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餘生記(一)

我不要快樂,不需要快樂過活。正確一點來說,你們需要快樂,但我不用。

八月十七,看著手機上的日期,心中倒數著末日,希望時間就此停住。

其實我不是這樣子的。我並不希望事物狀態被凍結,也不期望能留有什麼。不過這一次,著實地深陷時間裡,日落月昇,星星堆滿天也止不了悲傷。抽支菸,越燒越短的菸,帶走屬於我的悲劇,能不能把它還給命運;使我主宰一切去留,不要再被丟下,也不要留誰一人在那裡。可惜還是未果,人的原罪在感情裡昭然若揭,映照出的陰影不會消散,我們只不過是自己的地獄。

那麼期望呢,期望又是何種地獄。不斷被拋棄,間歇不停地栽進一段情裡,談的是誰的愛戀,又是誰的執念;似乎是想要某種宣告,證明自己也能被拿起,如何都不能夠被放下。何其有幸和妳相遇,生命上演的不全是喜劇。我們仍然需要一些分離與欺瞞,心裡被割痛了,身體記住了這樣的感覺,為什麼都不放過我。

八月十七,是個好天。吹著風,曬太陽走在街上,提著早餐,想著我們曾想像過的日子,依舊能給我力量等待。等待再重逢之時,穿妳喜歡的衣裝,臉上畫著淡妝,要給妳看看我最好的樣子。記得之前也對妳說過,我願意成為妳愛的樣子;妳笑了,說,我怎麼樣都好看。對我而言亦是,不用問什麼才是妳,跟妳在一起我們才有意義。我的存在,也才真正踏實。

妳呢?

我寫東西不習慣放入問號,但想把這樣的疑問還給妳。不再是之前的隨意斷定,也不再恣意認為妳,我想知道妳在想什麼。

今天睡得好嗎?按門鈴之前有沒有想起分離前的吻?躺在床上還感受得到我們的擁抱嗎?入睡前需不需要我說些情話?可能需要,也可能不需要。

我最害怕的是,妳不再想要。

我不喜歡聽情歌,因為那離我好遠。我喜歡讀詩,詩有自己的詮釋,那使我溫暖,即使說的是好難過的事。妳不喜歡詩,我總愛讀詩給妳聽;下一次,換妳讀我的唇,肯定能明白我在說什麼。

「我愛妳」

K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感情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