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細咀嚼《人間失格》的滋味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上述的這段話,總讓人一下就聯想到太宰治。儘管這句話最初可能不是出自於他,也不是來自《人間失格》這本書,但偏偏就是那麼契合他與他那被眾人看作自傳的作品。

許多人說太宰治將自己投影在名為「葉藏」的主角身上,而葉藏自幼便對於人充滿疑問,同時對於人類的所作所為戒慎恐懼,他更認為「搞笑」是自己與其他人最後的聯繫。根據書中的描述,葉藏出身在一個富有的家庭,小時便聰慧不已,長大後更成為一個英俊貌美的青年,一個前程似錦的青年,怎麼會說自己失去做為人的資格?是真的失去資格,還只是無病聲吟?

精準算計過的搞笑、無數燈紅酒綠的夜晚、雙雙投河卻只有自己生還的殉情、藉酒消愁的逃避、為錢而不擇手段的荒唐、發現妻子被侵犯而默不作聲的懦弱、憑藉姣好面容吃軟飯的無恥、倚靠哄騙來購買毒品的墮落,種種行為讓葉藏認為自己失去做為人的資格。不過不只是因為自己的行為,已經超過社會大眾所認定的普世道德觀,所以使他產生這種想法,更因為自己消極、厭世和無賴的態度,讓他對自我徹底失望與厭惡。

或許你會好奇《人間失格》這本書讀起來什麼感覺?是否如眾人所說的很沉重,很灰暗?
就我而言,我覺得這本書帶給我的並不是那樣的感受,反倒是對於一個人自暴自棄而感到惋惜與感慨。每當我讀到一半,暫時把書合起來的時候,我總在想:「為什麼明明那麼優秀且得天獨厚,卻不能好好的認同自己呢?」,然而這可能就是我與他思想之間的差距了。

IMG_1197[1]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Literature 文學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