emma, Forever Ago》。

專輯裡的“Skinny Love”是失去愛情的悲傷,緩緩道出一個受盡舊愛折磨的靈魂,裡面的歌詞既可以看成是對愛人的譴責與憤懣,也可以解讀成是自責自己在這段關係裡面的錯誤。這首歌後來被女歌手 Birdy 翻唱,被收錄進影集《Vampire Diaries》中,成為一場心碎葬禮的配樂。Birdy 用細膩憂鬱的聲音詮釋,少了原唱的那一絲粗獷風味,但保有和 Bon Iver 相同的感傷味道。

《Creature Fear》這首歌 Vernon 說明象徵人們內心對於要不要以自己真實面貌活著的遲疑。我們害怕受到傷害,但又不想總是欺騙自己,於是在無盡的矛盾中反反覆覆。

這張優美動聽、樸實無華,訴說失落的專輯得到良好的口碑。從此 Vernon 就以 Bon Iver 這個名稱簽約獨立場片廠牌,並找來新團員和多位樂手加入,有了貝斯、鼓、長號、薩克斯風等十幾隻樂器,錄製了層次更多樣、器樂編曲豐富的第二張專輯《Bon Iver》。

《Bon Iver》中的每一首歌歌名都是一個地名,有真實的地方如“Calgary”,也有虛構的地名像是“Michicant”。這張專輯和前一張一樣,旋律優美、淡淡的感傷,歌詞則是比前作更加意象豐富,也更複雜難懂。Vernon 說他創作時是聽著樂器旋律,勾勒出聯想到的意象與詞句,歌詞便這麼誕生了。所以他們經常有著寬廣的詮釋空間,以及曖昧迷人的詩的氣質。

根據 Vernon 的說法,“Calgary”這個加拿大城市他從沒去過,但他以這個地方為歌名,因為一個陌生的地方可能存在一個等待著他的故事,可能是一段友誼或是愛情,命中注定會被寫進自己的人生裡,這個可能性令他嚮往不已。

而《Bon Iver》中有幾個手也被拍成了 MV。這些 MV 和歌曲一樣美得令人心碎。“Holocene”中一個小男孩走出他的小木屋,在寒冷的原野中行走,來到壯麗的冰山與靜謐的湖泊,暢快的在大地中呼吸、遊戲,畫面如此遼闊、美麗。

而談到未來的計劃,Vernon 說 Bon Iver 是他音樂生命的一部份但不是全部,他也參與許多樂團的錄音工作,甚至與饒舌歌手 Kayne West 合作,發展與 Bon Iver 風格相當不同的音樂。Bon Iver 的現場演出假音雖然不如在錄音室裡那麼完美,但他總會適時的做些變化,為歌曲增添不同氣質,有時現場表演甚至將原本民謠風格的曲子改成搖滾味道濃厚的版本,例如“Creature Fear”這首原先只有人聲、電吉他與鼓,節奏舒緩的歌曲,在美國波羅納音樂節演出時變成了數把電吉他、貝斯、銅管、鼓一齊賣力演出,中間還有樂手們激情四溢的鋪陳發揮,聽得讓人熱血沸騰。

Bon Iver 的音樂中聽得見那趟自我療癒的動人過程,真誠的像冬季降下的初雪,柔軟的撫慰著、清澈的令我們打開心靈。讓我們聽的時候也能擁抱自己的傷口,找到度過生命中嚴冬的力量。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Music 音樂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