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陸少年有點煩〉:時間帶走卻留下的事

《奧斯陸少年有點煩》(Brother,原名:挪威年少時代)橫跨八年的拍攝概念,容易讓人聯想起《年少時代》(Boyhood),亦可見類似《永生樹》(The Life of Tree)的魔幻靈性。而這封母親寫給兒子的家書,擷取了兩者最好的部分。

攝影機記下的瑣碎與詩意,都是人生。人生就是最好的電影。

Brødre II

她知道時間絕無可能倒退或快轉,只是不停前進。

她知道歲月是海洋,有限的生命永遠在這片無限中變動。

於是記錄一切,溫柔地凝視倆兄弟成長,直到他們不再害怕長大。

她成了兒子們的渡船夫,但生命帶給彼此的事物,卻遠超預期。

「本以為好好教育孩子,就能使其成為更好的人。」她說:「沒想到你們已經如此完整。」

光陰的魔法最為神奇,好似僅一瞬間,草地上的小男孩長成了少年。
終於,在哥哥的抱怨下,停止拍攝之時到來。無法想見這項決定背後有多少不捨,因為那不只象徵著下個階段的開始,也代表了美好時光的結束。為人父母最難面對的課題,或許便是目送孩子離去;更有甚者,是早知那一天終將到來的不得不。

Brødre III

鏡頭冷靜旁觀,母親堅毅地拍攝他們如何長大,如何成為朋友、成為兄弟。每個乍看之下沒有太大意義的事件現場,日後看來,都成了成長瞬間。她很清楚自己將會逝去,所以保存這些生命見證,確保孩子們記得最初的樣貌,不會迷失。光影流動間,滿滿的愛表露無遺;回憶乾淨而明亮,儼然還是封用心良苦的情書。

片末,曾經不敢跳水的弟弟,在哥哥的鼓舞下縱身一躍。
是啊,懂得畏懼,才有面對的勇氣。
而生命就是勇敢追尋,找到自己在世上的位置。

那些時間帶走卻留下的,不要忘記……。

◇ 尋向影誌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indingNeverpath/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rt 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