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位非裔艾美獎影后:薇拉‧戴維斯

davis-emmy-getty-images-mark-davis

2015 年對於美國電視劇史無疑是個重要的一年,因為如同台灣的金鐘獎一般,象徵電視劇最高殊榮的艾美獎(Emmy Award)最佳女主角,誕生了史上第一位非裔美國人得主。而她,這位女主角,就是薇拉‧戴維斯(Viola Davis)。

渾厚的嗓門、獨特的外型以及純熟的演技,早已讓她在許多電影中軋上一角,例如《誘‧惑》、《騎士出任務》、《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等等,雖然有被各大獎提名,但多半還是配角,獲獎也並沒有突破性的進展,許多人記得她的臉孔,卻喊不出她的名字。但是那一夜,她以女主角之姿,在鎂光燈和眾人的掌聲下,奪得了電視劇的最大榮耀,閃閃發光地,她讓全美國,甚至是全世界都知道──她叫作薇拉‧戴維斯,是一位非裔美國人。

 

跳脫社會弱勢的框架,以精明幹練的「律師」一角拿下影后的頭銜

最特別的是,讓她成為最佳女主角的角色是戲劇《謀殺入門課》(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中教授刑事法同時也是聰明絕頂的律師 Annalise,不僅法庭上出手快狠準,對手下的助理、實習生、學生也十分嚴苛而冷酷,也因為她在蒐證、辯論過程中的魄力以及聰慧的反應,她鮮明的形象因此深植觀眾的心中,也成為了許多法律系學生夢想中想成為的律師典型!

除了每一集會搭配一個她與她的學生們一起解決的案件外,主線劇情則是環繞著一名女學生的謀殺案,而她的丈夫與這位死去的女學生有婚外情,這讓她的丈夫成為了這起謀殺案的嫌疑人。而後,她的學生們在一起意外中失手殺死了她的丈夫。

當她的學生因為恐懼回到現場毀屍滅跡,其中一個人悲傷的看著案發地點,用後悔而歉疚的口吻說了一句:「對不起……(I am sorry.)」時,她的聲音突然從黑暗中傳來:「不需要。(Dont’t be.)」目睹著這一切然後說出這句話的斬釘截鐵是多麼令人毛骨悚然!這意味著她全都知情,而且她也希望她丈夫死去!她打算為她的學生隱瞞脫罪,用她最厲害的武器──法律……。

在這些案件中,她與她丈夫婚外情的糾葛、對於丈夫隱隱的恨意,甚或是殺死那名女學生的兇手是否另有其人,透過緊湊的劇情將在之後的影集中一一揭露,而每一集都會有新的線索然後留下新的伏筆,也讓觀眾欲罷不能,想要一集接著一集看下去!

也因為 Annalise 在事業上是冷靜沉著的律師,為了勝訴不擇手段,但在生活中卻是個為丈夫的外遇而感到痛心失望,甚至是憤怒的女人,如此複雜的情緒也考驗著薇拉‧戴維斯的演技。劇中除了法庭辯論、夫妻相處、上司對於下屬的嚴厲之外,也稍稍地提及 Annalise 的童年,以及與其母親的互動過程,雖然沒有深刻的描寫,不過也多少帶出了非裔美國人童年的成長背景所背負的種種壓抑,在那個短短的段落之中,薇拉‧戴維斯也帶入了自己的情感完美呈現,能夠如此自然的演出,想必是因為劇本裡的這些片段其實就是她自己人生經驗的縮影吧。

howto1

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 - ABC's "How to Get Away with Murder" stars Matt McGorry as Asher Millstone, Karla Souza as Laurel Castillo, Aja Naomi King as Michaela Pratt, Alfred Enoch as Wes Gibbins, Jack Falahee as Connor Walsh, Academy-Award Nominee Viola Davis as Professor Annalise Keating, Liza Weil as Bonnie Winterbottom, Billy Brown as Nate and Charlie Weber as Frank Delfino. (ABC/Bob D'Amico)

〈美劇《謀殺入門課》劇照〉

艾美獎第一位非裔美國人得主,短短 2 分鐘的得獎感言振奮人心

獲知得獎後,她在台上發表了一段兩分多鐘的感言,把她的激動情緒表露無遺,而這段話對於在美國演藝界的其他非裔美國人來說也是一劑強心針:

在我心中,我看見遠方有一條線,在那條線的另一端,我看見一片片的綠色的田野、美麗的花海,漂亮的白人女人們張開她們的雙臂向我迎來,但我似乎怎麼也無法到達那兒,我似乎就是沒辦法跨越那條線。

而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讓黑人女性脫穎而出的,是機會,

如果就是沒有這些角色的存在,你是不可能因為演出他們而贏得艾美獎的,而要有這個機會,妳得靠偉大的編劇,像是 Ben Sherwood……Shonda Rhimes 等等,他們重新定義了什麼是美麗、什麼是性感,以及對黑人女性來說該有什麼樣子的呈現。

……謝謝你們帶領我們跨越過了那條線。

“ In my mind, I see a line, and over that line I see green fields and lovely flowers and beautiful white women with their arms stretched out to me over that line but I can’t seem to get there no how. I can’t seem to get over that line."

“The only thing that separates women of color from everyone else is opportunity.”

“You cannot win an Emmy for roles that are simply not there. Here is to all the writers, Peter Nowalk, Shonda Rhimes, people who have redefined what it means to be beautiful, sexy, to be a leading woman, to be black. And to all the Taraji P. Hensons and Kerry Washingtons . . . to Gabrielle Union, thank you for taking us over that line.”

〈薇拉‧戴維斯勇奪艾美獎的得獎畫面〉

甚麼都能演!角色性格多樣,磨練出嫻熟、深刻的演技

其實薇拉‧戴維斯諸多演出中,有一部作品的表現也十分亮眼,那就是 2011 年的電影《姊妹》(The Help),回溯其中涉及的種族問題,呼應到這次艾美獎掀起的種族議題討論,仿佛冥冥之中有個關聯牽引著這位女主角,而她在兩部作品中迥異的角色底下,都拿捏得宜、演得十分到位,可以見得她影后的殊榮實至名歸。

《姊妹》中,她所飾演的是白人家裡的女傭 Aibileen,她的性格與《謀殺入門課》中的 Annalise 卻截然不同。Aibileen 安分守己的在白人家中幫傭,小心翼翼的做著家事、照顧著白人小孩,然而她其實很壓抑、無奈──因為承受著撕裂般的喪子之痛,她的兒子在白人經營的工廠當工人,意外受了重傷,在場的白人竟然隨意的把他用貨車載著丟棄在醫院門口。這段埋藏在她心底的故事,在為女傭們撰寫故事的年輕女作家,因為壓力打算放棄這個寫作計畫的時候,她呼喊著,原本壓抑而認份、畏縮的她突然勇敢的說出了自己內心深處對兒子思念、不捨的呼喚。

即便 Aibileen 承受著如此深沉的悲傷,但當她在照料白人雇主的小孩的時候,她每天都告訴這些孩子:「你很好、很聰明、很重要。」做著連親生父母也做不到的悉心照料,看著她每一幕與這些不是她的親生孩子的互動,可想而知當她想起自己懷胎十月生出的愛子,是多麼難受……。薇拉‧戴維斯同樣用絲絲入扣的演技,表達這樣複雜、微妙卻強烈的情緒,讓欣賞這部電影的我們,在看到了最後,知道了她的故事,也跟著隱隱的心酸了起來……。

thehelp2

thehelp

〈電影《姊妹》劇照〉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冥冥之中的路,引領她成為真正的女主角

「演戲」本來就不應該因為種族、性別或者任何理由而受到限制,黑人不應該被認為總是飾演配角或社會中弱勢的一群,更不應該表面上看似平等,卻在演戲的評價上設定了一個他們無法跨過的「透明限制」,而這不只是演藝界,在所有的領域都該如此,薇拉‧戴維斯手中的這座艾美獎獎盃雖然只不過代表著非裔美國人在戲劇圈的一個里程碑,黑白問題在各個角落還是會繼續層出不窮,但這也宣示了,總有一天美國能夠「跨越」那條怎麼樣都沒辦法跨越的線。

就像《姊妹》是 1960 年代依然保守的南方所發生的黑人民權運動故事,薇拉‧戴維斯飾演了裡面一個內斂的幫傭、黑人、也是一個深情的母親,但是她的光芒卻被其他人所掩蓋,並沒有引起特別的注意,而到了《謀殺入門課》,她飾演現代普遍被認為的成功人士女律師,讓全美國看到了她的演技實力,她可以很驕傲的說自己是個「非裔美國人」,非裔美國人也好黑人也好,都可以把所有的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那不再只是個劇本裡的奮鬥故事,她演出的是「自己的人生」,她成為了自己人生的女主角,還有非裔美國人演藝成就上的女主角。

(其他關於:薇拉‧戴維斯 IMDb )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merica 美洲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