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荒誕或現實?

為降低犯罪率、解決社會問題,美國政府立法規定:每年的一個夜晚,警消及醫療體制將會全部停擺,所有犯罪都被允許而且免責,意味著人們將可以恣意妄為、無惡不作。這項政策引發爭議,過去的殺戮日受害者如今從政,挑戰擁護節日的執政黨,意圖廢除這個「使美國喪失立國精神」的傳統,喚起大眾的道德良知;議員卻也因此惹來殺身之禍,在殺戮日夜晚被迫與隨扈流落街頭。

如此亮眼的設定出現在以正義自居的美國,無非是最辛辣的諷刺。然而,做為一個初次接觸「國定殺戮日」系列的觀眾,我卻覺得非常可惜。因為故事有趣之處,幾乎都在殺戮日帶來的社會現象,諸如政府藉此掃蕩貧困階層以免除照顧責任、富人與槍枝協會因而得利、代際價值觀落差……等等,甚至衍生出從他國前來朝聖的「殺戮旅行團」,其中有太多可以大書特書的問題,結果全都僅是服務劇情所需,缺乏延伸意義。就連主軸也缺乏重心,無論是人種諷刺、美國夢的極端變形、還是以惡制惡的道德辯證,都談得不夠深入也說服力不足,結果是戲演完了還是沒能知道這電影到底想表達什麼,徒餘感官刺激的空殼。

至此,著魔人類、變態教宗、無所不用其極的執政黨及其他受益者的醜惡嘴臉,變得可笑大於可憎。支線趣味遠大於主線,角色設定的失敗難辭其咎,劇情更無所謂好不好猜,因為根本讓人提不起勁去想。電影試圖擺脫低成本框架,於是風格遊走於cult(殺戮浮世繪)與商業主旋律(英雄、刻意犧牲),結果反而落得兩頭空,僅剩「美國人自嘲」這點有較大可看性。一場主角們被國旗裝狂人包圍的戲,鏡頭使用扭曲的慢動作拍攝主觀視角,頗有視覺衝擊力與戲謔之感(可惜也是曇花一現)。整體驚悚氛圍尚可,後期卻自亂陣腳,類計謀諜戰部分一度還顯得沉悶。美術設計倒是大大加分──面具戴上後人人皆成惡魔,道德變異,觀眾目睹不必要的燒殺擄掠及虐待,竟是無解。城市陷入瘋狂殺戮,林肯殿堂前橫屍遍野,前總統地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本片於美國選在國慶日前上映,顯然衝著話題性作宣傳,何況這也的確是個「大選之年」,寓言性質值得玩味。甚有網友玩笑表示,好萊塢是藉此告訴希拉蕊,嗯,我們就幫你到這了。然藉此題材娛樂,立意出發點在本質上真與殺戮日有何區別嗎?電影的最大功德,或許僅止於提供一個可供窺視的想像空間,帶來思想上的後續探討,不能、也不應是純粹的血腥暴力「抒發」。

仍要試想,若國定殺戮日成真,或許的確可以解決一些社會問題,但代價卻是犧牲人類的善,集體墮落至無法回返的深淵。螢幕上,女孩為了一條糖果而復仇雖為荒誕,誰能保證這不會是將來的現實?世態炎涼,人心不古,大同世界的理想似乎早已在現代社會的進程上越離越遠。於是,全片令我印象最深的台詞,不是任何道貌岸然的政治話語,而是墨西哥裔配角的一句:「我來自華雷斯,那裏每天都和殺戮日沒什麼不同。」我想,那才是人們不該忽略的現實。

The Purge Election Year (2016) II

◇ 中文預告:https://goo.gl/epP5tj(本片將於 7 月 8 日在台上映)

尋向影誌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indingNeverpath/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America 美洲 分類文章