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厲害的人應該期許自己也要一樣厲害才對!」——樹革皮夾設計師徐秒

「我唸建築是因為所有性向測驗的指標的結果都告訴我我是非常適合唸建築的,而建築恰恰培育了『結構』及『解構』的能力,它也是個可以轉型於任何設計產業的科目,甚至是專案執行的能力,其實在畢業製作上就是一個非常扎實的練習。」PARSEC Studio 的設計師徐秒與我分享起在樹革皮夾還未能出現於他的人生時,他求學的過程。家庭成員幾乎都屬白色巨塔的成員,沒能從醫父親便期望他畢業後要考到建築師執照,而天生反骨的徐秒,不但沒考到還誕生出一個無法與建築立刻產生連結設計品牌——PARSEC 樹革皮夾。

當我們聊到他與父親在生涯規劃上的歧異時,徐秒告訴我:「當你知道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任、自己喜歡做什麼事的時候,你就不會再為了考試而考試,你會因為了解自己『為了不去順從』而找到如何下決斷的能力。」在建築系除了趕圖做作品之外,徐秒還參加了大大小小的社團並且在校外的建築事務所實習打工,教授及同學們覺得不可置信的同時他又能保有不錯的成績。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當兵前的徐秒有個機會幫朋友的品牌設計了專櫃的陳列:「嚴格來說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品牌,從平面的圖,到實際陳列的擺設佈置都是自己純手工下去製作的(他指著圖片上的底座),我自己親自灌水泥耶,還接了 LED 燈,這次的經驗讓我對品牌經營有更深的想法。」當兵的過程中由於是替代役的身份,所以在下了班之後的時間,徐秒就讓自己不停的接觸任何跟創業、創客、品牌、商業聚會連結,「設計樹革產品的契機,是幫一個做傢俱的客戶挑原料的時候,我在木頭工廠體驗了木頭這個材質的特別,親眼目睹並認識了各種材質的木頭。你知道嗎我們總以為自己對木頭很熟悉,多數是來自大企業品牌的包裝,但對木頭的知識、材質用途及延伸的各種可能性其實是非常微薄的,你以為你很清楚認識這個原料,可是事實上是你根本不了解它。」徐秒看著桌上一字排開的原木料緩緩說道。

聊到樹革產品經營的困難之處時,我猜想著會不會是工廠無法做出設計師的理想規劃,殊不知徐秒笑著說:「那些都不是問題,付得出不錯的金額,工廠基本上就會願意克服困難製作,反倒是各種沒遇過的小問題才是我覺得真正困難的地方,申請專利、申請公司、勞健保、國貿、報關等等,總歸一句就是經驗不足,於是我就開始到處開口問,有很多願意幫忙的前輩給了很多方向,以設計師領域來說我覺得台灣想對來說是很樂於分享的,少數特別在乎自己產品謹慎防範其他人的人,很容易聽不進其他人給的意見,忽略盲點所在。在 Fablab Taipei 真的看到非常多不同的人跟產品,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借鏡,非常有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我一直很希望自己在其他人眼中是很厲害的設計師。可是缺乏專案的能力也就失去了在做生意時談判的籌碼,藉由這次樹革產品的經驗提升自己的高度。我個人覺得如果看到其他設計師很厲害,應該要想的是自己要經歷什麼才能跟他一樣厲害,而不是一直抱怨案子都讓他接去機會輪不到自己,以這樣的觀念,我會期許自己能成為像是『設計師偶像』的人。」他眼神中有光,卻也不是非常激進,彷彿只是在陳述一個不久後的將來,與徐秒的對談後,對於設計產業或多或少都有更進一步的瞭解,除了他期許自己的目標,我也默默在心中祈願,台灣的設計環境能夠更好,除了是好的設計產品被大眾肯定之外,更多的是各行各業的「專業」被尊重、給予應有的待遇這樣的文化能夠深度影響大眾。

更多關於:Parsec design studio

Su Tzy
徐秒的外公是養魚,去年退休,20幾年前,以不老騎士之姿分段完成環島之旅,足跡於文化國度,敘利亞戰區,智利發生之土石流事件,阿公都有參與到,第一次拿筆彩繪回憶周遊列國美境,讓人訝異是師父級的作品。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chitectural Design 建築設計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