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像是電影的故事,「凡卡藝廊」將非洲藝術帶進台灣!

「你有想過在你十五歲的時候,就已經可以看到自己未來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是下半輩子人生的經驗嗎?」林凡帶著笑看著我這麼說道。
我聽著覺得非常驚恐,他卻還是帶著笑說:「是啊,所以我就決定要改變我的人生,結束了從國中開始唸軍校的生活,考了一般大學,唸的是公共行政系,接著在金融證券業做了六年,我曾經以為那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只要下了班回到家可以看個電視,完全的放鬆自己,不用擔心,啊!又要收假了就是我簡單平凡的夢想。直到工作邁入第五年的時候,我開始意識到又被困住了,自己上班想著下班,平日期待週休、夏季期待颱風假的思維不斷浮現,我發覺不對欸,這樣子不是我要的生活,人生不應該只是為了期待放假。」林凡娓娓道出自己下定決心要再次改變的時候,坐在他對面的我雖然沒有立即反應,但其實我是打從內心欽佩的,因為身邊有太多不喜歡生活現狀,卻沒有勇氣離開的人。

IMG_7148

「剛好身邊有中國朋友是對母子,已經在非洲坦尚尼亞生活近一年了,他們邀請我在坦尚尼亞合開水餃店,對就是水餃店,其實現在世界各地都有中國人的蹤跡,坦尚尼亞差不多也有將近三到五萬的中國人在當地進行貿易或是開業。開水餃店並不是我想做的事,但我後來轉念思考,其實不一定要先想好要做什麼才離開,我覺得我會不知道要「做什麼」是因為我沒有實際接觸過,那如果可以離開台灣到世界各地看看,一定可以找到屬於我能做的事,眼見為憑其他人怎麼過生活的,一定也能找出喜歡且適合自己的生活模式。」一旦這樣的想法萌生,林凡便無所畏懼,很多的機會就自己出現,於是他就答應了這樣的邀約,開始了在東非坦尚尼亞的中國水餃店工作。

他接著說:「這樣的生活持續了近半年,回想起來就像是偶像劇或電影的劇情,一個人在離家非常遙遠的國度,非洲印度洋邊與中國人合開餃子店,招待中國或是其他外國客人⋯⋯。我是在一個二手市集看到『Tinga Tinga』的畫作,看到之後詢問了當地對畫作有一定了解的日本人,他們簡單與我分享這樣的畫作,我聽著很感興趣,回去用網路搜尋後,更是感到眼界大開,像這樣的線條、用色都是我從來沒看過的,於是我搜購了一批畫作簡單在 Facebook 上販售,沒想到反應超乎想像的好,這就是我與『Tinga Tinga』機緣的開始。」

IMG_7219

IMG_7167

「Tinga Tinga」 是東非一帶非常著名的繪畫藝術,色彩對比非常鮮豔,卡通般的線條勾勒各種非洲野生動物,充滿童趣與想像力。「Tinga Tinga」 是源自一個名叫 Edward Saidi Tingatinga 的藝術家,起初他只是在木板上繪製野生動物販賣給觀光客,正當這樣的創作如日中天,收入與名氣蒸蒸日上的時候 Edward Saidi Tingatinga 卻死於一場意外,在他過世之後,畫派的追隨者及伙伴聚集起來開了個會,決定將這種畫的風格取名為「Tinga Tinga」,Edward Saidi Tingatinga 雖然過世的突然,但他留下了在非洲具影響力的畫風,甚至透過貿易遠傳至世界各地。

「我喜歡『Tinga Tinga』其實就是因為它單純的商業動機,現在太多藝術是『形而上』,就是不太容易親近,比較多是藝術家自己本身了解創作,但離大眾是有段距離的,而『Tinga Tinga』就是很原始的藝術,它因藝術家需要觀光銷售的收入存在,帶給買畫的人簡單的快樂以及裝飾擺設的需求。因此有很多可以直接與藝術家和客戶接觸的機會,也能盡自己的力量替畫家販售作品同時滿足有擺設畫作需求的人。」林凡的表情是一種樸實簡單的滿足,就如同他所說,我想他真的是找到了屬於自己熱愛並合適的生活方式。

IMG_7076

IMG_4212

除了將『Tinga Tinga』的畫作帶進台灣,林凡近期還邀請到遠從坦尚尼亞而來的廚師 Juma 及『Tinga Tinga』的畫家 Abbas ,讓喜愛非洲文化的台灣朋友可以參與相關活動,直接與非洲人文、藝術近距離互動,兩位外地人對於台灣充滿了好感,急於用英文跟我分享來台灣的所見所聞,在我眼裡一切真的就像是電影般上演,你永遠不會預料到遠從東非而來的坦尚尼亞廚師及藝術家與你有這麼多話聊,我想正如林凡所說如果預設了太多立場,或許機會就會不停與我們擦肩,但如果心態保持開闊願意勇於嘗試各種挑戰,那麼美好正遍地發生。

 

更多關於:凡卡藝廊

說點什麼吧!

SPONS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